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九十七章 奖励
    与孙玉林的一战并不是毫无影响,但好在孙玉林并不愿意跟苏默僵持下去,知道自己落于下风便主动认负。

    休一天,大比继续。

    这日,万众期待的大比从一早便开始。

    王子文与小齐这一场缺乏对抗性的比试早已经被所有人甩在脑后,大家更在意的是张青和苏默之间,谁胜,谁负。

    不久前的一场大战给众人留下了足够深刻的印象,所有人都开始血脉喷张,似乎自己变成了亲自上台的那人。

    张青苏默二人上台,山呼海啸的欢呼声已经响了起来。

    无论是张家一系,还是韩家一系都有些担忧,没有人有必胜的把握,他们都在担心这二人是不是会受伤。

    结果如何却要打过才能知道。

    如同那日的比试一般,更加厚重的光圈将整个广场包围了起来。

    广场外的人可以清晰地看到场内的情景,只是听不到里边的说话声。光圈唯一的好处便是可以限制里边的灵力涌动,防止太激烈的冲突误伤观众。

    这玩意在盛丰城里显得新奇无比,苏默却是一点都不意外。

    广场四角的这种东西不是别的,正是此前苏默向王子文和孙玉林解释过的玄武台。阵法师最需要的东西。

    随着光圈将广场笼罩在内,张青的脸上浮起一抹笑容,苏默却是警惕许多。

    “今日只有我能赢。”

    “你赢不赢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不会输。”苏默并不退避,二人有些争锋相对起来。

    张青笑道:“大比之后,盛丰城就不是往日的盛丰城了,希望你还有命看到这一切!”

    苏默一愣,不知张青话里什么意思。

    张青已经眨眼之间到了身前,苏默大惊,却不敢马虎,身形瞬间涌动灵力,全身的感觉在一瞬间变得清晰无比。

    张青的每一招,每一式,在苏默的眼中都变得简单无比,根本不必考虑更多,一切都仿佛注定了一般。

    苏默清楚地看到了那一切。

    只是,看到了却不一定意味着自己可以挡下来。

    张青的速度越来越快,逐渐超出了苏默可以掌控的地步。

    他仍然可以知道张青接下来的攻势如何,却只能看到模糊的影子。苏默心中凝重,却仍然不愿意动用精神念力以及信仰之火。他还是在用自己本身的实力也应对着张青。

    战斗持续了足有一个时辰之久,二人没有那一方完全落于下风。

    二人分立于两地,仿佛这场比试刚刚开始一般。

    但只有苏默知道,其实体力在飞速地消耗着,身体里的灵力同样如此,张青也同样如此,并没有太多的例外。

    突然间,苏默看到张青冷笑一声,紧接着他狞笑着伸手向自己的腹部。

    让所有人震惊的是,张青这一只手并没有像剖开魏家长老一般剖开自己的腹部,他抽出了一柄血剑。

    没有人知道那血从何而来,仿佛凭空出现一般。

    苏默看着那柄剑,看着张青,心里无比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以自身血气修炼,以他人鲜血为养分,这是一种极其残忍血腥的修炼功法,苏默很早之前曾经接触过,当时他对此不屑一顾,却不料如今被这种功法逼迫到如此地步。

    同为登天境,王子文孙玉林魏重天在面对苏默的时候仍旧没有招架之力,唯独张青能够隐隐超出。

    这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血气仿佛在一瞬间涌现了出来,光圈之内,广场上到处都是血腥的味道。

    苏默揉了揉自己的鼻子,看向张青时的眼神已经变成了可惜,可怜,可恨。

    以血气修炼,足以在短时间之内突破,寿命却会变得极度暗,除非可以依据突破到足够的境界,否则只会突然暴毙。

    “苏默,受死吧!”

    血剑横空劈来,苏默感觉到那巨大压力,已经狼狈去躲,血剑擦着苏默的身体砍了过去,一闪被削去了一角,肌肤也被切开了一块。

    奇怪的是,张青仍然没有丧失自己的理智。以自身血气为刀,总会或多或少变得疯癫起来,这是苏默所了解的功法。

    结果并不如苏默所想。

    这一战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即便是胜券在握的张青也没有想到,自己分明拿出了最大的底牌,却仍旧没能胜过苏默。

    一剑又一剑下去,苏默始终站在那里。

    直到最后一剑下去,苏默消失在原地,紧接着便朝张青猛冲而来,张青脸上浮现出惧意,同时灵力大盛。

    两名登天境,同时爆发出自己强大的灵力。

    光圈被那澎湃的灵力撑出了一道道的裂痕,仿佛随时要碎掉的模样。

    这种情况几乎持续了半个时辰,直到最后苏默和张青二人同时跌坠在广场之上,光圈散去,众人感受到了那股浓重的血腥。

    还有没有散去的巨大压力。

    韩嫣蓉已经带着人冲了过去,张家人不甘落后,双方将昏迷的二人各自带离了广场。

    万众期待的一场比试,到最后便是不分胜负?有人不解,有人狂喜,今日这一战,光是看着便已经热血澎湃,恐怕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了。

    尽管未分胜负,下一场比试还是要开始。

    就在黑骑宣布的时候,王子文的声音从空中传来,“王某认负。”

    举众哗然。

    在苏默张青身受重伤昏迷不醒之时王子文认负,这是什么含义?这意味着将奖励拱手相让给最后一人。

    这最后一人是谁?正是最近一直跟在苏默身边毫无情绪的小齐。

    三天之后,已经到了原定的决赛举行之日,苏默张青却表示认负退出,自此,一场轰轰烈烈,历经许多天的大比,最后以这样的一个结果,将奖励送到了韩府的手上。

    偏院之内,小齐静静地站在苏默身旁,他依旧躺在躺椅之上,懒洋洋地在晒着太阳。

    “这王子文倒是卖了一手好人情,想让我欠他吗?真是个老狐狸。”

    苏默不悦地骂了王子文一句,他想要换个姿势,却龇牙咧嘴起来。

    “伤很严重吗?”小齐冷静地问着,内心却是紧张不已。

    苏默摆摆手,“他没比我好到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