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三百零三章 拜火教内的尸体
    有人从门内退了进去,其他人仍旧将苏默牢牢堵在门外。

    这样做到底有没有意义呢?根本没有人可以确定。

    或许是没有的,因为这里有些人已经看到过苏默昨天表现出来的实力,并不是普通人可以抵挡的。

    他们挡在苏默身前,身体已经哆嗦了起来。

    “我不想对你们动手,所以最好还是乖乖地躲到一边去,今天我只是来找汪天华的麻烦,跟你们没有关系。”苏默向众人沉声说道。

    有人不由地后退了一步,显然被苏默吓得不轻。

    只是在退后之后,却是听到其他人的怒喝声。

    “别退,退后只有死路一条,你们绝对现在退了主持会让过你们吗?”

    苏默从这句话里猜测着,却只能想到汪天华的铁血手腕,恐怕拜火教平日里也深受他的危害才对。

    如今他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也怪不得其他人会忌惮起来。

    “要想找主持的麻烦,你得先问过我们,我们是不会让你对主持动手的,所有人都不会答应。”

    苏默无奈地叹口气,他说道:“既然这样,那就怪不得我了。”

    最先出现在拜火教门前的人自然不会是如何强悍的人物,当苏默决定动手的时候,又怎么是这些人可以抵抗的呢。

    只短短的一瞬间,十数人已经全部倒在地上。

    一时间哀嚎惨叫声不停地回响着。

    所有人的脚腕处都出现一道明显的伤口。

    伤口很深,却没有伤及到筋骨。

    “我再重复一遍,我不想杀你们,若是你们冥顽不灵继续替汪天华出头,这一次剑就不是砍在你们的脚腕上了。”

    苏默冷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两只脚上都传来痛苦,都说十指连心,脚趾却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同样的,来自手腕脚腕处的伤口也没法小觑。

    更重要的是,苏默要的只是一个威慑的作用,若是真的对拜火教的其他人也要动手,今天还不知得跟多少人交手。

    除了汪天华之外他不想找别人的麻烦,这是先前就已经提到过的事情,并不只是说说而已。

    有人死死地抱着自己的脚腕,他们在痛呼着。

    也有人一脸惊恐地往一边爬了过去。

    更有人想要挣扎着站起来继续抵抗苏默,在他起身的一瞬间,苏默就已经将剑指向了他的胸口。

    “住手!”

    身后传来一声厉喝。

    叶青一脸慌张不安地从远处跑了过来。

    城主府前苏默先走了一步,他全力地赶了过来,速度远远快于叶青。

    也因此叶青这个时候才赶了过来。

    “不能杀人!”

    伴随着另外一声厉喝,叶青也已经跑到了苏默的面前,她有些急促地说道:“如果你杀了人,跟拜火教的仇怨就没法解开了,之后只能不死不休!”

    叶青的神情极为凝重,她紧紧地盯着苏默。

    “可是现在我跟他们已经没有什么好结果了,就算我不杀他们,我也会杀汪天华。”

    便在苏默话音刚落之时,被苏默用黑色断剑指着的人突然快速地动了起来,他双手猛地向苏默的手抓了过去。

    可在他刚刚动身之前,剑尖已经向他的胸口刺了进去。

    只见黑色的剑突然向前深入一截,他甚至没有感觉到太多的痛苦。

    痛苦是在之后才猛然传来的,但他已经说不出任何的话,甚至连一声哀嚎都没有了。

    “你也看到了,我都已经打算放过他们,但他自己找死,这也怪不得我了!”苏默冷声说道。

    叶青有些无奈地叹气,“就算他们动手,那你也不应该直接出手吧?你如果只是想逃,难道他们还能阻止你不成?”

    “可是我不想逃,分明错的是他们,为什么是我要逃呢?这未免也太可笑了一些。”

    叶青发现自己有些看不穿苏默了。

    然而苏默此时的想法却很简单。

    自己已经事先开口提醒过了,已经告诉过他们不想死的尽快离开。

    并且第一次出手的时候已经手下留情,这已经足够仁慈,然而众人根本不将他的劝告放在眼里,这又能怪得了谁呢?

    突然之间,有人高喝着从拜火教之内闯了出来。

    “杀!”

    只短短一瞬,数十人已经从门后涌入到长街之上,苏默的去路再一次被完全阻隔起来。

    为首的一名长老沉声怒道:“苏默,昨日主持还对你敬重有加,今天你就突然杀上门来,莫要给脸不要脸。”

    苏默根本没有去接这个人的话头,他只是冷冷地说道:“我再说最后一遍,今天我只是来找汪天华,他跟我有着杀身之仇,这件事跟旁人无关,识相的最好立马滚开,我绝对不会为难你们!”

    然而长老根本没有将苏默放在眼里,他怒道:“别听他的,不过是一个不识好歹的家伙罢了,大家一起上,今天无论如何不能让他进入拜火教,更不能让他伤害到主持!”

    “是!”

    一声整齐划一的口号响彻。

    苏默的脸也已经冷到了极点,他不再对面前的人废话。

    断剑第二个指向的人便是方才说话极为嚣张放肆的长老。

    甚至于在他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断剑已经刺破了胸膛。

    长老瞪大眼睛低着头看向胸口的那把剑,他还在思索着自己为什么这么轻易地就要死了。

    长老突然身死,拜火教教众们却根本没有因此而退却,他们反而是变得更为疯狂了起来,所有人已经向苏默直接冲了过来。

    “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我!”

    在轻声的一句之后,苏默手中的断剑开始舞动起来。

    一时间飞雪跟伤口中飞洒出来的鲜血仿佛融合到了一起。

    整条街上到处都是尸体和血迹。

    大雪也在瞬间之后覆盖在尸体之上。

    红色的衣服和鲜血被白色覆盖起来。

    “你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呢?不在乎旁人的性命就罢了,难道你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了吗?”

    叶青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只感觉到头脑微微昏厥起来。

    苏默的所作所为,在她看来便是在送死,是极其愚蠢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