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颜汐封司夜 > 第231章 养阿夜,爸爸,权司臣现身
    小姑娘乖巧地往封司夜的怀里一窝,妥妥一只娇软柔弱的小白兔。

    “……”众权威医生:我们没有眼瞎……没有眼瞎……没有眼瞎吧?

    刚刚还冷静自持的神医少女这角色转变也太大了吧。

    封司夜宠溺一笑,低声道:“嗯……尊夫人之命。”

    嗯,是汐宝要亲亲的,他只是满足自家媳妇儿而已。

    封司夜眼底简直就是要将人溺毙的温柔,亲了亲小姑娘娇俏的鼻尖。

    唇瓣缓缓又落在少女的唇上,鼻尖相对,小姑娘坏心思地蹭蹭男人高挺的鼻梁。

    突然张嘴咬住男人的下唇,此刻她被男人单手抱在怀里。

    少女比他高的姿态,看起来就像是小姑娘在主动亲吻强占男人一般。

    颜汐女流氓一般地伸出小爪子掐住男人的的下颚。

    在封司夜惊诧的目光里,又伸舌舔了舔男人被咬过的下唇。

    眯着狐狸眼狡黠地笑起来:“唔……阿夜的唇尝起来果然不错。”

    “……”众权威医生:卧槽,我媳妇儿呢?我们也要亲亲!

    “……”慕容鲮:师父独家狗粮,单身狗实在是被噎到了。

    两人旁若无人地腻歪了一会儿,小姑娘又被男人放了下来,黏糊糊地跟在小姑娘身边。

    “咳咳……江神医,不,大小姐,现在我们主上的身体如何了?”

    赫连蝎一脸紧张,他对神迹很忠心,对devil更是崇拜与仰慕。

    此刻见众人神色轻松,主上应该没有什么大碍。

    可他还是忍不住要确认一番。

    “他没事了,只是后续需要静养一段时间,有我的养元丹养着的话,很快就能恢复。”

    “不过一亿一颗,谢绝讲价。”

    少女傲娇地扬了扬下颚,她这开价已经算是便宜了。

    她手里的药丸,随便一颗放进地下拍卖场拍卖,那都不是一个亿拿的下来的。

    “……”慕容鲮:师父果然没有辜负自己的信赖,小财迷本性难移呀~

    不过,不爱钱的师父是没有灵魂的,他觉得这样的师父很可爱。

    “这次我的诊疗费也一并打给我师父吧。”

    于是慕容鲮十分有眼力见儿地奉献自己的工资。

    谁让师父那么可爱,也是要徒弟宠着的呢?

    “嗯,爱徒果然识相,都知道孝敬师父了,有进步~”

    颜汐勾唇,眯起狐狸眼笑得格外可爱。

    “……”慕容鲮默默捂了捂鼻子,怕自己飙鼻血:艹,这么可爱的师父,简直要萌翻自己!

    “养元丹一共需要多少颗?我们一并买了。”

    赫连蝎咬咬牙,毕竟没有什么是比devil的生命更重要的。

    神迹家底还是很厚的!

    “也不多,十粒,十亿吧。”

    颜汐淡淡道,她还没确定这个男人到底是不是父亲。

    她不是一个会听信别人一面之词的人,所以当即该怎么算账,就怎么算账。

    “咳咳……等等,江颜汐,你抢钱呢?”

    “好歹……他也是你父亲,哪里有你这样压榨自己家财产的女儿?”

    江麒之前被封司夜掐得差点断气,但到底是神迹的表少爷,没有杀了他。

    颜汐在里面做手术的六个小时里,他已经恢复了不少体力,在外等着了。

    “首先,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是我的父亲,其次,神迹很穷吗?区区十亿诊疗费都要跟我讨价还价,是命重要还是钱重要?”

    “何况,这神迹的主人貌似还不是你吧,你有什么资格支配神迹的财务?”

    “还有,别道德绑架我,老娘最大的优点就是缺德!”

