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三百六十三章 对峙
    “传什么消息?”酒鬼继续追问道。

    下人此时的脸色已经越来越难看了起来,他的声音也开始颤抖起来。

    “那人没有找到黎戈,就问我们为什么在城主府,然后让我来找姑爷。”

    至此一切就算明了,有人找到城主府想要找寻黎戈,与白马的人发生冲突,最终黎戈没能找到,反而知道了苏默的消息。

    原本的平静突然被这突然来的消息给打乱,所有人都没法保持冷静,酒鬼直接回身沉声问道:“我们要怎么办?”

    外人闯入苏默地盘,并且打伤了他们的人,无论如何都不应该轻易作罢才对,酒鬼已经打算带人过去教训一番。

    苏默陷入了沉思当中,他的神情也让众人的担忧更加沉重了一些。

    酒鬼仍然在焦急地等待着一个答复,他的性子本就直来直去,喝了酒之后更是暴躁,于是直接喊道:“不如我们直接杀过去,就算他再厉害,难道还能打赢我们所有人不成?如今的白马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任人欺辱的存在了!”

    “别急。”小齐轻声说道,他向苏默的方向看了一眼,“等姑爷做出决定。”

    这一声姑爷一时让小齐有些别扭,要说这件事小齐也很无奈,苏默不喜欢大家在他面前太严肃了,所以要求所有人都把他当成普通人来对待。

    只是双方身份毕竟有差别,最后只能以姑爷来称呼,毕竟他的确是韩嫣蓉的丈夫,这一点是不会有任何改变的。

    酒鬼暴躁说道:“这还有什么考虑的,对方都已经打到门上来,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他还会觉得我们怕了。”

    韩府刚刚摆脱以往的阴霾,慢慢地站了起来,酒鬼也无法忍耐被人欺辱的情况,所以才会如此暴躁着。

    而他的举动自然也是惹得韩嫣蓉不满起来,最终换来了一声轻斥,酒鬼这才有些无奈地退后一步,讪讪地抱着自己的胳膊,只是如何看都不太满意这样的结果。

    所有人都在等着苏默做出决定。

    时间突然变得漫长无比,可实际上这只是人们的心里作用而已,因为事情比较严肃,所以在众人的感觉上时间变慢了许多。

    “对方找上门来,我们自然不可能什么都不做,不过不能让所有人都去。”

    苏默的说法让众人有些疑惑起来,然而苏默却毫不在意,他从桌前起身缓缓开口道:“小齐,赵一荻,还有叶青,你们三个跟我走一趟。”

    酒鬼立即沉声说道:“姑爷,只有你们四个过去,会不会有点危险?他刚刚已经说了,那个人打伤了所有人,实力必定不容小觑。”

    这样的担心并不多余,只是苏默仍然没有同意,他一位坚持着,其他人自然不好多说些什么。

    四人立即匆匆离开望月楼。

    四人的身影在黑夜当中快速穿行,屋顶之上来回跳动,只不多时已经出现在那座黑色的城楼之下。

    “都小心。”苏默轻声提醒道。

    三人点点头,接着小齐便快步向城主府内走去。

    黑色的城楼内没有一丝的光,月光的映照之下那黑色的城墙变得更加阴森起来。

    三人都小心翼翼地走动着,每个人都极为严肃认真起来。

    在穿过几道走廊之后,小齐便率先注意到城主府最中央的一点光,并不是很明亮,然而哪怕只是一点光,在黑夜里也已经无比显眼起来。

    “在那里。”

    小齐伸手指了一下,瞬间叶青的身影便融入到黑暗当中,转眼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小齐和赵一荻二人也开始向中央楼阁逼近。

    苏默并没有闪避,他也没有打算隐匿自己的身形,只是缓缓地在向那里走着。

    “来找黎戈,是为了城主府的事情,比我想象得要迟很多啊!”苏默轻声感慨着,“终于能知道更多的消息了吗?这件事情理到底有着多少内情呢?”

    只知道城主府是一群囚徒,无数的人被阵法囚禁在一座座黑色的城楼之内,却根本不知到底是什么人囚禁了他们。

    黎戈自然知道这一点,只是他并没有透漏过,苏默只能自己猜测。

    楼阁之上有一道人影正站在那里,身形萧瑟而悲凉,苏默向那个方向看了过去。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呢?城主府又是些什么人?”苏默喃喃说着,“这件事跟我是否有什么关系呢?”

    前世的记忆彻底变得纷乱起来,一切都只能靠着苏默自己去猜测,那消失的几百年时间需要苏默自己寻找回来。

    忽的听到一阵破空,一瞬间苏默便感觉到一阵压力袭来。

    再度回神之时,阁楼之上的人影已经消失不见了。

    那个人正在夜空当中飞快地掠进,只短短一瞬间便已经拉近和苏默之间的距离,此时仍然在快速地逼近。

    苏默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压力,比天水城的几位拈花境要强悍太多了,他甚至有一种错觉,便是那几人全部联手也不一定能够打赢这个家伙。

    “很强,拈花境圆满!”

    并不是苏默的感知强大到如此地步,只是对方故意将威压全部散发出来,为的便是让他们感觉到压力。

    黑色的人影已经站在苏默的面前,二人之间隔了将近十丈远的距离。

    “你是什么人?”苏默冷冷地问道,他的一只手已经缓缓地靠近断剑。

    面对如此强敌没有办法保留,必须做到全力出击,否则必败无疑。

    “你是什么人?”对方反问道。

    “在下苏默,乃是韩府的赘婿,敢问阁下何人?”

    “成勇。”

    只简单的一个名字,没有任何的身份,没有多余的话语。

    随后那个人就向苏默再度逼近,滂湃的灵力一瞬间之内如同海水一般向苏默狂涌而来。

    一时间狂风大起,便是连停留在地面之上的积雪都纷纷飞扬起来。

    雪已经停了,可在这一刻雪又下了起来。

    “好强的灵力!”苏默感慨道,他紧紧地盯着疾驰而来的程勇,断剑已经在拔出的关头了。

    然而下一刻程勇停下了自己的脚步,他缓缓地回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