63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前女友黑化日常 > 九死不悔·君晚(下)
    “我不哭,我都听你的。”

    琳琅温柔抱着虚拟体,流露出小女儿般的情态。

    “我就知道,大人是舍不得放下我的。”

    系统僵直不动,甚至还有些抓狂。

    她怎么就不怕它呢?!

    它可是“半透明”的东西!

    放在现代世界里,普通人都吓个半死,她倒好,还扒着它要做不可描述的事……咳!

    她喃喃地说,“很早之前,大人就是这样,在黑暗中,一直陪着我……我被利器伤了手,不出半日便能痊愈。我被嫔妃推入水中,却能大难不死。还有,我明明断了根基,却依然能怀上……这些,都是大人在顾看着我。只是我福薄,没能留住……”

    系统顿时心虚。

    这都怪宿主,偏心偏得太明显了,让她察觉了端倪。

    还,还让她误会,对自己情根深种。

    系统又不吭声了。

    它其实有些迷茫。

    与其说是宿主跟人谈恋爱,但一次次救她,护她的,是它啊。它把她个人资料和喜好录入了自己的数据库,定时提醒着宿主她的生日、她的兴趣、她的生理期等等,它比宿主还要记得清楚她身体的变化。

    “我阿父阿母死了,我只剩下你了……”

    她抚上它少年般的清隽脸庞,“你是神仙也好,是鬼也罢,永远,都不要再离开我好么?”

    系统偏开脸,让她的手指落空。

    她眼里的光仿佛熄灭了一些,又强忍泪意,笑着问,“大人可有名字?我想记着您,长长久久记着。”

    系统没有名字,只有排号。

    它积分第二,所以叫第二系统。

    对,它只是个系统。

    “我没有名字!”

    它硬邦邦地说。

    它好像有点生气,但不知道为什么生气。

    她愈发小心窥着它的脸色——这感觉极其新奇。

    宿主从不在乎系统的“心情”,一堆数据符号能有什么“心情”?

    琳琅凑过去,小声地说,“……那我给大人取一个?叫雪球?”

    系统:“……”

    表情颇有些一言难尽。

    这女人嘴上叫着它“大人”,真是一点儿不尊敬呢!

    什么雪球!这么敷衍,她还不如叫旺财!起码走心点!

    不过……

    它的数据库要是没出错,她就很喜欢雪,捧在手心里,笑着看它化掉。而这个时候,宿主则是不轻不重斥责她,万一冷得病了怎么办?她披着雪貂斗篷,系着红绸,皎洁的脸盘露出一丝委屈之色,扯着男人的衣角。

    “不会病的。”

    你能拿她如何呢?

    每当这时,宿主就心软了,它看着宿主把人搂在怀里,温柔小意地哄着。

    “随你的便!”

    系统更不爽了。

    虽然它也不知道自己在不爽什么。

    “那……今晚您同我睡么?”

    “……啥?什么?咳咳——”

    系统差点被呛得背过气去。

    “我就,就抱着大人,什么也不做,这也不行么?”

    她小产之后,血色还未恢复,嘴唇薄白,显得纤弱无助。

    当她盈盈望着你,系统总算知道了宿主为什么心软。

    要留下吗?

    不不不,它可是宿主的系统,严格意义上,那也是宿主的“伙伴”,夜不归宿,跟宿主的对象待在一起算什么事儿!

    传出去它还要不要做清白的统子了!

    系统严肃思考着,浑然不知琳琅环着它“装睡”。

    等系统下定决心,给自己下达离开的指令,这人歪着头靠着她,胸脯微微起伏。

    ……睡了?

    系统转头一看,对方睫毛温顺下垂,似一片安静的凝墨。

    它还走不走了?

    系统挠秃了头。

    “娘娘?……娘娘?”

