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七十二章 辛秘
    “魏家之事结束之后我便一直跟着你,只是你没有察觉而已,你去见王子文,见王婧妤,见孙玉林,甚至是进入城主府,我都跟在你身后。”

    李青苦笑说道:“奉主持之命辛辛苦苦守护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这样的态度未免让人太寒心了。”

    “我并没有要求你们出手,若不是因为我是圣子,拜火教可还会帮我?若不是你们有求于我,只怕今日即使看到我被困于密林当中,也只会见死不救吧。”苏默看得清楚,没有绝对的朋友,只有绝对的利益。

    苏默开始思索拜火教的目的,只是因为他是圣子吗?劫狱,先前的魏家对峙,再到今天密林出手,还有这几日的暗中保护,若说没有所求那苏默是不信的。

    李青在树下挪动了起来,似乎是想要换一个舒服的姿势,谁知扯到了伤口突然龇牙咧嘴起来。

    他转头朝着火光的位置看过去,说道:“信仰之火难灭,那几个人应该已经死了,只是可惜了这片树林,若是因为信仰之火被焚烧起来,数百里的密林,那该是怎样的天灾啊,恐怕到时候脸盛丰城也无法避免。”

    “这不是你应该担心的事情,既然高鹏敢于让我使用信仰之火,那自然是有解决的办法。”

    李青点点头,说道:“的确不需要我关心,我关心的只是那些长老什么时候走,这样我也就可以回去歇着了。”

    苏默皱了皱眉,他向李青问道:“先前高鹏说信仰之火不可再用,为何今日又突然可以使用了呢?应该跟先前你握我右手有关吧?”

    “这件事我当真不知,只是主持是这么吩咐的,所以我就这么做了。他相信你,我自然也不可能对你怀疑写什么。”李青的状态似乎很糟糕,声音也变得越来越低沉。

    苏默询问他是否要紧,见他摇头,苏默便紧接着说道:“既然如此,那是否可以告诉我你们帮我的原因呢?只是因为我是圣子?所谓的圣子到底有什么意义?”

    圣子的缘由苏默并不清楚,可看高鹏似乎很在意自己,拜火教由苏默所创,最后却出现了连他自己都难以理解的地方,这也是万年的发展当中自行出现的事情,苏默并不能左右。

    注意到李青的面色变得有些凝重,苏默便安静下来等着他开口。

    “圣子是一个象征,整个天下除了圣子之外便没有人可以操纵信仰之火,而信仰之火又是我教的关键所在。”

    苏默点头表示了解。

    “大路上拜火教分教无数,京都的总教更是权势滔天,但旁人不知道的是,拜火教之内从来都没有教主。若是时间短些还好,可长此以往,总是难免教内会出现一些有心人做些什么。”

    “拜火教暗中已经分成了两个派系,其中激进派想要推选总教长老为教主,带领拜火教开拓更加广阔的势力范围,但保守派则希望维持原状,等待圣子的出现。”

    这么多年难道拜火教便没有其他教主了吗?苏默不经疑惑,这样说来,那一世创立拜火教之后,这个组织便一直群龙无首?

    “但这件事跟分教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吧?盛丰城天高水远,总教发生了什么怎么会影响到这里呢?”

    李青再度苦笑了起来,苏默有些记不清这是他第几次看到李青在苦笑了。

    “可分教之中有人是激进派,尽管主持一直维持原状,可隐隐的已经无法把事情压下去了,若没有圣子出现,分教内部便会出现自相残杀的情况。”李青的眼神亮了起来,“而你出现了,你是我教圣子,你是拜火教教主的唯一人选,只要证明这件事情,一切矛盾便不攻自破。”

    苏默心道问题哪有这么容易解决,拜火教内部的问题也不是一个圣子能够解决的,自己出现在教众面前表明自己圣子的身份,反而有可能会被人暗中杀掉。

    归根结底只是为了权力而已。

    “说来说去,到了最后竟然变成了自己的家事啊!”苏默感慨了一声,旁边的李青没有听清问了一声,苏默摆摆手看向远处,说道:“没什么,你们都已经这样帮我,若是我仍然什么都不做,那未免也太说不过去了。”

    “多谢。”

    苏默好奇起来,万年之后,这拜火教变成了什么样子呢?

    密林受伤之后苏默就在府里安安稳稳地修养。

    当时他和李青一直等到魏家的人没有了声息才悄悄地游过护城河,随后走进了盛丰城当中。

    密林当中的大火莫名其妙地便灭了,不过苏默清楚这当中自然有高鹏的手笔,至于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便要之后再去请教了。

    这一场大火和杀戮便那般悄悄然地过去了,盛丰城内一点消息都没有,而魏家没有找上门来也是让苏默好奇的一点,但转念一想便清楚了,七日之期将近,既然无论如何都要报仇,那等到约定过后便可以了。

    韩府上下在最后这一天已经变得彻底慌乱了起来,人人自危,见到苏默时也都是一种很复杂的神情,相信,怀疑,恐惧,以及期待,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

    一上午的时间里韩显义到苏默的院子里来了四次,可苏默只能选择不见。

    “先生,要不,我们逃了吧?”秦虎又一次提出了这个建议。

    说到底秦虎也是为了苏默好,七日之期将至,魏家摩拳擦掌随时准备着动手,韩府外守着的人更是翻了一倍,便是为了防止韩家有人逃出去。

    苏默知道秦虎的心思,却只是摆手,“这件事你不用多想。”

    他心里还在还有打算。他在等她,那个她自然是韩嫣蓉。

    果然月上树梢之时来了,面色微怒,一脸红晕,“你为什么要一个人独闯护城河?”

    “你说呢?”苏默静静地盯着她。

    “你想逃?这我不信,可是我实在是不明白,你这般是为何?”韩嫣蓉哀怨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