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局
    从赵家一路循着踪迹追赶出来,最终却进入胡同当中时遇到对方的围堵,苏默和赵一荻二人被困在这里。

    神秘的黑衣人们将二人围在胡同内部,前后都有人阻挡,唯一的出路便是上空。

    只是上空房屋高大十数米,两侧墙壁光滑无比,除非是壁虎,否则没法从那里爬上去。

    “为了赵一荻做局,故意将埋伏设在这里,便是确定他一定会追赶出来,说明对赵家有一定的了解。”

    苏默喃喃着,心里在试着将此事的前因后果都规划清楚。

    并没有太多时间,还不等苏默真的想出什么事情来,已经有人迅速出手了,目标直指前方的赵一荻。

    赵一荻虽然是一名少年,此时面对身前数倍于自己的敌手却没有丝毫慌张,他的脸上宁静无比,同时双脚已经快速移动了起来。

    “赵一荻,我知道你是一名天才,可你能做些什么呢?这是专门为你设的局,为了这一切我们准备了整整一年,终于找到了机会,你逃不掉了!”

    后方的中年人愤怒说道,看不到面罩下的脸孔,却可以从语气当中听出他对赵一荻有着巨大的不满,若不是有着深仇大恨,绝对不会是这般模样。

    得了令的众位黑衣人直接向赵一荻涌了过去,他们的人数占据绝对的优势。

    只是在面对这位少年时却保持着绝对的警惕心,丝毫不敢大意上前。

    所有人都保持着警惕,争取不出现任何失误,这样的行动便证明了他们短时间之内没法对赵一荻造成任何有效的打击。

    苏默没有动,他只是看向面前的中年人,沉声说道:“既然你觉得今日之局必然能杀掉赵一荻,为何所有人仍旧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呢?”

    中年人一怔。

    苏默笑道:“想必你自己心里也没有一丁点的把握,根本不确定这件事能否做到,所以才用了这种办法,对吧?”

    中年人不由愤怒起来,他怒道:“这件事关你何事?”

    “只是听你说我必然跟赵一荻一起死在这里,所以对杀死我的人的身份感到好奇而已,我并没有得罪各位。”苏默说道。

    “你没有得罪我们,但赵一荻有,你跟他在一起,这就是你最大的过错!”

    中年人说罢已经一手将头上的面罩取了下去,他大笑道:“便是取了面罩又如何?我以真面目见你,难道你还能阻止我做这一切不成?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爷就是田雨,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田雨直接承认身份让苏默颇有些意外。

    实际上自己只不过是故意嘲讽几句而已,并没有对此抱太大的希望,没想到对方直接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身边战斗仍然在继续,赵一荻独自一人应对着十数名黑衣人,苏默仍然没有动。

    “难道你还不打算出手吗?继续下去,赵一荻迟早会坚持不住,到那时便是你们的死期!”田雨喝道。

    苏默却只是微笑,他轻声道:“我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家伙罢了,对于这件事起不到太多帮助。”

    真的起不到帮助吗?知道他实力的人自然不会相信。

    在田雨看来苏默此举便是放弃了赵一荻,可在赵一荻自己眼里却不是如此,他心里明白苏默可以应付眼前的挫折。

    可既然让自己动手却没有帮忙的意思,便有他自己的用意在里边。

    面对师傅的要求,赵一荻没有任何违抗的打算,所以他拼尽全力再跟对方纠缠着。

    每一个都是登天境。

    便是再如何畏畏缩缩不敢向前,众人的实力毕竟摆在那里,如何都不可能输掉这场比试。

    便是再忌惮,再不敢动手,十几人一起围攻,赵一荻还是被渐渐逼落下风。

    刚开始的勇猛进攻不见了,他仍然在进攻,却多少显得有些乏力。

    田雨在后方大笑起来,他沉声道:“你已经看到了,只要赵一荻一死,甚至不需要死,你们也没有任何生还的机会,他是赵家的底牌,又何尝不是你的底牌呢?”

    苏默没有理会他的这句话,只是问道:“为什么你们如此相信这次的围堵能够真的杀死赵一荻呢?靠着软磨硬泡耗到他力竭为止?那你们又是如何确定赵家的人不会找出来呢?”

    赵家各位叔叔辈的人物都已经是登天境后期圆满,赵无凌更是已经隐隐要进入拈花境了。

    不必老爷子出手,便是再有一位前辈赶来,此地众人的行动便没有了任何机会。

    田雨转头看向被人群限制了攻势的赵一荻,嘲讽道:“赵家出了一位天才,让他们所有人都得意起来,当真以为赵家无敌。也正是他们的自负,会害了这个所谓天才。”

    他突然笑了起来,向苏默问道:“难道你觉得那几个家伙会担心赵一荻发生意外?根本不会,因为在他们眼里根本没有人可以伤到赵一荻。”

    苏默不由一愣。

    “若是单打独斗,此地众人的确没有人可以伤到他,甚至没有办法带给他威胁,可若是所有人一起上呢?赵家没有想到这一种可能吗?”

    苏默喃喃起来,他意识到自己忽略了天水城的局势。

    自己初来乍到,并不了解这座城里到底在发生些什么,当然无从思考这件事情当中到底隐瞒着多少内情。

    给他足够的时间,或许可以想到一些问题,然而此时并没有足够的时间。

    “最多半个时辰,赵一荻便会彻底丧失抵抗,到那时就是你们的死期!”田雨信誓旦旦地说道。

    田雨似乎极为了解赵一荻的实力,在他说完之后,苏默注意到赵一荻的战斗果然已经落入了下风。

    此时他仍然在奋勇地进行反抗,可对方早就为了针对他而来,所用的招式也是长久研究他得出来的最优解。

    一方是多时准备,一方则是仓促应战,赵一荻便显得狼狈起来,这是他再怎么天才也无法改变的结果。

    毕竟天才并不是妖孽。

    然而可惜的是,这里就站着一位足以改变结果的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