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团宠妈咪是大佬 > 第665章 不是说他回来了吗?人呢?
    那小声音叫洛南绯心神微震了一下,因为已经有个好多天,没有见过两个女儿了,从她失忆到现在,也一天没有陪过她们,所以现在听到她们的声音,不由的很愧疚。

    但此时,她也没有那个心情来哄两个女儿,她只想快点赶到傅家的私人机场,飞往“死亡之洲。”

    她现在的每慢一秒钟,都有可能是傅晏城生命的流逝…

    “没有,妈咪很爱你们,但妈咪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你们乖乖的去睡觉,等妈咪处理完事情之后,再打电话给你们。”

    可两个小家伙今晚却是格外的粘人。

    “妈咪,我们不想睡觉,刚刚我们做恶梦了。”

    “嗯,是很可怕的恶梦哦,我们梦到,爹地突然全身是血的站在我们面前,然后我们就一直哭,想要摸他又摸不到…”

    “再然后,我们就大声叫你,可是你也全身是血的,你还说你们要走…”

    “哇”一声的小家伙哭出了声来,“可怕死了快……”

    她们嘴里讲的这个梦,叫洛南绯心中更加的燥乱了起来,手脚都在发冷,毕竟老一辈的人都说,小孩子不不会无端的哭闹,也不会无端的做那种梦!

    很有可能是真的要发生了…

    或者是已经发生了。

    但她不想听到,一点儿也不想听到。

    对着自己的女儿,洛南绯的口气不禁严厉了几分,“你们爹地是,是这个世界上最能耐的人,没有人敢动他,他也不会全身是血的出现在你们的面前。

    那不过就是一个梦而已,懂吗?”

    两个小家伙或许是意识到了自家妈咪的严厉口气,哭着哭着就不敢哭了…

    因为妈咪很少发火,一旦她发火了,那肯定是有些不能做,也不能说…

    “那…那你和爹地还有三喜哥哥,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小家伙轻轻抽泣,“我想你们了,想你们赶快回来,我还想爹地抱我…”

    洛南绯语气软下几分,“很快就会回来…”

    “那好吧,那我们在家里乖乖的等你们,我们不哭了…”小欢欢擦了擦眼泪,“那妈咪你也早点儿睡觉觉…”

    洛南绯许多话出不了口,而且车子也已经开到了傅家的私人飞机场,她下车关上车门的时候,只答了两个女儿一个“好”字。

    电话挂断,白七和他所带来的精英人士也尽数到场。

    只是…

    “这是傅总临走时的吩咐!任何人不得在他之后动用私人飞机!”傅氏的人直接拦住了要动用私人飞机的洛南绯,且这里的人,大晚上的不是一般的多,足足有上百人。

    那意思简直是不言而喻。

    应该是傅晏城防止他人走了之后,洛南绯突然发现些什么,会去动用私人飞机过去,所以,临走之时,已经做好了准备,禁止任何人使用,更禁止任何人的飞往“死亡之洲。”

    而在这,这里也是唯一可以启动私人飞机的地方。

    只要把人拦在这儿,就没有人去得了。

    听到这些话,洛南绯只觉得好笑,他骗她不说,还在这里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知道洛小姐是谁吗?她是你们傅总的老婆!”白七怒道,“有胆量拦在这里,你们就不怕出事吗?”

    傅晏城留下的那些人,也全是训练出来的精英,也是因为受了傅晏城的命令,面对白七的话,没有丝毫的反应,“傅总说过,如果有人敢不听劝阻,非要动用,那么,也不必管他是谁!动手就是!”

    洛南绯目光死盯着说话的那人,神色很是愤怒,虽然她知道傅晏城的用意,也知道他那么做,只是不想让更多的人也加入到危险的丧命行列之中,他在阻拦她,可她的火气依旧高的吓人。

    “给我让开!”洛南绯不想再浪费时间,也不想在这里带着那么多的人,与傅晏城的这些手下,有什么血战,因为她清楚的知道,现在的时间意味着什么!

    “抱歉!”那人的态度依旧坚决,甚至是在洛南绯硬是要上前的时候,出手拦住,“傅总还说了,如果有人硬是要用,除了动用武力之外,还有一种,那就是毁机场!

    洛小姐如果不信的话,尽可以试一试,我们是不敢伤您,但这机场并不是您!”

    洛南绯抬起头,她真是气到了极致,眼睛都红了起来。

    他真是厉害!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全都挪走,让她无法上前,也无法过去。

    “那你知道吗?你现在所耽误的每一分钟,都是在耽误他的生命!他可能会死在你的手上!”洛南绯愤怒出声的同时,一脚落在了那人的胸口上,直将人踹了出去。

    白七他们也是顷刻间就要蜂拥而上!

    眼看着情势就要失控!有大吼的声音穿插了进来。

    “洛小姐!洛小姐!傅总回来了!他回来了!”

    洛南绯与白七,包括这机场所有的属下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目光!

    回来了?

    他回来了?

    从“死亡之洲”那种地方回来的?!?

    ……

    医院。

    洛南绯没有见到傅晏城的人,看到的就是病房里面放着的一株地狱草,被保存的很好,且还是鲜活的,现在处理的话,刚刚好,可以天亮之后用到第三者喜的手术上。

    可…

    看着那地狱草,她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傅先生呢?”她回头问同样呆在这里的何东乔与傅恒,眼神凌厉,“他在哪儿?不是说他回来了吗?人呢?”

    没错!她回来之后,并没有看到傅晏城,一眼也没有,就只看到了这病房里面的地狱草!

    何东乔咽住。

    很明显的他并不想去回答这个问题,所以看向了傅恒。

    “他…还有别的重要的事情要处理。”傅恒的话几乎是秒出口,好像是知道她会问,所以早就已经准备好如何回她了,“所以将地狱草放在了这,让嫂子你救三喜,他自己…也先去忙。”

    “先去忙?他要去哪里忙呢?”洛南绯转过身来,看着傅恒,“现在是凌晨三点!傅氏公司早就已经黑灯下班,你告诉我,他去哪里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