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张家的挑衅
    午后,盛丰城正应该是热闹的时候,二人入城后却没有看到什么人影,只是偶尔有人从前方经过。

    几次小齐想要上前询问,对方一见他便匆匆跑走,根本不给他们搭话的机会。

    苏默看着空无一人,平添了几分落寞的街道,说道:“看来在我们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张家并没有闲着啊!”

    此事根本不必多想,盛丰城内可能造成如此巨大影响的人,也只有四家而已,孙玉林忌惮苏默,又被夹在王家张家中间,根本不敢动手,王子文又不喜欢与人为敌。

    苏默已经离开半月之久,这半月里,张青可以趁机做多少事情呢?只是不知拜火教是否保证了韩府的安全。

    二人从瓮城赶来,途中尽是密林,即使在瓮城换上一身新衣服,此时也早已经破烂不堪,再加上林中风霜,二人面色多有苍老之感,远远看去也是极为狼狈。

    他们的打算是尽快赶回韩府,看看韩家情况如何再做打算,不等他们回去,麻烦竟是直接找上门来。

    马路的正中央迎面走来一群红衣,为首一人肩上扛着一把狼牙棒,正气势汹汹地朝着二人走来。

    红色,此时苏默看到红色便感到头痛,那日与火狼门的死斗给他留下了太深刻的阴影,之后又在尸体和鲜血当中沉睡那么就,着实难以让人忘记这段经历。

    今天在盛丰城内看到一片红衣,却也有了同样的感觉,苏默无奈地笑笑,觉得自己太紧张了一些。

    下一刻就想到了这些人的身份。

    张家,本来就是依附于火狼门的势力,穿红衣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并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

    “你们俩个什么人?张家做事,其他人都得回避难道你们不知道吗!”说话的态度倒是同样嚣张放肆,只是不清楚人究竟是火狼门的人,还是张家的人,这二者有着很大的差别。

    见二人不说话,一群人已经将他们围了起来。

    狼牙棒在苏默的眼前不停挥舞着,“说,什么人!”

    “韩家。”

    一群人立马讥笑了起来,有人说道:“原来是那个没用的韩家,离了苏默就什么都不是,最近不还是夹着尾巴做人。”

    “你们老大已经害怕得跑了,我看你们也跑吧,要么就加入我们,如今的盛丰城已经是张家说了算,识时务者为俊杰啊!”

    出城找寻灵材,变成了他们口中的逃跑,苏默不由觉得好笑。

    他不愿再理会这些人,径直向前走去,小齐冷冷地跟在身后,路过众人时目不斜视,仿佛什么都没有看到。

    张家人一时愣住,紧接着便要追上去,突然间,众人感觉到一股压力,然后就看到前方的年轻人将腰间的断剑取了出来。

    只一剑,回身轻松一剑劈来,便再度往前走去。

    整条街道上已经留下了深刻的剑痕,长达上百米,一直延伸到街的尽头。张家众人面面相觑,突然听到一阵“轰隆”声,一看,剑痕的尽头,那面墙壁顺势倒了下去。

    一群人再也说不出话来。

    “你身上还有伤,一出手便耗费如此巨大的灵力,会不会太危险了一些?”

    小齐有些担忧。此行收获颇丰,但小齐的心里却一直有一个坎,因为他始终没能进入登天境。

    斗兽场之内叶青在他们的注视下晋升,之后自己又在陨星谷之内进行多番争斗,明明进入瓶颈已经多时,却始终没能找到那个点。

    若是自己也进入登天境,苏默便不必强求叶青帮忙,也不必太过忌惮张青。

    苏默没有察觉到小齐的想法,他说道:“正是因为已经受伤了,所以才这样浮夸的表演。”

    看到小齐不解的神情,苏默解释起来。

    “若是真的要杀他们,根本不必如此麻烦,杀便杀了。可我消耗好不容易恢复的灵力,只是在街道上留下一道剑痕,却不伤一人,你说张家人会怎么看呢?”

    小齐摇头。

    “他们只会觉得,我不屑于杀人,实际上我也的确不屑于杀几个杂兵。他们说得对,离开了那个老大,就什么都不是,张青一死张家便不再构成任何威胁。”

    “我故意用断剑,故意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就是为了让张青猜不透我这一次遭遇了些什么,又得到了什么奇遇,他便会有所忌惮不敢贸然行动。”

    “你需要时间?”

    “是啊,需要时间了解情况,也需要时间去恢复伤势,我可不想再拖着重伤的身体去跟别人较量了,没有任何的意义,反而让自己置身危险当中,得不偿失。”

    小齐点头,明白苏默所说。

    一入韩府,消息便传开了,许多人围上前来,最终被苏默全部遣散,他只留了一个韩嫣蓉。

    半月不见,盛丰城的动荡似乎让这个女人有些无措,无奈之中涌现出一抹惊喜。

    那是很容易察觉出的情绪。

    “你受伤了?”

    韩嫣蓉脱口而出却是这句话。

    苏默摆手说道:“不要紧,还是先说说最近都发生了些什么吧。”

    苏默离开没有打任何招呼,在他离开的第三天,消息还是没能藏住,张青便开始了自己的行动。

    没有彻底跟三家闹翻,却有意无意地挑事,孙玉林已经有些苦不堪言了,王子文则是默默忍受着。

    韩家最为辛苦,因为苏默的离奇失踪,所有人心里都感到不安,没有抵抗的心思,也没有抵抗的命令。

    只短短半个月,盛丰城之内已经闻张家色变,比起先前的魏家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们二家先后将府邸设在一处,如今的城北已经变成了人迹稀少的荒城般,到处都透着恐怖的气氛,让人心悸不安,基本没有人愿意靠近。

    说完之后,韩嫣蓉看向苏默,继续问道:“那你呢,你是怎么受伤的?”

    “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遇到了一些很麻烦的人。”苏默盯着韩嫣蓉,说道,“我也不是神,我也是会受伤,会死的。”

    “那就小心一些。”

    苏默一愣,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