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四百三十一章 令人忌惮的实力
    对于阵法师而言,法阵内承受的灵力大到法阵所能容忍的极限之后,法阵便会变得支离破碎,这个时候阵法师同样会受到反噬。

    当那一剑出击之后,张灵便开始担忧起来。

    那惊天一剑便只是远远看着就能感受到强大的压迫力,这是他所没法面对的,他也不清楚苏默是否可以抗住这巨大的压力。

    “能扛得住吗?”张灵轻声呢喃着,他早已经瞪大眼睛紧紧地盯着眼前的那二人。

    白色的剑光穿过夜色向苏默的方向疾驰而去,一剑之下一切都在让步,以至于那道剑光就那般轻而易举地向苏默而去。

    下一刻,张灵的眼睛已经瞪得更大了一些,他紧紧盯着那个方向。

    “怎么可能呢?他是怎么抗下来的?”

    张灵感觉这个世界突然变得更加疯狂起来。

    同为天剑门弟子,张灵对于慕白的了解是足够多的,自然知道这一剑之下蕴藏着慕白多大的威力,这样的一剑,便是天剑门的其他人来,恐怕也没有办法做到全身而退。

    可就在他的注视之下,苏默只是缓缓地抽出那柄黑剑,随后在剑光将至之时,将黑剑抬到胸前。

    “这怎么可能呢?”张灵怀疑自己的眼睛出现了一丝错误,非但苏默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便是那把剑也完好无损,“你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怪物呢?”

    便是在张灵开始怀疑自己的时候,慕白的声音陡然响了起来。

    “你竟然可以做到,你是怎么做到的?”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只要你相信自己可以做到,那么这一切就都有可能去完成。”苏默手中握着剑,他向断剑看去,仍旧是那遍布的裂痕,“更何况,你的这一剑并没有强大到无法阻挡的地步。”

    这一句话立即让慕白有些疯狂起来,他难以相信这一切真的发生了。

    “这不可能!”慕白大喊道。

    不可能吗?不,是有可能的。

    苏默对此并没有太多的变化,因为他知道慕白的攻势在自己所能容忍的极限之内,所以当这一剑到来之时,他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惶恐。

    因此,阻拦这一剑也就变成顺理成章的事情。

    反观慕白,在意识到自己的一击当真被对方阻拦之后,原本的骄傲自负突然间被打碎了,他一下子变得狂躁起来。

    当一个人对自己的极端自负一下子变成幻影,这一刻都会感觉到无比的狼狈。

    慕白也不例外。

    “你挡得了一剑,我不相信你可以挡下第二剑,如果真的有本事的话,就接下我的第二剑!”慕白沉声说道,他的手开始缓缓抬了起来。

    张灵立时大惊。

    不是说好只有一剑吗?

    方才的对碰并没有产生太大的波动,他的法阵仍然存在着,并没有受到太大的损伤,可此时慕白准备再度攻击,这便是对于他的伤害。

    苏默对此却没有任何意外,他轻声说道:“无论再来多少剑,这个结果都是已经确定好的,你没法赢我。”

    “我不相信!”

    一声怒吼之后,慕白的剑再度向苏默挥砍而来,这一次并不仅仅是剑气而已,慕白整个人提着剑向苏默而来。

    一人一剑宛若一体,仿佛这一剑之下整个天地都要被他劈开一般。

    张灵的脑海之内已经产生了太多的幻觉。

    “叮”的一声剧烈声响出现在张灵的耳朵之内,他眼睁睁看着两把剑激烈对抗之后产生的一阵火花。

    二人的僵持并没有太久,甚至于在他们的剑刚刚对撞之后便迅速分开了。

    而且很明显的是,慕白退后的更多一些。

    张灵不由感到震惊起来,慕白一剑从很远的地方而去,在这个过程中早已经积攒起强大的力量。

    反观苏默却只能站在原地防守,这本身就是一个不同的情况,可此时苏默却让慕白退的更远,这意味着什么呢?

    “苏默比他更强!”张灵毫不犹豫地做出这个判断,“而且还是在受伤的情况之下打赢慕白,他可真是一个怪物!”

    慕白再一次败了,他的面上浮现出一阵阵的冷酷之意,一种极难出现在他脸上的情绪悄然而生着。

    好在二人始终停在原地,并没有进行更多的攻势,这让张灵放松了下来。

    面对如此情况他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他必须想办法让慕白停手,并且永远都不会再发动攻击。

    “慕白,你输了!”张灵沉声说道。

    慕白向张灵投去一个恶狠狠的眼神,这让张灵不由感觉到不安起来,但他还是强忍着心中的恐惧大喊道:“你的确是输了,说好的一剑,你发出了第二剑,但根本没有打赢苏默,你应该清楚这一点。”

    犹豫片刻之后,张灵还是沉声说道:“而且恐怕你还不知道,就在今天傍晚时候,苏默刚刚跟启华师兄交过手,他现在身上还有伤。”

    慕白一下子变得震惊起来。

    跟启华师兄交过手,而且还受伤了?既然受伤了,为什么还能坚持住自己的两剑呢?

    慕白的心中不由感到一阵悲痛,他紧紧盯着苏默,紧接着便不由“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显然是已经被自己气到了。

    “你,你竟然还有伤。”慕白沉声说道,他抹掉自己嘴角的血迹,不停地看着苏默。

    无数复杂的情绪在慕白的心里环绕起来,将他包围在正中,没法逃离,也没法抵抗。

    输了,不折不扣的输了,这一刻慕白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我竟然会输,我怎么可能会输呢?”慕白喃喃道,他忍不住倒退一步,同时再度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这一次他没有去抹掉血,也没有再去看苏默,整个人看上去有些浑浑噩噩的。

    “一个刚刚参加大选的人,竟然就这么赢了我?你到底有多强呢?”

    慕白没法确定,他只知道,苏默的这一份实力让自己感觉到忌惮起来。

    片刻之后,一阵呆滞之后的慕白突然高声说道:“不对,并不是你太强,只是因为我太弱了,是我松懈了自己的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