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三百零六章 承认罪责
    王长老的大笑声响了起来。

    只是如今听着却显得凄厉而阴狠。

    在众人的耳朵里,这一阵阵的笑声让人忌惮。

    可是当笑声被苏默听到之后,却并没有引起他任何的重视。

    “你以为自己可以对我造成多大的影响吗?你觉得我要杀你会费尽功夫,可如果我杀你根本不用费什么力气呢?到时候汪天华又能怎么样?难道他还能杀了我替你报仇不成?”

    苏默抬头看着眼前的老人,一直看的他面色焦急起来,这才继续开口。

    “汪天华比你强多少呢?比起鲁长老又强多少呢?除非他一个人就能打赢你们两个,否则在我面前他永远都不是一个威胁。”

    说完之后苏默便向前轻轻地迈了一步。

    原本已经垂下去的断剑再度被提了起来。

    王长老感觉到一股油然而生的危机感,他突然萌生了一阵退意,想要跟这个年轻人保持足够的距离。

    越远越好。

    可在他双腿微微打颤,已经想要逃离的时候,他终究还是一狠心,死死地盯着苏默看着。

    “若不是这把奇怪的剑,你又如何能赢得了我?借助外来之物,便是赢了我又能怎样呢?”王长老沉声说道。

    此时他已经做好了不退的决定。

    尽管心里畏惧想要逃走,但是最终理智还是占据了上风。

    既然不退,那就要让自己有足够的底气。

    “如果没有那把剑,今天到底谁赢谁输还不一定呢!”

    苏默却只是淡淡地看着这位老人,他轻声说道:“若是在平时,我便是将这柄剑收起来,让你一手又如何,可今天我是来报仇的,我是来杀人的。”

    既然是杀人,那么就全力以赴,绝对不留任何余地。

    “杀人从来不讲究公平,无论用怎样的办法,只要可以杀人就是好方法,胜利永远都是留给生者。”

    雪仍旧在不停地坠落着。

    此时在众人看来也无比悲凉起来,尤其是对拜火教的众人而言。

    双方的战斗已经停了下来,但所有人都能看出是怎么回事。

    只是一剑,一剑就已经让王长老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这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做到的。

    尽管只是一剑让王长老受伤,结果却已经够明显了。

    “苏默赢了。”沈云无奈地叹息道。

    “赢了吗?”叶青反问道,她看着身旁的一脸凝重的沈云,“继续打下去或许能赢王长老,但怎么赢下汪天华,怎么赢下鲁长老?”

    “而且拜火教也应当不仅仅只有这么一点手段吧?”叶青沉声问道,这也是她在担心的事情。

    沈云并没有回答,他的脸色如同叶青一般,已经变得无比难看起来。

    “王长老已经是拜火教极为强悍的人物,今天苏默能够赢他,这已经是极为不可思议的事情,可是除了王长老之外,主持的一身修为同样深不可测。”

    沈云冷声说道:“若是王长老安然无恙,那么事情就不算糟糕,死的也只是一些教众而已,主持并不会因此跟苏默撕破脸皮。可如果王长老也死了,那么事情就彻底闹翻了。”

    “到时候不仅仅是有主持,还有拜火教的法阵,苏默个人就算再强,也没有办法赢得法阵。”

    沈云只简单的几句话就已经让叶青的脸色变得更差了一些,她立即想要向沈云追问些什么,便感觉到一股浓重的灵力突然来到了眼前。

    轻声的脚步响了起来。

    王长老不解地回头看向拜火教的大门,他的脸色已经差到了极点,他沉声说道:“你为什么要来?”

    相反,苏默却是饶有趣味地笑着。

    所有教众的反应比那二人慢了一步,但他们也还是回头看了过去。

    门内的老人已经缓缓地走了出来。

    入了冬,他裹了一件红色的大衣,不知是什么动物的毛皮被染成了红色。

    雪白的头发此时跟悄然落下的雪融合到一起。

    便只是在默默站定的时候,苏默已经感觉到大雪在自己身上覆盖了厚厚的一层,但是他始终在盯着面前的老人看着。

    汪天华,此行的目的,那个实力神秘不为人知的老头,终于来到了苏默的面前。

    “既然你是专门为了我而来,那就让过别人吧,这件事跟他们无关,跟王长老更是没有关系。”

    汪天华轻声向苏默招呼道。

    “主持……”

    王长老刚刚开口,便被汪天华训斥了一声,他立即将脑袋低了下去,仿佛做了错事的孩子一般。

    汪天华却没有对他进行更多的训斥,只是转头看向了眼前的苏默,他沉声说道:“既然你只是为了报仇,那么理应只杀跟你拥有仇怨的一人,你是为了我而来,我把自己的性命留给你,如何?”

    “你承认了自己的罪过吗?难道不准备反驳一下?”苏默轻声问道。

    老人的面色平淡如常,仿佛并不是在谈论生死,而是在谈论午后的一杯热茶。

    “既然是我做的,那我自然没有逃避的理由,本来就已经耽搁了很久,过去很多年了,这是我欠你们的。”

    汪天华认真地看着苏默,他的脸上突然出现一抹笑容。

    “而且事情既然是由城主府告诉你,那你自然没有怀疑的理由,就算我现在向你解释些什么,难道你会听吗?”

    “不会,只要人确实是你杀的,你为何杀他,又是如何杀他这些都不重要,唯一重要的便是你会死,你会死在我的手里,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苏默冷声说道。

    汪天华突然大笑了起来,他说道:“既然如此,那么就动手吧。”

    苏默微微地眯着眼睛。

    对方的行为未免有些太奇怪了一些。

    主动出现,然后主动送死,这是为了什么呢?

    “真的是因为自身的罪孽,现在想要恕罪吗?”苏默轻声说道,他有些不解地看向汪天华,他并不相信这个老人。

    但他还是提起了手中的剑。

    无论怎样,既然确定了韩嫣蓉的杀父仇人,那苏默便不不可能什么都不做。

    黑色的剑被举向汪天华的喉间,他并没有躲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