    她身边的大宫女走上前来,轻轻埋怨,“娘娘真是的,这样的睡法,明早起来身子一准要疼。”

    大宫女将自家娘娘搭在床杆上的手拿回来,扶着她的头,落在瓷枕上。

    系统松了口气,正准备离开。

    背后有人呓语,似在哭泣,“大人……大人……”

    系统僵硬回头。

    她斜靠在床头,一双朦胧如雾的眼睛哀伤注视着他。

    得,走不脱了。

    系统又得折返回去。

    这一折腾就到了深夜。

    殿内留了几盏长明的灯火,为了配合对方的睡觉姿势,系统麻木地躺着。

    它现在是陪寝工具统吗?

    ‘——滴!’

    它的子系统们同时发来聊天申请。

    排名前十的系统具备了“管理者”的资格,有权开启“子系统”,通俗点说,就是“师徒系统”程序。

    当师父系统将徒弟系统教出师之后,按照惯例,每一次任务,它可以抽取徒弟系统10%的积分,从而完成自己的晋升之路。而相对而言,在徒弟系统发出求助申请之后,师父系统也不能坐视不管,它们系统最重要的原则是“携手共赢”。

    系统点开了聊天框。

    [大师兄-反派系统:师父父,男女主真的好烦哦,我能不能让宿主一剑捅死他?]

    系统很头痛。

    反派系统就是个作天作地的小狼崽,动不动就将打打杀杀挂在嘴边,成何体统!

    [师父-男主系统:不行,你捅死了谁来走剧情?你给老子安分点!]

    [二师弟-路人系统:师父,世界如此和平,你却这么暴躁,不好,不好]

    [三师弟-金手指系统:师虎,你更年期啦?我这有个调节激素的月子大礼包送你要不?]

    [师父-男主系统:滚蛋]

    “……唔?”

    琳琅半梦半醒,瞥见一团光影,依恋般靠过去,“大人,你还不睡呀?”

    系统风化了。

    化了。

    了。

    [三师弟-金手指系统:卧槽!我听到女孩子的声音了!师虎你金窝藏娇!]

    [大师兄-反派系统:???]

    [二师兄-路人系统:???]

    [四师弟-炮灰系统:师父,咱们系统能找CP嘛?你不是说咱们要一心向佛,不要谈恋爱嘛?]

    此番出家言论立刻得到了统子们的支持。

    谈什么恋爱,伤钱又伤身……好吧,虽然它们是一堆数据,但是数据燃烧起来也很伤的有木有!

    说不定还会被扔回去返修!

    实在是太太太可怕了!

    所以——它们可是无CP的狂热粉!

    [三师弟-金手指系统:就是!师虎,你咋能瞒着咱们找师娘呢!]

    [大师兄-反派系统:师父父你变了!小指,把你的葵花宝典传给师父,悬崖勒马,为时不晚!]

    “……”

    系统自闭了。

    [师父-男主系统:想多了,那是宿主的女人]

    系统本想平平无奇解释一句,没想到群里炸得比刚才还热闹。

    [四师弟-炮灰系统:什么!噢我的天啊!师父你居然要炮灰男主自己上位?!]

    [二师弟-路人系统: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师父,做的干净点,加油]

    众统子目瞪口呆。

    [大师兄-反派系统:小三,你不是路人系统吗,天天修身养性的,怎么比我还叛逆]

    [二师弟-路人系统:其实我是奸臣系统下岗再就业,幸亏师父捡走了我,不然我就要返厂格式化了]

    [三师弟-金手指系统:我也是,宿主嫌弃我功能鸡肋,还好有师父指导,现在我可是修真界的金大腿!师虎,别怕,不就是戴个绿帽吗,咱们是你忠心的狗腿子!]

    统子们已经开始讨论如何清蒸爆炒宿主了。

    系统感觉自己无助、可怜又弱小。

    它真不是那回事啊喂!

