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七十三章 惨败
    “不知你之前说的可还算数?”

    韩嫣蓉面色微怒,“都这个时候了,你竟然还想别的。”

    “我只问你可还作数。”

    “苏默,你是我夫,我是你妻,自古妻从夫。”

    苏默一步步紧逼,“我只问你内心所想。”

    见韩嫣蓉久久不说话,苏默说道,“罢了,你回吧,我与你自是不相干。”

    “苏默,你当真如此想我?”韩嫣蓉用力地咬着自己的嘴唇,“我对你情,你当真不知。”

    “因我不知,所以我独闯护城河,对抗魏家十多名长老,甘愿受伤,让你心疼。”

    “苏默,你竟然为了我……”韩嫣蓉扑倒苏默怀里,哀怨地说道,“我此生必不负你。”

    二人对视一眼都没有说话,可仅仅是眼神的交流,苏默也已经确定了韩嫣蓉是怎么想的。

    两人自是一番颠鸾倒凤。

    一个时辰之后,韩嫣蓉瘫软到床上,苏默掀起被子帮韩嫣蓉盖好。

    来不及打量韩嫣蓉脸上的羞赧和不好意思。

    “任务完成,任务奖励:登天境解锁。”

    这一夜,魏重天端坐在书房之内,他等待着这一夜过去,比任何人都要着急,苏默是插在他心口的一根刺,更是杀他儿子的凶手,这个臭无论如何不能不报,更重要的是,魏重天无法把这样的一个人交到其他人的手里。

    某个瞬间,魏重天突然感到心神不宁起来,但却有些无法察觉到底是因为什么而感到不安宁。

    王府,王子文手里的茶杯微微抖了抖,最后摔到地上变得粉碎。

    拜火教,高鹏站在那一面湖边,他感觉到了韩府方向传来的异动,喃喃自语道:“通过信仰之火又提升了修为吗?苏默啊苏默,你可真是让人感到意外啊!”

    夹杂着韩府上下恐惧的一夜就这般过去了。

    晨时还未日出,韩府门外已经响起急促的脚步声,马蹄声,甲胄撞击声,沉重的气氛一时之间从韩府周围笼罩出去。

    有早起的商家意识到这点,看到韩府外密密麻麻的人群便将脑袋从窗口缩了回去,不愿再凑热闹。

    盛丰城的所有人都知道,今日将是盛丰城有史以来最为难遇的大危机之一。

    随着一声巨响,韩府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为首的男人一进府,身后的人们也迅速地涌入了府内,前院里已经密密麻麻地挤满了人。

    听到动静的韩家人已经自发地组织起来赶到前院,当他们看到站在最前方一脸冷漠的魏来,以及魏来身后看不透神情的魏重天之时,身上已经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手中的刀似乎已经握不紧了,随时就要掉落到地上。

    一方是有序的围守,另一方却是人心惶惶,这场对局似乎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好了结局。

    不多时,韩府的护卫们也赶来了前院,韩长庚也在韩嫣蓉和韩显义的拥簇之下站到了魏家的对面。

    今日的韩长庚似乎更苍老了几分,看向魏重天时的神情也更是无奈起来,隐隐的,有下人察觉到了自家家主的恐惧。

    这是一场不对等的战斗,所有人都知道。

    “七日期满,今日便算一算总账,公子之死,长老之死,韩府打算给一个怎样的交代?”

    说话的人是魏来,看上去说话还算客气,可所有人都能从他的语气当中听出无法遮掩的愤怒。

    所有人都清楚,若不是魏重天早有安排,想必魏来和身后的魏家人早已经举起手中的屠刀直接打杀过来。

    韩长庚颤颤巍巍地开口了,他向魏来的方向抱拳,实则看向魏来身侧的魏重天,“公子之死,韩家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无论魏家如何,我都愿意补偿。”

    “补偿?你拿什么来补偿?”

    魏来前踏一步,随着他的动作,所有魏家人皆是向前踏了一步。

    而韩府上下却是没有任何应对。

    所有人都窃了,他们知道自己不可能赢。

    “公子的一条命,即便拿你全府上下来换都不够,何谈补偿,今日魏家不是来谈判的,血债只有用血来偿。”

    语毕,魏来抽刀向前一砍,一名韩家人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

    韩嫣蓉和韩显义面色微怒,韩显义由于再三终究松开了握着的拳头,韩嫣蓉则是感觉到了韩长庚握住她的那只苍老的手。

    魏来代表了魏家的态度,更是代表了魏重天的态度,即便魏重天从始至终一句话都没有说。

    心里没来由地紧张起来,韩嫣蓉四处张望着,想要看到那个身影。

    能够让魏重天忌惮的也只有苏默一个,只要苏默还没有出现,那么魏重天心里的石头便没法放下。

    他伸手招了一个人过去,二人耳语几句,魏重天点了点头。没有人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但可以看到魏重天似乎更平静了一些。

    魏来这一次没有开口,手起刀落之间,又是一人殒命。

    韩长庚微眯的眼睛里有怒火出现,但转瞬而逝,魏重天看着这一幕,不由冷哼一声。

    这一声冷哼自然是对韩长庚的不懈,魏来像听到了命令般,这一次死在他刀下的人是三个。

    韩长庚仍旧一言不发,韩家人陷入恐惧当中,人人自危,没有人胆敢反抗眼前的这场杀伐,尽管他们知道如此等待下去自己迎接的只有死亡。

    即便是死,那也要死得慢一点,恐怕所有人都会如此想。

    一直到魏来手中的刀指向了韩宇,那个面目苍白瘦弱无力的男人面色立即大惊,他知道接下来就要轮到他了,此时韩宇顾不得那么多,立即高呼起来。

    “杀人者苏默,这与我韩家何干!”

    魏重天得意地笑了起来,似乎是很满意对方的回答,魏来手中的刀从韩宇面前挪开,转而指向了韩嫣蓉。

    “虽然与你韩家无关,可无忌生前有多喜爱你家的长女众人皆知,今日,就让她为无忌陪葬吧。”

    魏重天没有内力加持的声音极轻,可还是传入了众人的耳朵当中。

    站在韩长庚身侧的韩嫣蓉已经怒目直视,也只有她没有那么畏惧对方。

    注意到魏重天面色变冷,魏来也不废话,他提刀而来,目标自然是韩嫣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