    颜汐挑眉,对上江麒就恶心。

    表哥?她要是有这种表哥,那真的倒八辈子血霉了。

    “……”江麒被颜汐的伶牙利嘴怼得哑口无言,气得差点噎死。

    “赫连蝎,这是卡号,打钱。”

    “别忘了把我徒弟的诊疗费一并打给我。”

    颜汐十分公事公办道,反正现在devil已经脱离危险了。

    到底是不是亲人,只要做个亲自鉴定就行了。

    “是,大小姐。”

    赫连蝎俯身行礼,虔诚至极。

    “宝贝,你报的卡号是我的……”

    封司夜听小姑娘随口报出的卡号,听到熟悉的数字,让他有些懵。

    “嗯,这是霸道汐总奖励你的,以后可要好好伺候好我哦~”

    颜汐狐狸精一般地勾唇,伸出小手指勾住男人的小手指,轻轻地一晃,笑得格外霸道勾人。

    我家老公甩下华国那么多的工作过来陪自己,她自然要奖励奖励老公呀。

    钱,阿夜当然不缺,但她江颜汐没有别的爱好,就是喜欢钱。

    她能把自己的钱那么豪气地送给封司夜,也代表着,她独一无二的爱。

    阿夜,汐汐很爱钱,但若要我在你和钱之中二选一,你永远是第一位。

    “所以……汐宝这是在包养我吗?”

    封司夜得了便宜还卖乖道,有些宠溺地摸摸小姑娘柔软的发顶,嗓音有些动容。

    “嗯,包养我家腰缠万贯的小白脸儿~”

    颜汐仰头,毫不避讳地抱住封司夜的腰。

    小爪子悄悄钻进男人的衬衫里,覆上男人沟壑纵横又坚硬的腹肌。

    小姑娘的爪子着实有些软,一摸进去就让封司夜下意识地紧绷了身子。

    可这里人太多,他只能忍耐自己的y望。

    男人低眸,眼底泛起点点诱人星光,嗓音嘶哑道:“汐宝……老公的腰上不仅缠了万贯,还缠了亿亿万万呢~”

    “……”颜汐:咳咳……我听不懂!

    两人悄悄地咬耳朵,眼里根本容不了旁人。

    颜汐收了钱,把养元丹给了赫连蝎以后,就跟老公一起手牵手离开了神迹。

    而慕容鲮则留下跟进devil的后续身体状况。

    江麒看着颜汐离开的背影,脸色很差。

    江颜汐,你一个神迹死对头的女儿而已,也配被称为神迹大小姐?

    江御凛的女儿啊,江御凛可是神迹多年来的死对头。

    要是弄死了江御凛的亲生女儿,可是打击江御凛最大的一击呢。

    叔父那么厌恶江御凛,最后也一定会嘉奖自己的吧?

    江麒勾唇,眼底的阴翳浓郁,缠满阴毒。

    devil躺在病床上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权倾颜穿着一袭雪白的裙子,站在粉色樱花树下仰头看着一个沉默又冷冽的黑衣少年。

    “阿凛,以后有人欺负你,你就报我名字,说你是我权倾颜的人,我帝都大姐大的名讳可不是吹的。”

    “以后我罩着你,你跟着我……我保护(你)……”

    然而下一刻,那个沉默冷冽的黑衣少年低眸,突然一把将权倾颜按在了樱花树干上。

    因为黑衣少年突然的举动,头顶的粉色樱花蓦然摇晃,粉色的花瓣宛如粉雪飘落而下。

    落在少年少女的头上肩上,只见江御凛突然撑着树干俯身。

    眼底好似古井无波,又带着几分调侃:“你说……我是你的人?凭什么呢?”

    “我不需要你的保护。”

    江御凛的拒绝那样明显,但完全抵不住权倾颜的热情似火。

    少女蓦然勾住黑衣少年的脖子往下一压,送上红唇吻了上去:“吧唧~”

    “嗯,盖章了……阿凛是我的了哦~”

    “……”江御凛耳根蓦然就涨红了:!!!

    “你……你……权倾颜,你到底知不知羞啊?”

    江御凛第一次被一个少女非礼,愣是忘记了推开怀里的软玉温香。

    “我不知,但阿凛一定知,呀……阿凛你的耳朵好红呀,跟我的唇一样红,我们比一比哪个红好不好?”

    “乖……俯下身来。”

    权倾颜笑靥如花,她张扬似火,妖娆如血色蔷薇。

    像个妖女一般勾引着禁欲高冷的冰山系美男沉沦。

    江御凛没动,然而下一刻少女已经踮起脚尖,突然亲了亲他的耳尖……

    “……”江御凛:!!!

    他想,她好坏,像个妖孽,这个世界上应该没有男人能逃出她的五指山。

    而他此刻……好像不想逃了。

    那时的江御凛是学校出名的高智商以及孤僻难搞。

    长得帅是他的标志,理智冷静甚至是冷漠无比。

    根本无人敢靠近这样冷硬的一个人。

    而权倾颜完全不一样,她是一团火,是在那个时代里帝都所有高校都名声大噪的唯一女扛把子。

    谁敢不服,她就把人打到服气,可就是个学渣,成绩完全战五渣。

    她跟江御凛就是两个极端,一个冰川,一个火山,一个高智商学霸,一个武力值学渣……

    完全没有人会觉得他们会走到一起。

    可他看见了,看见权倾颜把高冷的江御凛按在巷子里亲。

    又看见那个向来冷漠的少年,将火热的少女压进更深的黑暗里,加深了那个吻……

    他是他们青春里一个籍籍无名的旁观者,却也是与倾倾一起青梅竹马长大的邻家哥哥啊……

    为什么,为什么倾倾喜欢冷漠无情的江御凛,却不喜欢他呢?