    [第二系统终止第九系统、第十三系统、第三十八系统、第一百九十七系统的聊天交流]

    屏蔽了灾难源头之后,系统松了口气。

    只是这口气还没彻底松开,怀里的人睡姿不太老实,歪进了它的腰。

    哪怕是虚拟体,还是怪尴尬的。

    系统稍微用了点辅助工具,让自己虚拟手指变得凝实,把她的脑袋安安稳稳送回枕头上。

    烛光哔啵燃烧着,模糊了女人的侧颜,一绺弯曲的发从耳边滑落。

    系统怔了怔,挽起她的碎发,别回耳际。

    当虚拟手指有了实感,一切变得更奇妙了。

    它好像……能触摸到这个人。

    旋即,系统不自然移开了眼。

    就这一次,保住了宿主最喜欢的女人之后,它就不搞什么强制休眠了。

    容经鹤远在千里之外,收到了新后不幸小产的消息。

    他震怒不已,迅速解决了边戎,启程返国,整个后宫被他血洗了一遍。

    又因为后宫牵扯到了朝堂,罢官的罢官,流放的流放,一时间风声鹤唳,人人自危。百官向宰相解不器请命,希望他能够劝诫君王,不要为了一个女子,动摇国家根基,辜负老臣诚心。

    “诚心?”

    解不器紫袍金绶,弹着衣角,笑得散漫风流。

    “怂恿宫妃谋害昭后,令她伤了元气,终生无法孕育子嗣,那未来太子,不就得从其他宫里出来了?窥伺皇庭,好一个好老臣诚心啊!”

    “……大人慎言!”

    百官哆嗦不已,不敢再多提一事。

    莫家则是着急上火,这宰相大人不是一贯青睐于他们家的吗,怎么定妃出事了,他反倒是悠哉悠哉,高坐在庙堂上看戏啊?

    他们携礼登门,想要回旋此事,却被凶恶奴仆拒之于外。

    “这下完了……”

    莫老将军鬓角花白,呜呼哀哉,“环儿她糊涂啊!昭后她久伴君侧,权势绝伦,她,她怎可一意孤行,犯下如此滔天大祸!”

    戏班子早已斩首示众,很快,那把天子之剑就要指向他们莫家了!

    莫老夫人垂着泪,“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环儿在那深宫,过的是什么日子?阿猫阿狗都敢拿她寻开心!在潜邸,环儿是最得圣心,哪家不是恭恭敬敬的,奉她为未来皇后!谁知来了个不三不四的敌国公主……”

    “住口!”莫老将军摔了杯子,“你是怕老夫在朝堂上太好过了?这种话你也说得出口!”

    是,那位是敌国公主,更是琳琅王氏唯一的血脉。

    他们环儿被养在深闺之时,对方却已誉满九国。

    若非对方是女子之身,那爱女如命的薄云王,怕是连王位都想传给她!

    这样的一位人物,即便是落魄了,也不容小视。

    可谁又能料到,他们的太子殿下竟然开了东宫大门,将人迎了回去,引狼入室,让她一步步坐到他们仰望的位子上!

    一步错,步步错。

    莫老将军极其懊恼,早日会有今日之事,那时候他就上死谏,诛杀公主,打消太子殿下的念头!

    现如今的朝廷,以解不器为首,他素来也是对抗昭后的一份子,结果连他都看不过去了,站在昭后的那边,一再回绝莫府的好意,谁还能帮得了他们家?

    莫老将军沉痛不已。

    与此同时,解府回了一辆马车。

    “东西都送过去了?”

    解不器换了身寻常衣袍,提着鸟笼在庭院走动,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

    “都按照您的吩咐。”

    手下人低下头。

    解不器“唔”一声,面上不显,心里思绪涌动。

    还是太冒险了些。

    他想着皇庭里的一枝海棠,春雪还未到,她偏要以身涉险,提前“凋落”,只为将一众耳目拔起,完全掌控后宫。

    这样做值得么?

    明明为帝王诞下子嗣,徐徐图之,那才是最稳妥的中庸之道!

    她是不想……为敌国君王生孩子吗?

    解不器想得出了神。

    一只相思鸟在笼内上跳下窜,发出幽雅动听的鸣叫。

    解不器低下头,逗弄片刻,说得很无意,“怎么,寂寞了?想找个伴儿了?”

    手下人当即表态,“那我给‘一点雪’抓几只母鸟来?”

    这只相思鸟是宰相的心头好,头顶漆黑,耳羽却挂着一团毛绒绒的雪光。它平日里独来独往的,谁也不搭理,表现得相当高傲出尘,大约到了繁衍的季节,一改往日的懒散,变得伶俐活泼,惹人喜爱。

    “不用。”解不器一口否决,到了中途,又改变了心意,“那就寻一只来,不要市集上的,要深山野林里的。”

    他任性地说,“要最独一无二的。”

    手下:“……”

    这同种类的鸟不都差不多么?

