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一想到年年,她心里就抽痛的厉害,仿佛血液里藏着针,刺痛留遍全身上下。

    她伸手轻轻抚摸着花蕊,那轻柔的动作,仿佛不是在抚摸花瓣,而是在抚摸死去的年年。

    ……

    都说孕妇脾气大,沈知初怀孕这么久却一次火都没发过,白邱璟很会察言观色,用更准确的话来说,他是把目光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她的一举一动上面,只要沈知初神色稍显不对,他就能敏锐感知到。

    他能有这份细心和关注力,跟他在孤儿院那段日子离不开关系。

    那时候虽然人傻,但作为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他,院长还是很放心他的,除了除草,做饭,各种家务,清理老鼠外,更多的时候他是去照顾那些小孩子。

    在孤儿院那种地方,悲欢离合都是常态,被送往孤儿院的孩子最为敏感,为了照顾他们,从那个时候起白邱璟就学会了小心翼翼的对待,察言观色每个小孩子,哄他们笑,给他们擦眼泪。

    人间疾苦,在那段时间里他尝够了也看多了,所以现在他才特别珍惜。

    ……

    沈知初怀孕八个月,肚子已经大到了惊人的地步,细小的血管很明显,肚脐都被撑平,沈知初的难受白邱璟看在眼里,他什么都做不了,什么“有我陪着你的”这些话,都是屁话,光在一旁陪着,媳妇儿就不累不疼吗?

    白邱璟只能更努力的给沈知初按摩,日常生活细心照顾,舒缓她身上的痛苦。

    白母也是各种补品水果往家里寄,白晚晚则是细心挑选孕妇护肤品,至于白父,送来一张娃娃海报让贴在卧室墙上,最好一睁开眼就能看到。

    他不知道从哪看到的,说女人怀孕期间盯着漂亮的宝宝看,那么肚子里的宝宝也会长得好看。

    白邱璟收到后,嘴里应付着说贴了,实际上扭头就扔到了垃圾桶里。

    笑话,就他和沈知初的颜值,还需要看这些增长孩子的外貌吗?而且没有科学依据的事都是无稽之谈,要是看这些就能让宝宝变好看,那世上就没丑人了。

    ……

    八月底,向日葵的花期要过了,沈知初晚上睡不好,身体易累疲惫,明明很困了可一闭上眼就清醒,好不容易睡着,还要被各种梦缠身。

    但今天做的这个梦不一样,沈知初梦见了年年,漂亮的布偶猫朝她走过来,摇着蓬松的大尾巴,喉咙里发出咕噜打呼声,靠近她后,先是亲吻了一下她的脸颊,最后靠近她隆起的腹部,喵呜叫了两声后蹭了蹭,像是在跟两个还没出生的宝宝打招呼。

    沈知初想要抱抱它,手刚伸出去还没触碰到,年年就在眼前消失了。

    “年年……年年……”

    “初初。”有人叫着她的名字,沈知初被唤醒,睁开眼看着白邱璟正担忧的看着她。

    手里拿着纸巾,轻柔的擦拭着她的脸,她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梦见年年掉眼泪了。

    过去了那么久,盆里的向日葵都是第四年了,夏天开冬天败,春天发芽,夏天又再度新生。

    沈知初每次看着那盆向日葵都会忍不住地想起年年,那只明明怕火却试图在大火里救她的猫,被大火烧的残缺遍体鳞伤的布偶猫。

    年年死的那段时间,沈知初每次做梦梦见它,都是梦到它被人折磨至死,痛苦的在地上挣扎发出惨叫。

    大抵是不想让她再难过,懂事的年年只出现过三次,就再也没出现在她的梦里,她想梦也梦不到,只能靠思念,或者想一想,她都能死而复生,或许也有轮回,年年说不定已经投胎了。

    不管多深的伤疤,随着时间都会慢慢愈合,但那只是愈合不是消失,伤口还停留在那里,每逢想想也还是会痛,所以当再度梦见年年最初完好无损的模样时,她忍不住的就哭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