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三百三十七章 出手
    脚步声刚刚响起,那一队人马就已经出现在苏默二人的面前,原本就不算宽阔的院子立即拥挤起来。

    另一队黑衣人,便单单是看着那一身黑衣就能够确定是敌非友。

    “接下来无论如何都要小心。”苏默向叶青小声地提醒道。

    叶青有些疑惑地看向这个男人。

    敌人突然变得更多了一些,这当然是让人忌惮的事情,然而只是小心就能够解决的吗?

    叶青感觉到自己身体当中的伤痛,便只是短暂的交手已经留下无比深刻的伤痛,若是敌人的数量继续增加,又该是怎样的结果呢?

    想象不到。

    或许便只有一死了吧?叶青的心里升起一股绝望,但是她隐隐又感到一丝安慰。

    眼前的苏默神情坚定,并没有因为敌人的数量变多而出现动摇,最后能跟这样的一个男人死在一起,似乎也是一件很好的事。

    叶青这样想着。

    一句话直接打断了叶青的想象,有人大声笑道:“你们来了,怎么,来验收成果吗?”

    说话的人是陈一虎,从今天一见面开始,这个男人就表现得无比嚣张。

    那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一股得意,让叶青感到无比的反感。

    仗着家族的势力对苏默颐指气使,这样的人当然没有办法让叶青有好感,非但没有好感,甚至是让她痛恨。

    “已经半个时辰过去了,你们这边始终没有消息,我们不得不担心你们的行动是否出现了变故。”另一队人马当中有人沉声说道。

    说罢,那人便转头向苏默的方向看了过来。

    这突如其来的目光让苏默感觉到不悦,但是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回敬了一个眼神。

    那人突然向苏默拱了拱手。

    做完这个动作之后,他同样将头上的面罩摘了下去。

    面罩之下的那张脸,赫然便是昨日在高家之内有过交手的高阳,苏默记得,这个男人还是一名阵法师。

    高阳向苏默微笑,只是那抹微笑怎么看都像是嘲讽。

    “喂,这个人是我的。”陈一虎突然站到二人中间,将苏默和高阳的对视阻隔开来,“我们成功地找到了他,按理来说这个人就该由我来处理。”

    “可你们已经拖了太久,今晚最关键的就是时间,你已经浪费了太多的时间。”高阳不悦说道。

    “时间?今晚缺的是时间吗?拜火教已经亡了,陈家高家合力之下赵家无路可逃,今晚一过赵家便只剩下一个躯壳。”陈一虎冷声说道,他看向高阳的神情也有了一丝玩味。

    虽说已经达成合作,但这二人都是急性子,为人又都狂妄无比,此时出现在一起自然难免发生冲突。

    一时之间谁也没有办法说服对方。

    “够了,一起动手,杀了他去大堂帮忙,赵木新同样不可小觑,那几个老家伙也不能放松。”陈一龙提醒道。

    所有人一起向苏默和叶青的方向看了过去。

    被人注视之下,叶青立即感觉到恐慌起来,她的实力本来就已经大打折扣,此时再面对更多的敌人,自然会有些力不从心。

    叶青知道,若是此时再度出手,她最多坚持一刻钟,一刻钟之后便会完全倒在地上,再也没有办法去做些什么。

    苏默呢?

    叶青看向苏默,他的神情依旧无比坚定,让人无法看穿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他似乎根本没有感觉到任何害怕的情绪一般。

    这一副神情也被陈一虎看在眼里,他往前迈了一步,同时冷声喝道:“都已经这个时候了,你还觉得自己可以逃掉吗?你救不了自己,更救不了你的女人,这个女人救不了,另一个也不行。”

    另一个?

    陈一虎说完便笑了起来,他的笑容邪魅而狂妄。

    苏默和叶青却是一齐变得愤怒起来,叶青仍然有所克制,但她能够清晰地感觉到站在自己身边的苏默已经开始微微颤抖。

    “你把她怎么样了?”苏默冷冷说道。

    “呦,我还以为你一点情绪都没有呢?这不是也会生气嘛。”陈一虎注视着苏默,他不屑说道:“你已经没有机会知道自己的女人在什么地方了,毕竟,就算你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反正你现在会死在这里。”

    苏默冷冷地抬头看向面前众人,他冷声说道:“你们觉得我会死?”

    苏默轻轻地松开叶青,他说道:“小心。”

    紧接着他便继续看向面前的众人。

    于包围圈当中,苏默向众人投去一道阴冷的眼神,同时还爆发出极大的怒意,一股让所有人都感到忌惮的怒意。

    陈一虎感到一阵不安,但是很快就恢复过来,他伸手指向苏默喝道:“别以为你能吓到我们,这里这么多人,难道你以为能把我们怎么样不成?你的伤势很严重不是吗?”

    不知为何,陈一虎突然感觉到一阵不安,他看着面前的苏默,神情已经变得惊慌起来。

    高阳发出一声冷哼,表达出对陈一虎的不屑,这也让陈一虎不满起来。

    而陈一龙已经极为忌惮起来,他默默地注视着苏默,时刻盯着苏默的举动。

    人群同样忌惮起来。

    但跟忌惮同时存在的还有不屑,没有人会相信一个重伤之人可以在这一大队人马手上占到任何便宜。

    这一点在陈一虎和高阳的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

    “就算我有伤在身,你们也不是我的对手。”苏默冷声说道。

    他的声音很低,却像是冬日里的一道寒冰瞬间让在场所有人感觉到寒冷。

    仿佛那寒冰开始在整个院子里蔓延开来。

    “从谁开始呢?”苏默从众人的身上扫过,最终他直直地看向陈一虎,“陈一虎,你不是一直想亲手杀了我吗?那么从你开始怎么样?”

    苏默的声音像突然响起的一道惊雷,陈一虎不由打了个寒颤,随即便大怒起来。

    “你当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不成?我倒是要看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陈一虎怒喝一声,径直向苏默的方向冲了上去,与此同时,苏默也发动了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