    当宰相府邸为了一只鸟的繁衍搞得人仰马翻时,琳琅宫也迎来了帝王的盛怒。

    “你说什么?你要去寿东?!”

    寿东是什么地方?是东西六宫中离他最远的冷宫!

    自从大赦之后,妃子发放回家,寿东更是被搬空了,现下连鬼影也见不到,容经鹤正准备废了定妃,让她去冷宫好好尝尝滋味!

    罪魁祸首还没进去,受害者反倒是迫不及待?

    这算什么!

    容经鹤被气得头脑发胀。

    女子一身素服,乌发漆黑,柔弱得不堪一击,她伏下肩膀,“是,臣妾小产,愧对陛下的恩宠,还请陛下另寻贤能,接了这凤印,日后好为陛下延绵子嗣,荣昌国运!至于臣妾,会在寿东为陛下祈福的。”

    “你祈什么福!你这是想让寡人折寿!”

    哪个男人会让心爱之人去冷宫受罪?

    容经鹤深吸一口气,连寡人也不自称了,他走过去环着她,低声安慰,“我知道,你小产,正是伤心之时,可你也不能如此糟践自身,乖,你听我的话,好好将养着,日后你我定能子孙满堂,福泽延绵。”

    越说这样说,容经鹤越对莫家厌恶。

    看在老将军忠心耿耿的份上,他三番四次容忍定妃的跋扈,却不料埋下了祸根,害了他未出世的孩子!

    而寝宫内的宫女太监跪了一地,暗暗心惊。

    他们的娘娘挣的可真是泼天眷宠,如此胡闹,陛下便是气得跳脚,也不得不放下身段,反过来哄着人。

    容经鹤放轻了声音,“等你养好了,你就去我建极宫里住着,日夜相对,我们迟早也会有孩子的,好不好?”

    建极宫是天下中枢之地,出政令,策四野,陛下能让娘娘踏足此地,足见帝心之偏颇。

    元似低着头,借着余光,看到昭后推开了君王。

    他微颤睫毛。

    “……孩子!”她仿佛受到了刺激,“没有孩子了!容经鹤,你不要再自欺欺人,我们,我们是不会有孩子的!我亲眼看着,看着他们是怎么从我肚子里流出来的!”她哭着,又笑着,“也好,也好,他们本来就不该到这个世间的,我是个罪人,我不配做母亲……”

    琳琅宫彻夜盘旋着一个痛失孩子的年轻母亲的悲鸣。

    在天子的大怒之下,总管公公下了大狱,而莫家罪加一等,受到了全族近乎倾覆的惩罚。

    为了给昭后出气,天子自断左膀右臂,令百官无限唏嘘。

    但是帝后的关系没有丝毫的好转。

    到了八九月,日头不热不凉,容经鹤也像苦行僧一样,禁欲了五六个月。他问着新来的宦官,“琳琅宫的秋千做好了?”

    “回陛下,秋千早就装好了。”宦官低声说,“那边传话过来,娘娘玩了好一会儿。”

    容经鹤神色缓和,放下奏折,“过去看看。”

    进了宫门之后,处处葳蕤,那彩绸秋千架在树下,裙摆飞扬,霎是娇艳。

    她又梳洗打扮了。

    她穿上了那一件芙蓉金雀红衣。

    那是去年她生辰之时,他特地花了积分,从系统商城兑换出来的珍品,金雀熠熠生辉,在芙蓉红池里踱步挺立,令他想到了多年之前,她在月下玉台弹奏箜篌的模样。这件衣裳还是系统推荐的,说是它综合了对方的喜好和时下的审美,穿出去肯定惊为天人。

    这话没错,这红衣天生为她。

    当她还是皇贵妃的时候,她不能穿着正红,他舍不得委屈心尖上的人,立后也是蓄谋已久。

    眼下她终于能穿自己喜欢的衣裳,随心所欲。

    容经鹤勾了下唇,冲着宫人摆了下手,便站到她的身后,轻轻摇晃起秋千的绳子。

    她站在秋千上,红裙飞舞,好似翩跹的蝶。

    “再高点!”

