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一百四十四章 会面
    苏默回来的消息像一阵风般瞬间就传遍了整个盛丰城,许多人好奇地去看街上的那道剑痕,凡看到的人无不为他叹服。

    那个让盛丰城震惊的男人回来了,他再度给了盛丰城极大的震惊。

    剑痕是街道的伤疤,却也是苏默的宣判,他向所有人宣告,自己已经回来了。

    短短一天之内,已经有很多人上门求见,苏默却躲到了白马众人所在的院子之中,他将躺椅挪到了那边,悠哉地躺在上边看众人比试。

    至于说那些求见的人,则全部都被拦下,一丁点要见面的想法都没有。

    好不容易过了两头轻松日子,这天苏默仍然在院子里坐着,为长手诡异的出招而差异,秦虎神色慌张地走了进来,他附到苏默的耳边,低声地说了一句话。

    “张青邀您前去望月楼一聚。”

    苏默侧头看着秦虎,问道:“只有我跟他吗?”

    “应该还有王子文和孙玉林。”

    消息并没有出来,却可以判断到一些内容,张青也不可能只邀请苏默一人。苏默心里明白,这人恐怕是想要重新规划一下盛丰城的地盘。

    苏默慷慨赴会,拒绝了秦虎和白马众人想要跟随前往的打算,最终只带了小齐一人。

    望月楼乃是韩家产业,三楼之上苏默不知来过多少次,早已经无比熟悉,这日他来的最早,便坐在窗前观望起来。

    孙玉林并没有迟到多久,他很积极地小跑到苏默面前,一副非常想念的模样。只是众人心知肚明,他们才不可能想念对方呢。

    但苏默还是猜错了,孙玉林时真的想念他,却也只是想念他还在的时候可以暂时压制住张青,让他没法做出些过分的事情。

    “你是不知道,你不在的这段时间,张青简直是把盛丰城当成自己家了,想怎么来就怎么来,我实在是受不了了,这下子好了,终于等到你回来了,要不一起出手,给他个教训?”

    孙玉林神情期待,对张青已经极度怨恨。

    苏默并没有一口答应,只说着再等等,等什么呢?自然是要等着王子文和张青到场。

    这二人的到来也并不是很慢,四人几乎是一前一后来到了望月楼之内,苏默最先,张青最后,最终四人还是又一次坐到了这里。

    和上一次一般,小齐站在身侧,一切仿佛没有任何变化。

    初时自然都是各种客套,也没有人说些严重的话,只是随着谈话的深入,孙玉林却是忍无可忍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张青,我劝你最好不要太过分了,就算有火狼门撑腰又如何?难道你真以为盛丰城只是你手中的柿子不成,想捏就捏想扔就扔?”

    起因只是张青毫不客气的几句话。

    面对孙玉林的愤怒,张青却不在意,他默默地为自己和苏默倒酒,只淡淡地瞥了孙玉林一眼。

    “我可从来没有这么想过,要想也只是你一个人的想法,跟我可没有什么关系!”

    张青向苏默微笑,同时已经抬手准备喝酒,苏默报以微笑,手里的那杯酒最后又放了下来。

    张青眯了眯眼,注意着苏默的行为。

    “今日前来,想必大家也不是为了闹事,谁又真的想把事情闹大呢,还是都冷静一些吧。”苏默轻声说着。

    孙玉林瞪着张青冷哼一声,一屁股重新坐到椅子上,大口喝了一杯酒,才愤愤地说道:“我倒是不想把事情闹大,可有些人偏偏就在做这件事,如今盛丰城何等景象,大家心知肚明,只是苏默离开一段时间还被蒙在鼓里而已。”

    “谁对谁错,大家也都清楚,根本不必我再多说些什么,不是吗?”

    张青仍然在微笑,他面对着暴怒的孙玉林,却仍然保持着冷静。

    “若你说是我错了,那便是我错了,这本来便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又何必去谈对错呢?”

    “你!”刚刚坐下不久的孙玉林再次站了起来,他手中的酒杯已经裹挟着一股灵力向张青疾驰而去。

    张青没有动,他只是轻飘飘地将手中的筷子竖起,挡在了自己的脸前。

    酒杯和筷子相撞在一起,并没有发出如何激烈的响声,竟是完全碎裂了开来。碎片向四周飞散开来。

    眼见碎片朝苏默身上打去,小齐心急欲挡,被苏默悄悄地拦住。

    第一次碰撞结束,二人并没有打算留手,孙玉林当着王子文和苏默的面开始动手,情况一时变得危及起来。

    桌上的各种东西都被他们当成了武器,一时间三楼里到处都是横飞着的碎屑。

    苏默和王子文始终坐在那里,既没有阻止二人的争斗,也没有开口说话。

    看上去气势汹汹,说到底仍然没有真的撕破脸,如今也只是互相试探罢了。

    半个时辰之后,孙玉林才暴躁地坐下,他想要喝口酒,却发现酒杯酒壶都被自己打碎了,最后只能无奈地重重叹气。

    即便是那叹气声,也是蕴含着很浓重的不满。

    张青或多或少受到了一些影响,面色稍微红润了起来,他看向苏默,拱手说道:“听说你一剑劈开一条街,不知是真是假,可否赐教?”

    “传闻是真,赐教便免了吧。”

    “莫非你怕了?”

    张青身体前压,一股强大的气势。

    苏默没有任何动作,他手里的那杯酒一直被握着,这么久,桌上也只有那一个完好的杯子了。

    苏默将杯子放在桌子上,对小齐轻声说了句什么,只见小齐脸色一惊,便沉默着下了楼。

    “并不是我不愿赐教,只是,有比我更加愿意动手的人,还请你手下留情啊。”

    话说完,小齐便已经到了楼上,跟在他身后的是一个婀娜生姿的女人,只一眼看去,便让人血脉喷张。

    君不见,孙玉林此时已经老脸一红,面上尽是尴尬之意。

    叶青缓缓地朝众人走了过来,她先是向苏默施施然地鞠了一躬,接着转身再向三人鞠躬,行事得体而自然。

    在叶青看向张青的同时,张青已经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