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四百五十八章 海棠出场
    此时训练场之内的情况是极其复杂的。

    慕白表现出浓重的怒意,随时都可能动起手来,看他的模样,出手只是在于苏默的下一句话是否会让他感到不满。

    反观苏默,却一直安然地站在那里,并没有因为慕白的表现啊而感到意外惶恐。

    最为惊慌的反而是雪琪,她盯着慕白怒道:“慕白,你到底想干嘛?如果海棠知道你现在在做这种事情,你觉得她会怎么想呢?你觉得她会喜欢一个蛮不讲理的家伙吗?”

    “我只知道她绝对不会喜欢这种人!”慕白冷声说道,他向苏默的方向瞥了一眼,眼神中是对苏默的敌视和不爽。

    情况复杂,原游自然是希望息事宁人,不要让事情变得太复杂,他小声地向苏默说道:“最好不要惹急他,不然事情会麻烦起来。”

    苏默回头向原游微笑一下,随即再度转头看向慕白,看他的神情,根本没有把原游的劝诫放在心上。

    “你说海棠不会喜欢我这种人,我很认同,但是她会喜欢你这种人吗?这就更需要打一个问号了。”

    苏默看着慕白微笑起来,面色淡然,感觉不到丝毫的慌张。

    说到底,慕白只是他的一个手下败将而已,便是那个已经晋入更深层次的申久都没有在自己身上占到便宜,难道会担心慕白不成?

    “好好好!”慕白连说三声好,他冷冷看着苏默,“既然你如此大言不惭,那可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雪琪的脸色一时变得惨淡起来,她明显的感觉到慕白已经开始调动全身灵力,下一刻便可能直接出手,这是她不希望看到的事情。

    所以她必须出手阻止这一切。

    “你们是疯了吗?这里是在天剑门,不是你们自己家里,随便出手是违背门规的!”雪琪怒道。

    “今天我顾不了这么多了,就算是违背门规又如何,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我都要让这个小子尝尝我的厉害。”慕白沉声说道,他已经将剑从剑鞘之中抽了出来,随即直接指向苏默。

    雪琪怒道:“你知道自己这么做会是什么后果吗?你觉得海棠师姐想要看到这种情况吗?”

    “她不一定会喜欢,但是她绝对不会怪罪于我。”慕白沉声说道,他手上的动作不停,雪琪在他眼前如若无物,被他直接忽视掉了。

    “你觉得我不会怪罪你吗?”

    一道厉喝响了起来,“如今的苏默一只脚已经踏入缥缈峰,你若是伤害我同门中人,你觉得我会不会怪罪于你。”

    苏默听到这一阵声音立即无奈地笑了起来。

    这来的也太快了一些,事情发生还没有多久,这事情的正主就已经直接赶到了,还真是让人意外的事情。

    如苏默所想一般,海棠直接从训练场之外走了进来。

    下一刻,海棠已经来到众人身前,慕白的神色一下子变得不安起来,他一扫先前的愤怒和阴霾,转而换上一副讨好的神色。

    “海棠,你来了。”慕白轻声招呼道。

    海棠向慕白点头,神情却并不是很友好,她继续说道:“师父已经向苏默提出邀请,只要他愿意加入缥缈峰,他随时都会变成我们的师弟,如今你故意为难他,你觉得我会怎么想?你又觉得我会怎么做?”

    这一个问题直接让慕白哑然起来,他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何仙子竟然向苏默提出了邀请?这怎么可能呢?就算他很强,可如今还没有举行大典,何仙子为何会直接邀请呢?

    慕白不懂,更加无法理解这一点,但是他明白,若当真是如此,那苏默的身份的确跟海棠更加靠近一些。

    “即便我们真的发生了一些冲突,但那也只是我们同门之间的误会而已,恐怕还轮不到你这一个外人来管。”海棠轻声说道,她直接向慕白瞥了过去,眼神有些不善。

    慕白不由握了握拳头,他沉声说道:“海棠,这件事是一个误会,他欺负你,我只是想替你出口恶气而已。”

    话刚刚说完,海棠立即冷哼一声,她一挥手沉声说道:“若是为我出头,那大可不必,我也从来没有要求你这么做过,这也只是你自己一厢情愿而已。”

    一厢情愿而已?

    慕白无奈地苦笑起来,他向后退了一步,整个人看上去有些失魂落魄的。

    在这一刻,这个以往不可一世,对自己充满自信的男人仿佛丢掉了自己的灵魂一般,一时之间完全变成了另外的一个人。

    这变化来得太突然,却又完全在情理之中。

    饶是如此,当人们看到这种情况之时,仍然会感觉到无比意外,人群之中小声的议论已经不听地响了起来。

    “只是一厢情愿而已吗?你为了这个男人,竟然这么说我,可真是让我失望啊!”慕白冷声说道。

    海棠却是仍旧不为所动,她盯着慕白说道:“即便没有苏默又如何呢?我从来都没有答应过你,这件事我已经跟你说过很多次了,只是你自己一直在毫无意义的坚持着,不是吗?”

    事实如此,但慕白却无法接受,他彻底地被击溃了。

    不是被苏默击溃,而是被海棠击溃。

    本以为自己是为了海棠出头,结果到头来她反而站到了苏默的一边,没有比这更加让慕白感到痛苦的事情了,他伸手捂着自己的胸口,感觉到那里在剧烈的疼痛着。

    “既然如此,那我便不再打扰,希望这样可以让你满意。”

    慕白的声音突然阴沉了下来,他低着头,一时之间变得无比冷漠。

    这变化让苏默不由感到一丝诧异,因情所困,到头来发生明显的转变,即便是苏默也猜不透慕白会因此变成什么模样。

    “这下可不太妙了啊,恐怕这慕白会把一切罪状都推到我的头上来,这可真是让人感到苦恼的一件事情。”苏默心道,他清楚的意识到,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自己恐怕要不停地面对来自慕白施加的压力,而且是无可避免的迎接着一切。

    这是一个很大的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