    她笑声如琴。

    容经鹤温声道,“不行,再高点你就要飞出去,去当天上的仙女了。”

    她猛地回头。

    帝王的冕旒垂珠遮住了些许眉目,威势赫赫,众人跪倒一地,大气也不敢喘上一口。

    元似是唯一站着的,他需要扶着皇后下秋千。

    “寡人来吧。”

    容经鹤难得心情痛快,亲自抱了琳琅回去,直奔寝殿。

    她有些不安,要挣脱他,容经鹤却低下头,嗅了嗅她颈上的汗,“没事,香着呢。”

    他轻车熟路扯下腰带,去咬那一块樱桃红。

    琳琅推他,奈何男女力气悬殊,她反被擒住了手。容经鹤低笑道,“都老夫老妻了,你还要对我欲擒故纵么?行,你就擒吧。”

    “……不要!你放开我!”

    她忍耐了一会,终于忍不住了,放声尖叫。

    “你放开!我叫你放开啊!大人救我!”

    容经鹤被人甩了一巴掌,狠狠的。

    他确定了,她并不是在开玩笑,也不是欲擒故纵。她是真的——在拒绝他!

    那双眼睛荡漾着淋漓波光,却没有对他的情意。

    “……大人?谁是你的大人?谁又能来救你?”

    帝王容色冷峻。

    “寡人就奇怪了,自从你小产之后,你不许同房,更不许我碰你……你这是,背着寡人,找到了新的靠山?”

    系统的心凉得透透的。

    不会是它想的那样吧?

    王女,王女是个很聪明冷静的人,不会把自己逼入死胡同的!

    它安慰着自己。

    “说。”

    容经鹤不给她一丝退路。

    “你若说了,你和他还有一条生路。可你不说,不止他没生路,你,也得死。”

    她紧闭着嘴唇,不发一语,那红衣的红,衬得她艳丽不可方物,却有一股冷冰冰的寒意。

    “很好。”

    容经鹤怒极反笑。

    “看来你是一心一意要袒护那个奸夫,寡人就如你所愿!即日起,你就去寿东!没有寡人的允许,你死也不能回来!”

    他拂袖而去。

    琳琅抬起红袖,拭擦自己的泪痕。

    下一刻,一道光影出现,它攥住她的手,声音如同咒语,在她耳边响起:‘去!去解释!’

    只有她听得见的声音。

    清澈的、稚嫩的……好像很好骗呢。

    内外跪满了宫人,耳目遍布,琳琅也没有做得很惊世骇俗,她只是冲着“空气”笑了一下。

    “不悔。”

    红衣灼艳,宛若嫁衣。

    系统的视线久久凝固。

    它怎么会突然想到她出嫁的场面,那时她是亡国公主,身份敏感,宿主也没有大办,匆匆为她披了个盖头。而那些喜娘,是从莫侧妃那边拨过来的,充当眼线,不怀好意,也一个劲儿压她的风头,匆忙得甚至连妆也没有上。

    她就那样安静坐在窄小的床榻上,被宿主掀了一角的盖头。

    那嫁衣竟还不及嘴唇鲜红。

    她眼中无悲无喜,却漆黑得极美。

    像是复仇的艳鬼。

    宿主很高兴,甚至不顾她的意愿,强要了人,灯烛彻夜通明。

    虽然系统觉得这样很不应该,可它到底只是一个系统,一个连接两界的媒介。就像是手机对于主人的意义,仅是单纯的工具,自始自终,都无法干涉主人任何的想法。

    ——她这样是不行的。

    进了寿东,想再出来就难了。

    而且她身体还没有恢复痊愈,怎么能去那种地方受苦受罪?

