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四百二十五章 谁是病猫
    “我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这样一个时候,你的实力受损,又有围困旁人的阵法所在,你今天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逃脱了!”

    陆远的大笑声也响了起来,得意又狂妄,这笑声仿佛变成了刺耳铃声一般,让苏默恨不得将耳朵紧紧地捂起来。

    但陆远又怎么可能给这种机会呢,他恨不得趁着这个时候将苏默打压至死。

    “只能是没想到,跟启华师兄的一战,直接让你变成了病猫,以往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牛逼轰轰的苏默去哪里了呢?怎么变成这样一个软弱的怂货了呢?”陆远毫不犹豫地辱骂道。

    苏默的实力的确受损,这一点是可以确定无疑的。

    此时苏默沉默着冷着脸的模样也让陆远看得一清二楚。

    “我都已经这么过分,可你还是不肯主动出击吗?这跟你的习惯可不太一样,真的受伤了吗?”

    陆远大笑起来,他沉声喊道:“苏默,这一次只能怪你自己的运气不太好,或者说只能怪我运气太好,否则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运气吗?

    这一切都可以用运气来解释?

    苏默无奈地摇了摇头,陆远的这个解释并不能让他信服,甚至让他有些想要发笑起来。

    “任何问题面前都没有运气可言,一切都只有实力可言。”苏默心道,这是他给自己的要求,从来不去仰仗什么所谓的运气,因为这个东西会让他出现一丝懈怠和侥幸。

    而那种东西很有可能会在必要的时候对自己进行精准而致命的打击。

    “或许我应该趁早杀了你,以免后患无穷。”

    陆远的笑容几乎没有停过,苏默受伤的这件事让他感到无比兴奋,“只是我每次想到你现在已经重伤在身,就没有办法说服自己动手。”

    “一个受伤的,没法进行反抗的你,似乎更加有趣一些,若是现在不对你进行什么折磨,我是不是太对不起自己了呢?”

    陆远皱起眉头,却只是佯装思考的模样,他早就做好了决定。

    李大锤并没有办法给他任何建议,这一切都是由陆远自己决定,而他是一个极为自负而心狠手辣的人,既然认定苏默受伤,就绝对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

    果然,陆远的声音彻底愣了下来,他沉声说道:“放心好了,我不会这么轻易地杀死你的,我会用这把锤子把你一点一点的咋成肉酱,让你再也没有办法站在别人的面前耀武扬威。”

    陆远从李大锤的手中拿过锤子,随即就向着苏默缓缓走了过来。

    速度被拖得很慢,分明只有几丈远的距离,可看陆远的意思,却想要走的更慢一些。

    他在故意地将时间拉长。

    “分明知道自己即将发生一些危险,自己对此却无能为力,心里的这种感觉一定不太好受吧?放心,我会很快让你摆脱的。”陆远笑道。

    很不好受?

    也许吧。

    苏默对此并不确定,他只记得自己在很长的时间里已经没有那么无力过了,能够让他陷入绝望的人更是没有,眼前的陆远以为自己做到了,实际上只是他一厢情愿而已。

    “还差的远呢。”

    苏默一声怒喝之后,整个人的速度猛然提升,一个人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快速向陆远的方向窜了过去。

    陆远看到那只黑色的箭,心中不由一凛。

    怎么回事?他不是受伤了吗?怎么可能还能发动这样的攻势?

    陆远一时间感到一丝畏惧,他习惯性地举起大锤去进行阻挡。

    危险来临之时,人总是会有一些习惯性的动作,而陆远此时便用大锤阻挡着苏默。

    可苏默并没有直接出击,当他在迅速接近陆远之后,身形瞬间停了下来,紧接着快速地围绕在陆远的周围。

    陆远冷眼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

    为什么不攻击呢?

    若是方才趁着我没有反应突然攻击,恐怕我根本来不及防守吧?

    “是因为实力受损,所以只能靠着自己的速度来跟我打游击战了吗?你还真是让人失望呢,变成一只病猫的苏默未免也太软弱了一些。”陆远冷声嘲讽道。

    刚刚说完,苏默便已经停了下来,他的脚步同样很缓。

    一如刚才陆远向他走近时的步伐一般。

    怎么回事?受伤了还敢如此靠近我,难道他就不担心我突然进攻吗?

    陆远不由困惑,以及恐慌起来,这不仅仅是因为实力的问题,更是因为见识的问题。

    害怕的一瞬间,陆远已经握着锤子向后退了一步,他冷冷看着苏默,眼神里是一阵阵的担忧。

    “我的确受了一点轻伤,实力也的确受到了影响,但是就凭你一个人,还根本不足以对我造成威胁,所以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苏默在原地站定,他冷冷地看向陆远,随即沉声说道:“我的确有过手下留情,既然你不肯相信,那我也可以让你相信这一点。”

    陆远不经有些疑惑。

    他有留过情吗?以往的交手他每一次不都已经凶狠地出招了吗?

    想到以往的情景,陆远便更是愤怒起来,他大怒道:“你现在还有脸提之前的事情,你可别忘了你是伤者,若是把我逼急了,我可以完全不顾门规将你杀死,大不了最后直接逃掉。”

    “那你也可以来试试。”

    苏默很冷静,冷静到并不像是一个被威胁生命的人,反倒是陆远一副慌张的模样,看起来破有一股大难临头的感觉。

    “到此为止吧!”

    苏默的一句话像是宣判,也替这件事画上了一个简略的句点。

    在下一刻,他的人已经快速地向陆远掠进。

    很快的速度,快到让陆远有些眼花缭乱起来,根本找不到苏默的影子。

    怎么会这么快?这怎么可能呢?分明已经受伤了,又怎么能仍然这么强?

    没有人给陆远做解答,但他很快意识到,自己对于苏默仍然是低估着。

    那一掌朝自己打来之时,他已经硬生生举起锤子去进行阻挡了,只是那一掌在打到锤子之后,仿佛无穷的力量瞬间向全身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