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二百五十九章 胜,任务完成
    人们早已经从笔试落败的沮丧情绪当中摆脱出来。

    在苏默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所有人都猜到了。

    早在几年前大长老便已经闭关,今日突然出关,便只有一个可能,他已经突破了。

    高振天和三长老脸上也是止不住的欣喜,高振天一脸欣慰地看向灵力涌动传来的方向,轻声道:“终于等到了今天。”

    “恭喜父亲。”

    “没什么可恭喜我的,应该恭喜的是你哥哥。”高振天沉声道,他的语气也不由变得柔软了几分。

    那股威势并没有存在多久,很快便消散而去。

    但下一刻,在人们还没有察觉到什么的时候,在高振天和三长老的身边已经出现一位白袍老人。

    苏默的注意力第一时间便被那人吸引了过去。

    毫无意外,此人便是大长老,也是苏默任务当中提及的人,只要赢下他,便可以赢的那枚白玉。

    “罢了,一枚白玉而已。”苏默无奈说道,人已经缓缓朝看台走去。

    待到走近之时,苏默才意识到所有人重新将目光从大长老那里汇聚到他的身上,他向高振天点头,说道:“侥幸赢下比试,莫怪。”

    抬头时,苏默的视线跟那位白袍老人对到一起。

    分明是高振天的儿子,白袍之下却已是满头白发,若不是脸上皱纹并不密布,苏默甚至以为他们二人乃是兄弟。

    “你赢了高云高阳高树三人?”大长老冷声说道,他的眼神有些阴冷,“而且是轻而易举地击败他们?”

    “侥幸。”苏默重复说道。

    任务是什么,苏默已经完全丢到一边去了,又不是要提升自己的境界,还不如在此时服个软。

    若是为了一块并没有多大作用的玉石得罪高家,之后在天水城恐怕难以行动,想要调查真相也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哪有那么多的侥幸可以同时赢下三人,你的实力,恐怕也已经到了登天境圆满吧?”大长老厉声问道。

    苏默却不回答,只是微笑着看向眼前的大长老。

    “请赐教!”

    大长老一声怒喝,人已经向演武场飞驰而去。

    所有人都没想到会是这样,在意识到情况如何之后,又一阵欢呼声响了起来。

    有人向苏默递来挑衅不屑的眼神,这让苏默感到无比头大。

    “这小子,这么多年还是这样的性子,罢了,便是比试一番又如何?”高振天微笑着说道,他看向苏默解释道:“不必担心,尽管闭关多年,他距离突破仍然还差一线,倒也不算欺负你。”

    苏默看到赵一荻担忧的神情,无奈地耸耸肩,重新向演武场之内走去。

    分明想避开比试,终究还是无法避免啊!

    “前辈一出场便带来如此之大的威慑,跟你比试,恐怕我占不到任何便宜,还请手下留情呐!”苏默轻声道。

    说话的态度极其和善,从一开始就示弱。

    尽管比试不可避免,但苏默仍然不打算使出全力。

    耳畔高家的欢呼声无数,高振天的微笑也在眼前出现,若是自己在众目睽睽之下再打赢大长老,恐怕会彻底打了高家的脸,也因此完全得罪了整个家族。

    “你我皆为登天境,恐怕没有什么手下留情一说,请赐教!”

    大长老态度暴躁,没有任何的耐心,简单的一句话说完之后,人已经迅速向苏默攻了过来。

    方才还表现得极为淡然的苏默的神情立马变得严峻起来。

    对方来真的。

    始一出手,就没有任何留手的打算,扑面而来便是无穷的压力。

    苏默的心骤然冷了几分,他怒道:“交手只为比试,你如此相逼,似乎不太好。”

    “既然是比试,全力以赴似乎更为妥当一些!”大长老沉声道,他的态度不变,在面对苏默时仍旧是浓浓的战意。

    看台上,三长老注意到二人之间的交手激烈复杂,神情也变得复杂起来,他询问道:“只是切磋,闹到如此严重的地步,是不是太过了一些。”

    高振天爽朗笑道:“不会,老大他有分寸,或许只是想要教训教训年轻人,放心吧。”

    这一刻,高振天仿佛年轻了很多。

    赵一荻早已经紧紧握着自己的双手,他自然能感觉到局势变得严峻起来,只是自己无法出手。

    否则早已经进入演武场强行带走师傅了。

    数个回合之后,大长老的攻势仍旧不减,他一脸沉静地看着苏默,冷声道:“你打算一直防守下去吗?”

    苏默冷笑一声,不屑道:“你让我进攻?”

    大长老不由打了个寒颤,眼前年轻人的眼神让人不由忌惮了起来。

    可刚刚出关,大长老实力正盛,并不担心自己会输。

    二人再度交手在一处,灵力肆虐地涌动着,演武场突然变成一处无法直视的修罗场一般。

    激烈的对冲之后,二人分开极远的距离,分立于演武场的两侧。

    苏默冷笑着,他将手伸向腰侧的剑鞘。

    大长老感觉到一股压力,苏默并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

    所有人当中,唯独三长老注意到苏默准备出剑,他感觉到一股寒意。

    “大哥,小心!”

    不同于赵一荻想要出声提醒,最终却什么都没做,三长老直接喊了出来。

    在所有人的诧异之中,苏默已经将断剑握在手里。

    并没有太强势的威压,仿佛只是一把再普通不过的断剑。

    可就在苏默将黑色的断剑高举起来之际,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心头一悸。

    这种感觉场内的大长老体会得最为明显,他仔细地看向远处的苏默,疑惑道:“这是怎么回事?”

    紧接着,所有人都听到苏默的一声怒喝,他高喝道:“给我杀。”

    天色仿佛在一瞬间黯淡了下来。

    黑色的剑让整片天空阴沉下来,一道黑色的剑光穿越整个演武场向大长老的方向劈了过去。

    剑光横扫之后,苏默握着剑神情淡漠地站在原地,他看向演武场的另一边。

    而在对面,大长老伸手捂着胸口,在他身侧是已经面色苍白的高振天。

    在双方的中间,演武场的地面上已经留下一道巨大无比的剑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