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八十七章 张家与火狼门
    三个人影刚出现,浓烈的杀气便在四周弥漫开来,老鸨还想劝诫几句,让大家不要打起来,一看激烈的架势,立马找个地方躲了起来,女孩子们也大惊失色各自找了位置远远地躲着。

    苏默并无惧意,他看着面前的那位客人,知道自己的猜测没有错误。

    此人便是来闹事的,后来的三位则是提前到来这里负责接应。只因为一个女人接了别的客便要大打出手,怎么看怎么不对劲。

    “什么人,竟敢来这里闹事。”

    客人耐心极差,苏默刚说完,便大喝一声“我是你爷爷!”猛攻而来,苏默急速避开,身后的一张桌子却是遭了殃。

    苏默回头看了一眼,迅速往楼外跑去。

    身后破风之声响起,苏默再度退开。

    好歹现在也变成了自家的产业,苏默可不想打坏了东西。

    四人已经向着苏默包围而来,他冷哼一声,也不再废话,对方要打,那便打得对方不敢闹事,给他们一个教训。

    登天境之后,这是苏默的第二次出手,一时间马路上灵力涌动,狂风阵起,烟尘被风裹挟着朝四人而去。

    客人面色一变,“登天境?你是苏默!”

    盛丰城内登天境本就屈指可数,如此年轻的便只有苏默一人,一出手对方就看出了苏默的身份。

    四人迅速地汇集到一处,苏默的一击被四人连手阻拦了下来,只是向后退了几步,并没有更深的伤。

    “四名化神境,还真是好手笔。”苏默喃喃道,更加重了给对方一点颜色看看。

    若真是始终忌惮于城主府不敢把事情闹大,对方不是要骑到头上来拉屎了,爷爷,也不知道怎么有勇气说出这样的一番话。

    登天境的实力超出常人想象,四名化神境仍然没法阻挡,但客人们注意到一个事实,苏默似乎将主要的攻势放到了一人身上,正是那名大言不惭的家伙。

    连手抵抗,却仍没有一战之力,在打伤那一人之后,苏默也没有取他们性命,只是怒喝一声“滚。”

    兴许是苏默的突然出手震慑到了对方,之后四处并没有出现过其他闹事的人。

    等到苏默赶回韩府的时候,小齐调查的事情也有了一点眉目。

    “闹事的人是城北张家,原本只是依附于魏家的一个小家族,最近的行事却突然嚣张了起来,刚开始我以为是因为魏重天死了,下属的各个势力开始肆意妄为,可后来发现不是这样。”

    小齐说道:“张家有一名子嗣从小被送进火狼门,听说一个月前因为表现突出得到了赏赐,之后直接晋升到了登天境,此人名叫张青,正是三天前回到盛丰城。”

    “消息可靠吗?”苏默说道。

    “消息是从张家人的嘴里传出来的,家族里突然出现一名登天境,手下的人嚣张至极到处招惹是非,总免不了炫耀一番。闹事的那些人应该是张青从火狼门中带出来的手下。”

    “这个火狼门是怎么回事?”苏默皱着眉问道,在盛丰城的这几个月时间里似乎并没有听到过这个名字。

    “火狼门是青城的势力,青城远在千里之外,关于火狼门的消息少之又少,只有零星的一些传闻,据说火狼门的门主已经达到了拈花境。但这一次的事情应该跟火狼门无关,只是张青自己闹事。”

    张家的突然出现打乱了苏默的一些计划,原本对魏家的蚕食受到了阻碍,接下来几天的时间里韩府根本没能再接手魏家的产业,甚至还被张家的人强行霸占了两处回去。

    王家和孙家的情况也不容乐观,与韩家相差无几。

    这日夜里,苏默与小齐夜行出门,目的便是北城魏家。

    “张家今日午后正式入主魏家,魏来率人进行了抵抗被打成重伤,最后魏夫人无奈点头,如今的魏家已经变成了张家。”

    “小心些。”

    今日只为了打探消息,苏默不希望小齐再出现什么问题,他是登天境随时可以走,但小齐不同。

    他要忌惮张青,那个传闻中同样迈入登天境,比之苏默也年长不了几岁的年轻人。同样还要防范着跟着张青从火狼门来到盛丰城的门徒,那些化神境同样稍有些棘手。

    魏家院子对于二人来说已经熟悉无比,趁着夜色,二人很轻易便潜入了院中。

    苏默在前,小齐跟后,遇到巡逻的卫兵时苏默总能迅速出手打晕,对方来不及发出任何的声音。

    二人也越来越靠近院子中央。

    那是先前魏重天所在的院落范围,如今张家入驻,张青应该就在其中。

    在此解决掉两名卫兵之后,苏默向小齐小声提醒道:“接下来放缓灵力,如果张青真的是登天境,我们的行动很容易会被发觉,务必小心。”

    小齐点头,二人悄悄地向着那个院子靠了过去。

    整个院子灯火通明,却没有外围巡逻的卫兵,在苏默看来,张青此人或许极为自负,并不担心有人潜入府中威胁他的安全。

    四处环顾一圈确定没有危险之后,苏默将注意力放到了院内的那间屋子里,烛光摇曳,一人正在屋内饮酒。

    苏默回头向小齐打了个手势。

    突然一股压力逼迫而来,屋内黑影将手中的酒碗朝苏默扔了过来。一个酒碗化身成为利剑比之地向苏默飞来。

    此时哪里还能顾得隐藏身形,苏默手上灵力大盛,将那酒碗拨开,然后便看到了破窗而出的男人。

    此子身着青衣,面貌端庄,眉宇间却有一股浓重的阴霾,苏默皱了皱眉,转身大喊一声“走”拉着小齐便朝院外逃去。

    感觉到身后掌风袭来,苏默回首一掌打了过去,顿时气血上涌。

    趁着张青停顿的片刻,二人急速撤离,最终在府里护卫和巡逻的卫兵们赶到之前逃了出去。

    院内,青衣的男人看了眼在地上摔成碎片的碗,又抬手看了看自己刚刚出掌的右手,突然自顾自地笑了起来。

    “苏默,你比我想得更有趣一些。”他哈哈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