    系统还想再劝她,手掌不自觉伸出去,握住她的一截手腕。

    她愣了愣。

    是实体的。

    她感受到了几分力度。

    琳琅垂下睫毛。

    但系统并没能改变琳琅的心意,她一意孤行,当夜搬出了琳琅宫,住进了妃子们避之不及的寿东所。

    建极宫摔了折子。

    皇城内一时腥风血雨。

    容经鹤等了琳琅三个月,等到了初雪之际,对方完全没有回心转意。

    他冷笑着招了妃子侍寝。

    系统没有把自己关进小黑屋,它飘到床前,几乎是一种“监控”的状态。

    它看着宿主跟其他女人缠绵,听着那叫声,竟生出了一种破天荒的愤怒。

    宿主怎么可以跟其他女人胡搞?

    宿主难道忘了他的心上人还在冷宫受苦吗?忘了自己当初是怎么卑鄙无耻将人抢到手吗?

    它不明白男人为什么三妻四妾,嘴上心疼着某人,却能转头跟另一个人鬼混。

    守住自己的身体……很难吗?

    如果是它,一定不会让喜欢的人受这样的委屈!

    系统僵住。

    喜欢的女人?它……喜欢的女人?这些字眼,不应该出现在系统运转的数据库里。

    而且,系统是没有性别的。

    连同类的系统都很嫌弃,它怎么可能喜欢“女人”?

    删除。删除。删除。

    事后,容经鹤当即起身,妃子则是暗暗窃喜,以为自己可以一步登天,将多年阴影的昭后取而代之。

    容经鹤回到建极殿,烦躁不已地踱步。

    ‘系统,好感度查询。’

    系统从善如流:‘宿主想查询谁的好感度?’

    容经鹤顿了顿:‘刚才侍寝的。’

    系统立刻报了个数字:‘好感度35%!’

    帝王冷笑一声,“果然。”

    又过了一会,容经鹤状似无意,‘那寿东的那位呢?’

    寿东?

    这是个冷宫的名号,最近频频出现在君王的口中。

    系统看到的画面瞬间跳转到了寿东所,她睡下了,盖住薄被,似乎被冻得发僵,嘴唇有些乌了。

    宫里惯是捧高踩低的,才短短三个月,她荣华不再,身边的宫女太监散了大半,留下的,竟然只有她身边的思追、思见、思晚三位大宫女,以及一个大太监元似。

    她过得很不好。

    堂堂王女,竟然沦落到这个份上。

    系统心情复杂。

    [捕捉王女对宿主的好感度]

    [好感度捕捉中……30%……48%……捕捉成功!]

    [现阶段-琳琅王女/从昭新后-对宿主(容经鹤)的好感度:0%]

    系统莫名松了口气。

    下一刻,它鬼使神差发送了一道奇怪的指令。

    [捕捉王女对系统的好感度]

    [好感度捕捉中……30%……48%……捕捉成功!]

    [现阶段-琳琅王女/从昭新后-对系统(我)的好感度:89%]

    怎么回事?!

    系统的数据库差点没自燃起火。

    容经鹤等了半天,没等来系统的答复,催促了一句,‘系统,你又强制休眠了吗?’

    这比强制休眠还让系统崩溃啊!

    “冷……”

    女子蜷缩床榻,眉头微皱。

    要说出真相吗?

    宿主一怒之下,会砍了她吗?

    系统煎熬了半天,昧着良心说,‘王女好感度89%。’

    容经鹤紧绷的脸庞多了一丝笑意。

    89%啊……按好感度分级来说,这已经算是生死不渝的程度了吧?

    她这般爱他,那什么大人,肯定也是子虚乌有!

    这其中定有隐情!

    容经鹤立即向寿东出发,想了想,吩咐内官,“把她处理掉。”

    内官会意。

    “陛下放心,娘娘不会知道关于她的任何消息。”

    容经鹤去寿东所接了人,见此地偏僻,屋舍破损,又是一阵心疼。

    他步入内室,看见琳琅窝在一床潮湿被子里,脸色冷得吓人,他一把扯掉,将她抱起。琳琅惊慌挣扎,手臂却搭上了一个半透明的手掌。

    系统少年般的面孔清新俊逸,冲着她摇了摇头。

    ——不要胡闹,快回去。

    琳琅眼里泛着泪光。

    当晚她留宿建极宫。

    男人极尽温柔之能事,煨着她。

    琳琅攥着自己的手指,冷冷看着床边。

    她知道它在。

    这个胆小鬼。

    容经鹤折腾了一晚上,第二日精神奕奕上朝,临走之前,他伏下头,眉梢眼角溢满春风,在她肩上印上一吻。

    “好好睡个回笼觉,等我回来再用膳。”