    当一切化作执念再爆发,他彻底变了,温润的邻家哥哥是得不到倾倾的爱的。

    所以,他变了,为了抢回倾倾,他成了江御凛最大的死对头。

    脑海里闪过那么多的画面都是他们之间的点点滴滴。

    仔细想来,好似自己真的一直都是个旁观者。

    可他好不甘心,既然江御凛抢走了倾倾,那他就抢走他最爱的宝贝女儿吧……

    ————

    此刻,与神迹并称为国际雇佣兵组织的龙头老大组织“凛冬”总部里。

    江御凛坐在柔软的真皮沙发上,指尖夹着一根烟,烟雾缭绕而上迷蒙了他深邃冰冷的眉眼。

    他随意地抖了抖烟灰,看向匍匐在地的下属:“还没死吗?那可真是可惜了……”

    “主上,听说是一位神医少女救了devil。”

    下属报告道。

    “圣医谷的穆雨?”

    江御凛眉眼带着几分颓靡,精神状态很差。

    但即便神态倦怠,男人依旧神颜尊贵,他伸手揉了揉眉心,问道。

    “不是,据说是被称作小神医,好像是华国宫廷御医颜庆安的孙女,名叫颜汐。”

    那下属继续道,报告着自己所查到的信息。

    他们都是最近几年进入凛冬的,对于这位神秘莫测的主上毫无了解。

    只知道他手段狠辣,短短时间,便让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小组织,站到了与本就有背景底蕴的神迹齐名的神迹同样的高度。

    “颜汐?你是说那女孩儿名叫颜汐?”

    江御凛突然激动道,蓦然眉眼舒展开,颓丧的脸上总算展开了几分生气与希望。

    “是……是叫颜汐,主上,有什么问题吗?”

    那下属心都要吊到嗓子眼了。

    这些年来,他从未见过主上有这样大的情绪波动过。

    “她是我的女儿……一定是!”

    江御凛眸光深邃炙热,自从五年前与倾倾卧底时失散之后,他的生命仿佛全然化作了灰色。

    若不是有要找汐汐这一个信念支撑着他苟且偷生,他早就撑不住寻死了。

    “主上,您怎么会这么确认?那女孩儿可是救了您的死对头啊!”

    “当年要不是因为devil从中作梗,您怎么会跟夫人(失散)……”

    这事是禁忌,可此刻那人也顾不得什么了。

    那神医少女既然救了devil,那也算是凛冬的死敌才对。

    “闭嘴,以我的直觉……她一定是我的女儿。”

    这么多年了,这是他第一次仅仅听到一个名字,心跳就开始加速。

    仿佛冥冥之中有种独特的吸引力一般。

    在告诉他……恭喜你江御凛,你即将得偿所愿。

    “快去查她现在在哪儿,我要去找她。”

    江御凛激动地站起来,有些紧张地整理了整理自己的西服,整个人沉浸在喜悦之中。

    ————

    而此刻华国,权司臣(江颜汐的二表哥)闭关数月,总算是从航天研究所里走出来了。

    权司臣一身白衣温润如玉,清澈的目光清纯得不含一丝杂念俗气,温柔得似乎能包容一切。

    就像春阳下漾着微波的清澈湖水,令人忍不住浸于其中。

    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

    绝世容姿,迈着大长腿从容走来。

    刚出研究所就看见迎面等着自己的大哥权司爵。

    看见权司爵第一次来研究院接自己,权司臣眸一扬,倒是有些意外。

    “大哥,怎么有空来接我?”

    男人笑意温和如有波光粼粼,简直要让人溺死在他的温柔里。

    “我不是来接你的,我来是要告诉你一件大事。”

    “什么大事?”

    权司臣狐疑,大事?除了找到了汐汐,他们家还能有什么事是算得上大事的?

    “我们找到汐汐了,她现在去了s国。”

    “……”权司臣立刻掉头往航天研究院走。

    “阿臣,你走错方向了!”

    “没有……我觉得开火箭去s国比较快!”

    “……”权司爵:是个狼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