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二百四十章 引得震惊
    拜火教长老?

    提及长老想到的第一印象是什么,无不是白发苍苍的老者形象,即便不是如此,也是上了年纪的中年人。

    而眼前的沈云却只是二十多岁的模样。

    “他是长老?”丹凤眼听到此话不由疑惑道,他向身旁二人问道:“怎么以前从来不知道他竟然是一名长老?”

    光头无奈地挠了挠自己的脑袋,有些不解地说道:“此前只知道他是拜火教的人,有看到过他跟拜火教教众接触,却只是很少的次数,根本没法判断他也是一名长老。”

    “既然如此,为何此时突然如此简单地说出口呢?”丹凤眼呢喃道。

    “为什么?自然是因为要向你表达足够的诚意。”

    沈云笑着看向苏默,他的确表达了自己足够的诚意,也解释了苏默心中疑惑。

    不只是丹凤眼,连苏默都对此感到不解。

    “你的诚意足够,但我对拜火教没有什么兴趣!”苏默仍然斩钉截铁地说道,他的心里早已经做出决定。

    沈云却是微微诧异起来,他已经表现得足够和善,却仍然没能取得苏默的信任。

    得到一名长老的邀请,便是在拜火教内部也是极少见的。

    更何况是得到自己的邀请。

    在沈云看来,苏默变得更加奇怪,也更加神秘了一些。

    “莫非苏兄觉得拜火教不够强?”沈云突然轻声问道,他的语气像是在玩笑,又像是在认真询问。

    结合着一番醉意,沈云的表现让人耐人寻味起来。

    苏默没有反驳,却也没有承认,他只是反问道:“若我当真如此觉得呢?”

    沈云轻笑道:“那么我会向你证明拜火教足够强,也有这个资格让你加入!”

    沈云一句话说的极为有底气,是对拜火教的信心,同时也是对自己的信心。

    眼前男人的强大自信就表现在脸上,苏默感觉到客栈内涌动的灵力,体内的血液仿佛变得燥热起来。

    “既然如此,那便请你证明吧,若是当真如此,我会考虑加入拜火教!”苏默轻声道。

    话音刚落,客栈内的灵力一时从四处涌来。

    客栈外本没有风,却突然有风从窗口吹了进来,径直穿过丹凤眼一行人向苏默二人吹来。

    原本坐在桌子上打盹的赵一荻被冷风一吹立马清醒了许多,他眨了眨眼睛,好奇地看向自己身边二人。

    苏默并不言语,直接伸手将赵一荻推向一边。

    二人仍然坐在桌前,谁都没有动。

    “既然要向你表明我的诚意,同时又要展现拜火教的实力,只能选取一个折中的办法,若是不小心伤到你,恐怕我会很伤心的。”

    沈云看着苏默,他手中握着一个杯子,沉声说道:“这里有一杯酒,一炷香之后若是我喝到这杯酒,你便加入拜火教,如何?”

    苏默认真地看着沈云,他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若是我喝到呢?”

    若是我喝到呢?

    这个问题不仅仅让丹凤眼三人意外,更是让沈云不由愣了一下,随即他微笑起来,借着一股酒意,更显得整个人温和了许多。

    “若是你喝到这杯酒,此后我就再也不提让你加入拜火教的事情。”沈云答道。

    苏默紧紧看着沈云,说道:“这样,对我而言似乎没有什么好处。”

    沈云陷入沉思当中,随即轻声道:“若是你赢了,拜火教无条件答应你一件事。”

    听到沈云回答,苏默这才点点头。

    “拜火教无条件答应的一件事,这个赌注未免也太大了一些!”丹凤眼不由惊呼道。

    “这个赌注说明了两件事,沈云对自己极为自信,同时也说明他在拜火教内部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光头补充说道。

    原本对于苏默百般不屑的光头,此时也不得不重视起来,能够让拜火教如此重视的男人,光头知道自己还差的很远。

    沈云左手打了一个响指算是提醒,等到苏默准备妥当之后,他将右手的酒杯轻轻地往上空抛了出去。

    赌一杯酒,却将酒杯抛了出去。

    如此最后谁能喝到这酒呢?

    众人不得而知。

    但在那酒杯出手的一瞬间,苏默却是忍不住皱了眉。

    “拈花境?”苏默心道。

    以强大的灵力包裹着整个酒杯,以此不让其中的酒倾洒出去,这样的能力登天境也可以做到。

    但关键的是后边的事情。

    酒杯升入空中只是一瞬的事情,沈云用力很轻,酒杯很快就重新向下落了下来。

    苏默和沈云一起出手了。

    二人齐齐地将手向酒杯伸了过去。

    二人端坐于桌前,面对一只翻转不定的酒杯展开争夺。

    这一个过程当中二人都展现出极为强大的灵力控制,既不能输给对方,又要保证酒杯不会在二人的抢夺之下发生碎裂。

    “果然是拈花境,怪不得会有如此强大的信心,原来如此啊!”苏默低声冷哼道。

    实力究竟如何,交手便可以察觉到一二。

    此时二人已经进入白热化状态当中,他们的举动早已经惹得周围一众人的震惊。

    在场的所有人,试问一下,他们自己没有把握做到。

    一炷香的时间很快,却也很慢。

    众人的感觉当中时间很慢,因为他们看到二人神奇的动作,只感觉诧异和震惊。

    对于那二人来说却很快,因为他们的全部精神都集中在应对眼前人上。

    “啪嗒”一声,酒杯掉落到地上。

    杯子摔成粉碎,一小滩液体瞬间流了出来,留下小小的一块痕迹。

    二人的动作停了下来。

    苏默面色并无太大变化,只是一番比试对于精神的损耗极为严重,稍微有些发白。

    沈云却是已经瞪大了眼睛,他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的苏默,有些不确信地说道:“你……原来是这样啊!”

    沈云轻声地叹口气,无奈说道:“我输了。”

    输了?

    “的确是我输了,我知道你刚才有所留手,如若不然,最后酒杯会到你的手中,你不想承拜火教的恩情,这是为何?”

    苏默轻声道:“并不是我不想承拜火教恩情,正因为我想,所以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