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八十九章 张青
    两人顾不得再跟孙玉林探究什么,立马飞速地赶了回去。

    他们担忧的事情并没有发生,韩府不仅没事,连那场意思性的火都没有发生。如此却更是让苏默有些担忧起来。

    为何韩家会成为那个特殊的地方呢?

    韩家并不特殊,也可以说韩家很特殊。孙家王家只是发生了一场火,外加一些小混乱,而韩府却迎来了那一群不速之客。

    第二天清晨,韩府的大门被人叩开了,管家看着门外一个气势汹汹的人,立即赶到后院通知了所有人。

    率先赶到的人是秦虎,小齐,以及韩显义。

    身为苏默的心腹,秦虎在这段时间里经过苏默的指点修为已经飞速上升,如今已经进入化神境中期,即使面对小齐也有一战之力。

    “在下张彪,前来拜会苏默,请通告一声。”

    一个人笑眯眯地走到阵前,拱手,鞠躬,又悍然出手,目标直指身前的秦虎。

    突然的变故让三人都是一惊,秦虎抬手的时间里小齐已经挡到了他的身前。

    紧接着对方阵中又走出两人,正面对上了韩显义和秦虎,一时三处战起。

    韩府其他人赶到的时候,看到的便是那一场复杂的战斗。

    苏默来的速度稍慢一些,是因为他没想到张家会主动上门挑衅,甚至连张青都亲自前来。

    盛丰城内两个最年轻的登天境,隔着场中的三处战斗死死地看着对方的眼睛。张青仍然是那一身青衣,面色俊朗,沉着而冷静。

    苏默草草起床,身上衣着稍显凌乱,却给人一种不敢小觑的气势。

    没有人先开口讲话。

    “怎么回事啊,一大清早就开始吵吵。”屋顶上出现了长手的身影,他打了个哈欠,看着下方气势汹汹的一群人。

    待看到苏默也在之后,长手的担忧一扫而空,开始在旁叫阵。

    “小齐打他,上勾拳,出掌,转身,退,嘿呀,太慢了啊!”

    一个话痨的家伙在旁风言风语,小齐面上浮起一抹冷色,长手仍然在说着,丝毫没有察觉到小齐的变化。

    战斗已经持续许久,对面的张彪同样不是等闲之辈,一时间小齐并没有取胜的办法,只能暂时维持着这一份平衡。

    随着张青轻轻地拍了拍手,张彪回身退后,另外二人同样退了回去。

    鼓掌声仍然在响着。

    张青同时也走到了阵前,他的目光仍然与苏默相对,“今日一见,传说中的苏默真是名不虚传,果真是少年天才啊!”

    苏默没有说话,只是在看着张青。

    “在下张青,今日前来并无恶意,只是想与阁下谈谈魏家一事,魏重天已死,魏家名下产业是否应该有我张家一份呢?”

    苏默只听到了张青的前半句话,他冷哼一声,说道:“并无恶意?没有恶意你带人气势汹汹前来?没有恶意让人闹事?没有恶意你在夜里放火,让你的人趁乱出手?”

    “放火一事似乎并没有针对韩家。”张青忍不住笑了起来,他说道:“不过我倒是有一事想问苏兄,昨夜前来不知所为何事?”

    这一声发问,苏默却是不知应该如何作答。

    昨夜潜入张家在前,放火在后,而且张青所说不错,韩府相安无事并无影响。

    “方才的比试难分胜负,想必你我两家即便殊死争斗最终也是这样的结果,既然如此,何不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呢?”

    “如果我说不呢?”

    苏默心中不悦。

    他跟许多人谈过条件,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被人威胁过。

    “那便靠拳头来说吧。”

    说话间张青已然出手。他的一掌打来,同时说道:“点到为止,如何?”

    苏默并不作答,但手上行动已经说明了自己的想法。

    小齐长手二人迅速地让韩府众人后退,对方也早有防备,为二人空出了足够大的一片空地。

    只是,二人到了如此境地之后,一方小院又如何能容得下他们呢,战斗行进的同时,二人已经从院子当中飞离,开始在房檐之上。

    二人心照不宣的没有太多的使用灵力,只是在争论拳脚,一时间当然也分不了胜负。

    他们都知道,若真的拼死拼活,这个院子里的人都活不了。

    战斗进行到最后,二人重新回到了院子当中,体力已经有了巨大的损耗,二人动作变得迟缓了许多。

    苏默多少年的经历,脑海中武技无数,在应对上面前的张青时却没能赢得上风,这让苏默大感意外。

    逼退张青一掌,苏默抬腿向前,张青握拳而来,拳脚相撞,二人后退数步,紧接着同时向前。

    就在苏默的一掌即将劈到张青胸口的时候,只见张青手腕一抖,一把匕首从张青的袖口当中掉落出来被他牢牢地抓到手中,紧接着抬手向前。

    一掌到了身前时,匕首已经指到了苏默的喉咙上。

    张青笑着将匕首收回。

    苏默面色阴冷,他转身离去,同时他的声音也在院子里响了起来。

    “魏家处所得产业一半退让于张家。”

    小齐称是,紧接着在众人哑然的目光当中追了上去。

    仍然是那个躺椅上,苏默问道:“是不是想知道我为何要退让?”

    无奈一笑之后,苏默说道:“张青比我想象得要强很多,我没有足够的把握杀他,所以只能退。”

    “只是……”

    “先就这样吧,总有一天会让他再吐回来。”

    苏默平生最讨厌的便是威胁,其次是输,这两点在张青的身上占了个遍,如何能让苏默这般放下。

    “那这几天要刻意避开他们吗?”

    “把张家应得的一份送上,倘若他们仍然闹事,那就不必留情。”

    “是。”

    小齐退出院子,他带着几人跟随着张家人离开,进行了产业转让一事。而苏默则一直留在他的偏院当中。

    脑海中一直回响着的,便是方才与张青交手时的各种细节,他在思索着自己应该如何出招,如何变招才能成功赢下这一场。

    苏默知道,即使对方没有匕首化掌而来,那一掌也是张青先到,只是他更快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