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三百七十章 杀程勇
    在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之后,苏默终于出现了。

    而在他刚刚出现之际,便已经表现出极大的怒意,这一阵愤怒便是连程勇都不由地感到一阵慌乱。

    但程勇毕竟是程勇,是一个可以将苏默打到重伤,再以重伤之躯不停戏耍着白马众人的存在。

    他很快就重新变得镇定下来,在那镇定当中他甚至轻声地笑了起来。

    “没想到要这么久你才肯出来,我也没想到你竟然这么轻易就会出来。”程勇沉声说道,他紧紧地盯着苏默看着。

    苏默的出现给了白马众人一丝信心,但那信心并不足以改变一切。

    因为很快便有人意识到苏默的情况并不是很好,他缩在袖口之内的右手在轻微地颤抖着。

    这一模样让众人有些震惊。

    “放开他!”苏默怒道,他的眼神有些睥睨众生的意味,只是程勇早已经将他的状况看在眼里,此时又怎么会就此放弃呢。

    握着赵一荻的那只手再度用力,赵一荻的脸色完全涨红,他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而艰难起来。

    甚至于赵一荻感觉只要喉咙之上的那只手再微微多用一点力气,自己就会直接死在这里。

    这样的错觉是那般真实,也让赵一荻再次如此近距离的感觉到恐惧,以及死亡带来的巨大威胁。

    “放开他?现在你似乎没有资格来跟我谈条件不是吗?”话虽如此,但程勇还是松了手,赵一荻直接跌坐在地上,他开始贪婪的呼吸起来。

    程勇不屑地看了赵一荻一眼,笑道:“便是我放了他又如何,不过是死的迟早的问题而已,他现在可以活,等到你死之后呢?你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又如何来保护别人呢?”

    在彻底察觉到苏默的情况不太对之后,程勇哪里还有先前的一丝忌惮,他转身向程昱笑道:“让我亲手杀他,我要一雪前耻!”

    程昱冷声道:“最好快一点,不要再浪费时间了。”

    拖得越久,越是容易生变。

    程勇大笑道:“听到了没有,连程昱都觉得你该死了,他开始催我杀你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你命不久矣了。”

    在一阵大笑声中,苏默缓缓地站直身体,他感知着自己体内的伤势。

    调息最终还是被打断了,他没法继续等下去,没法看着白马众人死掉,也没法看着赵一荻出事,所以他强行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这样做的代价是身上的伤势更为严重,若不是如此程勇又怎么会如此嚣张。

    即便如此,苏默却根本没有任何的胆怯,他轻声说道:“你想杀我,我同样想杀你,不如让我们来看看谁会先死!”

    苏默的声音很轻,却让程勇面色一变,他愤怒道:“死到临头还敢大言不惭,今天我不单单要杀你,还要在你面前杀掉所有人,你这个徒弟就是第一个!”

    说罢程勇便举起一掌朝着赵一荻的身上打去,可就在他准备出掌之际已经感觉到沉重的威胁,他顾不得多想。

    常年游走在刀尖之上带给他很多危机意识,他明白自己必须要退。

    顾不得先杀赵一荻,程勇直接退开,便是在他离开的一瞬,一道剑锋直接擦着他的衣衫划了过去。

    衣角在风中飞舞了片刻这才飘向远处。

    程勇回身狠狠盯着苏默,他冷声道:“便是你有这把剑又如何?一把废剑而已,当年我们能杀你,现在仍然可以杀你!”

    说罢程勇直接向苏默的方向攻了过来。

    那一剑带给程勇很大的压力,但是他清楚地知道这剑的威力相比起不久前城主府的威力相差甚远。

    这意味着苏默的伤势比自己更加严重,所以程勇快刀斩乱麻,根本不给苏默任何机会。

    转眼间程勇那张丑恶的脸已经凑到苏默面前,这一次却轮到苏默后退,程勇借势继续进攻,他冷声说道:“不过如此,等我提着你的脑袋回去,所有人都会知道你是一个废物,你的城主府更是废物!”

    苏默的神情顿时阴沉了一些,这把剑跟城主府还有着这种关系吗?

    眼前仍然有很大的压力,苏默顾不得多想,他一手持剑,只是二人的距离迅速被拉近,此时只能靠着左手展开回击。

    在双拳对抗的同时,二人的精神念力也同时展开攻击,只是同样身受重伤的两个人此时却无法发挥出此前那般庞大的攻击。

    精神念力最终也只是影响到他们二人自己而已。

    “你来杀我啊!”程勇一拳向苏默打去,却被暂时逼退,他抬头冷冷地望去,“你能坚持多久呢?你的人能坚持多久呢?”

    这一句话立即让苏默的情绪变得不安起来。

    自己可以撑着,可是白马的这些人呢?他们已经在程勇那里受了严重的刀伤,若是继续耽搁下去,恐怕生命会就这般白白流逝掉。

    这些人必须尽快得到救治,而救治就意味着眼前的程勇程昱二人必须死。

    便是在苏默出神的一瞬间,程勇再度抓住机会攻了过来,他丝毫没有为使用诡计让苏默出神而感到羞耻,反而是更加迅猛起来。

    一旦找到机会,便是不死不休地进攻。

    “受死吧,苏默,带着你的城主府滚到地狱去!”

    程勇的暴喝声之后,他的双拳已经径直向苏默打了过来,那是夹带着强悍灵力的一击,苏默在那一瞬皱眉,最终却没有退。

    如同很久之前,在他面对生死危机之时,他只是将身体向一侧缓缓偏转了那么一丝的距离。

    一只拳头砸在苏默的右肩,一只拳头砸在苏默的腹部,巨大的疼痛瞬间侵袭而来。

    下一刻程勇同样感觉到自己的腰侧传来痛感,他低头看了下去,一把黑色的断剑已经刺入自己的腹部。

    程勇咧开嘴大笑道:“你打算跟我同归于尽吗?你以为这一剑可以杀死我吗?”

    在他说完的时候,眼睛突然死死地瞪大,断剑之上瞬间传来强横的灵力,那灵力之际顺着断剑向程勇腹部的伤口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