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一百二十章 断剑
    来也快,去也快,灵兽便这把消失在众人眼前,地面上留下的痕迹仍然在提醒着它刚才出现过。

    先生走到苏默面前,他试着握了握自己的右手,有灵力在手掌中间流动着,同时他神情当中出现一丝丝的愁闷。

    “你说的化灵散,是什么东西?”

    “一种丹药,可以口服,也可以做成粉末,混入水中,或者是空气里,摄入量越多,症状就会越严重。”

    “那我们现在的情况,是严重呢?还是不严重呢?”先生表现出了极大的好奇心。

    “控制灵力时,会因为脉搏当中的刺痛感消散,根据灵力的消散情况可以确定问题是否严重。最轻者只会感觉到脉搏中的刺痛,灵力不会受到影响,最严重者只要运行灵力全身都会出现痛感,到最后灵力也会全部消散。”

    苏默尽可能详细地解释着,化灵散是一种极其罕见的丹药,而且跟他有着没法分割的关系。

    随风飘散,最终让人丢掉一般的灵力,这种情况已经算是比较严重了。

    但更让苏默感到奇怪的是,做这件事的人,到底在山谷当中倾入了多少的化灵散。若是对整座山谷下手,所需要的的数量是一个天文数字。若是只对瓮城使团动手,目的又是什么?

    这是苏默心里的不解之谜。

    先生对这个问题一知半解,他接着问道:“这药有解药吗?”

    苏默摇头说道:“不需要解药,药效发挥作用之后,只要过去几个时辰便会结束,具体时间随情况的轻重程度来决定。”

    向众人简单解释了化灵散,知道了具体是怎样的情况之后,有人欢喜有人忧。副帮主之类站的位置比较低,知道并没有大碍便开始兴奋,但苏默他们看到的却是更多的问题。

    由于不确定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众人没法进行休息,他们制定了轮休名单,准备分别守夜,以此保护使团的安全。苏默和小齐二人守了夜里的第一班。

    大部分时候小齐便是一个木头人,尤其是没有什么事情汇报时,苏默心里各种烦忧,根本没有说话的心情,便只是坐在营地边,随时注意着周围的情况。

    再没有灵兽找到营地当中来,更没有其他城池的人找到这里,苏默也可以放松一些。

    大概过了两个时辰,布衣和青衣从帐篷里爬了起来进行换班,苏默便回去蒙头睡觉。

    起初他无论如何都睡不着,终于等到入睡,却开始做各种各样的噩梦,整个水面状况及其糟糕。

    当迷迷糊糊听到周围激烈的争吵声之后,苏默还是睁开了眼睛,他的精神状况及其糟糕,可在睁眼的那一刹那,他却完全清醒了过来。

    眼前的营地不见了。

    苏默记得很清楚,睡前自己甚至跟小齐打了招呼,他就睡在自己旁边,小齐,帐篷,瓮城十几个人,全部消失在眼前。

    他突然出现在山谷当中的另一个位置,一个完全不同的位置,更奇怪的是山谷当中隐约有雾。

    脑袋中的疑惑变得更多了起来。

    苏默选定了一个方向,开始朝着那边出发。因为不清楚陨星谷的方向,只能找准一个位置,否则只会在这里迷失下去。

    雾气渐渐变得浓重了起来,大概过了两个时辰,苏默没有遇到人,不只是瓮城使团,连其他城池的人都没能遇到。

    化灵散的效果已经消失了,但白雾一直在眼前阻挡着,苏默开始找不到路,只能盲目地在山谷当中行走着。

    如此走下来,他突然感觉到雾气当中出现的一股若有若无的指引,于是朝着那个方向走了过去。

    待往前走了几百米,指引的位置突然发生了变化,苏默皱着眉,心情已经糟糕到了极点,但他还是只能重新换一个方向,接着继续往前。

    不知这样在山谷当中来回绕了多久的圈子,苏默终于停了下来,他意识到自己站到了一处乱石中间。指引正是从那乱石群当中出现。

    苏默的速度放慢了下来,他一步步地朝着前方走了过去。距离近了,他才看到给予自己指引的,竟然是一柄剑,一柄插在石头上的剑。

    说是剑,实际上已经不能称之为剑了,不知这剑之前经历过了怎样的事情,看上去是一柄剑四分五裂碎裂成了许多个部分,其中的一个部分出现在陨星谷当中。

    苏默朝那柄断剑伸手,试着用力地拔了拔,却没能将那柄剑拔出来。他有些不信邪,准备继续动手。

    “一柄断剑而已,何必如此白费力气,浪费在一把没用的断剑上,你就不担心接下来遇到什么麻烦?”

    苏默冷着一张脸回头,他只能看到身后的那道人影,浓重的雾气当中看不清对方的脸。

    是一个男人,一个挺拔高大的男人。

    对方从白雾当中现出身形,他朝苏默走了过来,苏默记了起来,是昨天守在山谷外的二人之一,城主府的人。

    “是你?”

    对方向苏默微笑:“没想到还有人记得我,真是荣幸。”

    那张英气俊美的脸,十足不像一个男人,此时距离足够近,苏默才意识到了这一点。

    “城主府的人,自然没有那么容易忘。”

    “只是替他们做些事罢了,说是他们的人,便不够准确了。”

    苏默对他们的关系并没有兴趣,他只想知道,对方为什么会出现这里,他为什么也会进谷,来这里又是为了什么?

    最重要的,此人是敌是友。

    苏默的敌意表现得很明显,对方很快就察觉到了,他摆摆手示意苏默不要着急。

    “我没什么恶意,也不会对你动手的,或许我们还可以当朋友。你可以叫我原游。”

    “我不需要更多的朋友。”苏默冷冷地说道,面对这个陌生的男人,他自然不可能放松,始终都保持着深深的敌意。

    原游对此并不意外,他叹了口气,说道:“你不相信我,那我只能拿出更大的诚意来了,你想取出这柄断剑,要让它感觉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