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二百九十二章 陈靖安
    “话不要说的太满,以防止被打脸时一点颜面都没有。”

    苏默再一次将茶杯举了起来,他轻轻地喝了一口茶,轻声说道:“多谢提醒,不过我把这句话回赠给陈家,毕竟你们被打脸的次数似乎比我多一些。”

    意有所指。

    指的便是昨日赵家之事。

    对此陈伯文立即不悦起来,同时陈伯安也是变得微微愤怒起来,只是他并不敢向陈伯文一般表现得那么明显。

    这陈家的老头到底有什么能耐呢?竟然让所有人都这么忌惮?

    林飞宇有些不解起来,他心道:“即便是高家和赵家也没有这么严重,难道是我预估错误了吗?”

    此时根本没有办法去证明自己到底有没有出现错误。

    但陈伯文的愤怒却是可以轻易地看在眼里。

    大堂之内,几名下人在添置好火炉,关闭了一回窗户之后便不知躲到了何处,并不能找到踪影。

    但苏默毫不怀疑他们会在下一次出现动作的时候迅速出现。

    陈一豹拘谨地站在他父亲的身后,不再多言,也没有更多的行为。

    陈伯利陈伯安二人神态不一,看向苏默时有着不同的表情,心里的想法恐怕也相差极远。

    只有这陈伯文仿佛周围的人们都不存在一般,始终再恶狠狠地盯着苏默,他不屑说道:“你不过是赢了陈家的几个人而已,难道你以为自己可以赢下陈家所有人吗?”

    “欺负一个小孩又算是什么本事,一龙输给你没有什么丢脸的地方,反倒是你,侥幸赢下一场便始终夸夸其谈着,难道自己不觉得羞愧吗?”

    苏默却是轻声笑道:“你说我是在欺负小孩子,那对你来说,难道不也是在欺负小孩子吗?”

    若只是论年纪,陈伯文已经足够当苏默的父亲了,这句话却是没有说错,陈伯文的确是在欺负小孩子。

    只是这个小孩子跟常人并不相同。

    他的实力也早已经超过大部分人的想象。

    “小心一些。”叶青在耳边的提醒又一次响起,苏默却只是轻轻摇头,他什么都没有说。

    看到苏默的这般表现,叶青知道自己无论说些什么都是没有意义的,只能无奈地重重叹息一声。

    “你最好祈祷事情不要变得太麻烦,这陈家可不太好惹!”

    叶青似乎比自己了解更多。

    在心中产生这个想法之后,苏默却是轻笑了起来。

    大堂之内的气氛也变了再变,仿佛随时都会出现无法掌控的变动。

    就是在这种环境之中,不知从何处突然传来一声轻喝:“老爷到!”

    不知躲在何处的下人已经恭恭敬敬地走了出来,他们高声地一起向大堂之内的众人喊道。

    无比重视。

    尽管只有几名下人在迎接着,却已经表现出足够的气势。

    “未见其人,先感受他的气势吗?真是好手段啊,不见面就要对我打击一番。”苏默轻声感慨道。

    这种手段并不少见,只是想占取一些心理上的优势罢了。

    随着下人们的阵阵高喝,一个蓝色的身影从一片片的屏风之后走了出来。

    蓝色的大褂之后是以为苍老的男人,他的脸上皱纹密布,两只眼睛也深深的凹陷下去,仿佛随时在对人微笑一般。

    他的满头长发也早已经花白,被一根簪子扎在脑后,看上去并不显得年迈,而是多了一股英气。

    只一眼看去,就能想到这位老人在年轻的时候是多么的豪迈和气度不凡。

    “陈靖安。”

    苏默有些诧异地转头望向叶青。

    方才的提醒便是再度由叶青口中而出。

    对于陈家家族的身份苏默自然不会不懂,毕竟昨天已经有赵一荻讲解了许久。

    只是叶青为何会知道呢?

    “你怎么知道是陈靖安?难道你早就调查过了?”

    面对提问叶青却只是示意苏默回头,同时在他的耳边轻声说道:“昨天到天水城的时候就猜到你会做出一番大事来,所以提前将极大家族的情况了解了一下。”

    “陈靖安不仅仅是拈花境的修者,他同时还是一名精神念师,这一点你无论如何要小心。”

    精神念师?

    苏默仔细地端详前方已经在大堂上方坐好的老人,看他的面向的确极为神采奕奕,却无法分辨是否因为精神念力影响。

    “你就是苏默?老朽乃是陈家家主陈靖安。”老头沉声说道,他的声音爽朗而发亮。

    这更是加重了苏默的想法,这老头年轻时候绝对是一个极为豪迈好战之人,否则到老是也不会变成这副模样。

    陈家众人依次向陈靖安示好。

    让苏默感到意外的是,即便是此前态度嚣张的陈伯文在面对陈靖安之时也表现得极为恭敬。

    至于说另外三人便更是恭恭敬敬的,似乎随时担心着老爷子会不高兴起来。

    “原来陈家家教如此,被你这么教大的儿子按照这种办法来教你的孙子,似乎并没有什么问题。”苏默仔细想到。

    这样便可以皆是为何陈伯文会那般严肃地对待自己的儿子。

    棍棒底下出能人吗?

    “听闻小友来到陈家,便立即担心会发生什么误会,所以拆人请你过来,希望你不要嫌弃陈家怠慢。”陈靖安微笑着向苏默说道。

    “不会,今日本就是我私自前来,在此要率先向您道个歉了。”苏默拱手沉声说道。

    这一番表现也让大家都有些意外。

    不久前仍然表现得极为霸道的苏默,现在竟然变得如此温和起来,这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

    陈靖安也好奇地看着面前的年轻人。

    二人不停地打量着对方。

    苏默在短暂的时间之后便收回自己的眼神,陈靖安却始终再打量着。

    便是这一顿观望,陈靖安也意识到眼前的年轻人到底是如何恐怖。

    没法看穿的实力,是因为太弱?还是因为太强?

    只一瞬间便能做出判断。

    “昨日陈家众人鲁莽,谁成想在赵家被你教训一番,我反而是要向你道谢了,替我管教这些没用的家伙。”

    陈靖安面带微笑,仿佛从来都如此和善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