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二百四十八章 陈家败退
    所有刀剑在同一时间再度指向苏默。

    局面在这一瞬间得到了新的翻转,苏默手中没有人质,却需要应对对方众多为威胁。

    陈一龙一脸狰狞地看着苏默,他邪笑道:“现在呢?你觉得自己还能从这么多人的包围当中逃出去吗?”

    暂时的落败并没有让陈一龙一蹶不振,此时陈家众多人面对苏默一人,他有着极大的信心。

    只是,他的心里隐约还有些担忧,方才苏默出手时太奇怪了。

    突然制服陈伯安更是让人无法理解的事情。

    没有等到苏默的回答,陈一龙站起身,有人向他伸出一只手准备扶着他,被他直接一掌打退。

    “能赢一次是侥幸,只有你一直能赢的时候才算你的真实力。”陈一龙沉声说道,他的眼睛里遍布血丝,看向苏默时露出无比贪婪的神色。

    苏默并没有回答这个男人的问题,他只是默默地看着身前的众多陈家人,最终将视线定格在陈伯安的身上。

    此时的陈伯安仍然没有从之前的事情当中回过神来,苏默的离奇出手让他感到意外和震惊。

    那是一种超出自己预料的行动。

    “你到底是什么人?”陈伯安厉声问道,他伸手指着苏默,浑身上下在不停地打着哆嗦。

    “我是苏默,一个远道而来的游人罢了。”

    这么说似乎没有什么问题,苏默的确是从盛丰城远道而来,来这里的理由对他们来说也是微不足道的。

    他看着面前的陈家人,心里却一点都不觉得紧张不安,甚至于他感到有一些可笑。

    自己拈花境修为在身,在这些小小城邦之中几乎可以横着走,又怎会因为一个家族而受到影响呢,别说现在面前有十数名陈家高手,就算陈家所有人都站在这里,又能如何?

    如此这般想着,苏默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的嘴角向上翘起。

    这番举动却是引起众人的疑惑,疑惑当中自然也有很多不满。

    此时的陈龙早已经暴躁不安起来,他向身边的人怒喝道:“事到如今竟然还如此嚣张,一起上,给他点颜色看看!”

    所有人得了命令便要行动,却突然听到一声轻喝,“都停下!”

    陈一龙有些诧异地转头看向自己的父亲陈伯安,方才便是他出声阻止了众人。男人脸上是一抹不安,神情无比复杂。

    “父亲!”陈一龙喊道,他不理解为何陈伯安会选择放弃对苏默动手,这是很好的时机。

    陈伯安却只是摇了摇头,他轻声道:“我们赢不了的,他仍然可以轻而易举地将你我二人制服,这件事对他来说很简单。”

    “怎么可能?”

    陈伯安无奈地笑笑,沉声说道:“没有什么不可能的,若他只是普通人那当然不可能,可他是一名阵法师。”

    陈伯安的神情当中充满了无奈,他不愿接受这样的结果,却又不得不面对这样的结果,这是没有任何办法的事情。

    “阵法师?”

    陈一龙的双手紧紧握拳,语气变得极其不甘起来。

    阵法师,天水城有为数不多的阵法师,其中最著名的一个便是站在眼前的赵木新,他所创的剑阵真是阵法师的产物。

    “怪不得你会跟赵家走到一起,原来你也是阵法师啊!真是没想到!”陈一龙咬牙切齿地说道。

    这件事打破了太多的平衡。

    阵法师的威力具体如何他们并不清楚,但在天水城众多的传闻当中,关于赵木新这名阵法师的各种事迹从来都没有停过。

    心里将各种事情的利弊权衡了个遍,陈伯安最终还是高举起一只手,他向身后的人群喊道:“撤退!”

    语气当中尽是无奈。

    没有人提出异议,所有人瞬间转身往演武场外走去。

    陈一龙用特别恶毒的眼神盯着苏默,他恶狠狠地说道:“今天这件事情不会就这么算了的,阵法师又如何,总有一天你会彻底输在我的手上。”

    “我等着那一天到来。”苏默轻声说道。

    漫长的修行途中总需要几个对手,否则就会变得太过无趣,只是这对手到底会是谁,又是谁能跟他走这么一段路,却是未知数。

    眼前性格极端暴躁的陈一龙,会是其中的一人吗?苏默并不确定。

    “接下来,恐怕就跟陈家结下梁子了啊!”

    苏默低声地感慨了一句,随着他的低声感慨,陈家人已经往赵家院外离去,赵家的危机在一瞬间被苏默解除。

    赵三高喝一声,立马伸手将赵一荻不由分说地抱了起来,他怒喝道:“快请大夫来!”

    整个赵家只有赵一荻一人受伤,作为赵家无比重视的天才少年,赵一荻受伤所带来的影响是巨大的。

    仍旧是之前苏默去过的那间屋子,就在赵四的旁边,赵一荻看着眼前不停忙活的大夫感到无比的烦躁。

    他郁闷地说道:“我已经说了,我只需要休息就好!”

    赵一荻这么说,赵家人却根本不敢大意,大夫帮赵一荻检查良久,最后才一脸沉重地向赵木新说明了情况。

    受伤过重,体内伤势诸多,短期之内必须进行修养,没法再跟人动手。

    得知赵一荻并没有太多大碍,众人终究还是放松下来。

    陈家侵入赵家表面上平静无波地过去了,内地里却不知道留下多少乱子,赵木新和几位儿子仍然要将注意力放到赵家内部身上。

    就在众人都离开小院子之后,苏默趁着门外看守的人不注意,悄悄地溜到屋子里。

    躺在床上的赵一荻第一时间便听到了动静,他转头向门口看去,却发现苏默已经到了自己的床前。

    赵一荻挣扎着坐了起来,他伸手按着自己的胸口,情况似乎极为狼狈。

    苏默皱着眉看了眼,轻声说道:“给你的丹药没有吃吗?”

    赵一荻摇了摇头。

    紧接着苏默问道:“我打算到外边去,你有兴趣一起出去逛逛吗?”

    “现在吗?”赵一荻有些疑惑地问道,自己此时身上有伤,强行跑到城里去,难免遇到麻烦,可想了想,赵一荻还是点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