    琳琅动也不动,维持着一个姿势,死死盯着床脚。

    眼泪无端滚落。

    隐身的系统坐不住了,低声地说;‘你,你别哭,眼睛会疼。’

    “疼?那也是我的事,关你什么事儿?”

    容经鹤这厮最是谨慎,与她贪欢的时候,从不喜欢有人近身伺候,侍女们被打发得远远的。

    室内一片空旷。

    “你别这样……”

    系统手足无措。

    琳琅别过头,不愿再看它。

    系统慌乱不已,竟然忘记了身份,僭越般坐到床边,“你,你身体不好,待在冷宫,会,会坏掉的。”

    她唇角透着讽刺,“妾身算是知道了,容经鹤,就是你的寄主吧?难怪你奴性不改,死心塌地跟着他,连喜欢的女人也可以亲手奉上!”

    什么喜欢的女人!

    系统的关注点只在最后一句话,还瞪圆了眼。

    她怎么可以如此自恋!

    嗯……它好像也是有点……奇奇怪怪的想法。

    它是不是“坏”了?

    系统失魂落魄垂下头颅。

    她背着它躺着,乌黑发丝下的颈肩线条隐约可见。

    系统移开了眼睛。

    一阵沉默之后,她也没了之前的牙尖嘴利,闷闷地说,“我就……不行么?横竖都是寄主,大人就不能选择我?我,我想同大人长长久久地在一起,百年之好,长相厮守,哪怕是共用一个身体,我也心甘情愿的。”

    系统冒出了一个可怕的想法。

    ……弑主?

    换个新主人?

    不,不行的。

    它的数据迅速流动,试图遮掩那一个狼子野心的意图。

    可是——

    当它看到容经鹤下朝回来,对侍寝一事不闻不问,还将琳琅蒙在鼓里,那可怕的念头如野草疯长。

    它是个系统,就……不行吗?

    晚膳过后,容经鹤熟稔撩拨琳琅。

    她望着某处,似乎有些难堪,咬着唇,“能不能……熄了烛光?太亮了。”

    “熄灭做什么?我想看你红着脸的模样。”容经鹤漫不经心,“来人,再放几盏玉鹤灯。”

    掌灯的宫人立刻照办,室内更是灯火煌煌,耀眼无比。

    琳琅被帝王抱进内室。

    她环着对方脖子,越过纱幔,看向烛火下的影子。

    系统呼吸微滞。

    她冲着它伸出手,只差一点,便能碰到它的脸,可是她犹豫了片刻,又好像死心了般,垂下了眼皮,任由黑暗吞噬了最后一丝光亮。

    她不情愿。

    分明是不情愿的。

    宿主难道没发现吗?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勉强她?

    一股电流直冲容经鹤的大脑。

    他抱头嘶叫了声,嘴里的“系统”还没说出口,顷刻晕死了过去。

    系统呆住。

    它不可置信看向自己的透明手指。

    它出手了?对宿主出手了?……怎么会?

    它还没过神来,一片红缠裹他的视线。

    她发髻微松,如墨云初堕,那些金钗红珠定不住,从发间滑开,一件件掉落在地上。

    正如她松开的红衣,伴随潋滟的光,同样坠了下来。

    它误入飘飘扬扬的梦境。

    分明是帝王的寝宫,它却觉得是梵语萦绕的佛殿,是万人围观的刑场。

    是一切不可回头的地方。

    一粒情种,绽开朱血。

    “……大人。”

    她伏在它肩头哭泣。

    “你带我走罢。”

    少年系统侧颜隽秀清冷,它洁白的手掌拂过她凌乱的衣襟,耐心细致地拢好。

    “好。”

    我答应你,弑旧主,奉新主。

    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第二系统的主人。

    再也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