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六十三章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悲愤于魏无忌和诸位长老之死,悲愤于葬礼被闹,同时也激荡于魏重天以登天境后期之姿出关。

    而孙玉林当时未出手,也在两家人的心里隐隐留下了一丝隔阂,尽管魏重天当面并没有说些什么,可孙玉林还是带着自己的人匆匆离开了。

    魏家突然变成了一个是非之地。

    看着眼前的满目苍夷,魏重天双拳紧紧握着,带着魏家人将葬礼草草地继续了下去。

    王家。

    “你准备怎么办?”王子文的发问。

    苏默手上动作不停,将一颗葡萄丢到了自己的嘴里,随后把葡萄籽吐到了盘子里,粲然一笑后说道:“我自有办法。”

    “魏重天实力又涨,无论是不是由你指点,恐怕七天之后他都不会让你好过,名义上说是要跟韩家算账,恐怕到时候你也跑不掉。”王子文一脸凝重,对此事显得极为重视。

    “我知道,魏家的人几乎都死于我手,这件事跟韩家又有什么关系呢,魏重天不过是嫌我这一条命没法发泄自己的怒火罢了。”

    继续将一颗葡萄丢进嘴里,苏默含糊不清地说道:“更何况即使不是我杀的人,为了自己在盛丰城的地位,魏重天也不可能让我活下去。”

    王子文点点头,“只是经你提点了几句,修为直接上升一个境界,魏重天自然想要留着你,可是盛丰城内的其他人虎视眈眈,他不敢留。”

    把葡萄籽吐掉之后苏默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我知道,当时我已经看到孙玉林看向我的眼神变化,他自然也想得到这种好处,但魏重天不可能让他得到,同样的也不可能让你们几位得到。”

    “盛丰城内寥寥的几位登天境才是他的对手,灭韩家只是无足轻重的小事,杀我也只是为了防止你们从我身上得到好处而已,他担心你们在我的指点下修为也会精进,所以不得不杀。”

    王子文看向苏默的神情变了变,这位少年想的足够通透,看穿了魏重天的全部想法。

    “而且,这七天里魏重天恐怕也不会真的什么都不做,他必然会派出各位长老想方设法地杀我。”苏默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啊。

    明面上的敌人苏默不怕,大不了跑就是了,他的很多小手段还没有使出来呢,那些手段或许不能杀死化神境,但想要保命却是可以的。

    除非魏重天不顾忌自己的颜面直接让所有长老对苏默展开围堵。

    “你救了小女一命,按理来说我自然应该站在你的这一边,只是那魏重天势大,同时修为又精进了一步,我必须为我族里的人考虑。”王子文的面色有些为难,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出了这一番话来。

    苏默并不在意这点,他当然知道王子文在顾虑些什么。

    “你不必为了我彻底地站到魏家的对立面,这件事情我自然会处理的,只是有一件事还是想请你帮忙。”

    “什么事?”王子文面色有愧,又忙应承下来。

    “这七天里帮我保护一下韩家,如果魏家真的出言反尔的话,我希望你可以动用自己的力量来阻止他,七天之后王家便可抽身而出,此事与你们也再没有关系。”

    “好,我答应你。”

    “对了,要不要我指点你几句?虽然我并不是什么名师,在我的指点下魏重天也突破到了登天境后期,我助你到登天境圆满,你保我平安如何?”苏默觉得不妥突然回头说了一句。

    王子文直接愣在了原地,也不等王子文回答。

    苏默转过身摆了摆手,他笑道:“罢了罢了,还是不拉你下水了,韩家的事情就拜托了。”

    跟王子文告别后苏默并没有直接离开王府,他让下人带路找到了王唯,那个为了保护自己受了伤的白衣书生。

    苏默当然知道他不是书生,他可是近距离地接触过王唯的杀招的。虽说那些事也都是王子文吩咐下来的,可苏默还是给他留了两颗丹药,丹药的成色自然要比王子文练出来的要好一些。

    回到韩家时低沉哀怨的气氛让苏默那一丁点的担心也不见了。从下人丫鬟到帐房先生,每个人都面露难色,仿佛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死期。

    这种气氛让苏默不太好受,但他也没有做些什么,如今这般对于他而言是更有利的。

    韩嫣蓉一心向着韩家,当韩家的位置摆到了魏重天面前,他们要想自保便只能倚靠在苏默的身后。

    但是苏默是有条件的,想到这里苏默便忍不住嘴角微微勾起。

    大堂里的气氛也没有好到什么地方,韩长庚无力地坐着椅子上,比起以往更加虚弱苍老了一些,随时都会离开的模样。韩显义一言不发地站着。耿淑敏坐在椅子上眼睛通红,不知道已经哭了多少次了。

    韩嫣蓉也是满面愁容,她站在韩长庚的身边轻轻地拍着老头子的后背。还有一人坐在角落里,竟然是那个被苏默废去修为的韩宇。

    不过韩显礼却是一无所踪,大概是担心回来韩家被乱棍打死,所以干脆就不回来了。

    苏默一到场,所有人的神情都变了变,韩嫣蓉微微张口,最后却是没有说出话来,韩显义则已经快步走来,他朝着苏默深深地鞠了一躬。

    “苏默,韩家可就靠你了啊!七天之后你一定要让王家和拜火教来保我们呐!”今日所见让韩显义松了一口气,有王家和拜火教一起出手,想来韩家是不会有什么危险了。

    甚至于,韩家还可以靠着这两方势力在盛丰城里有更好的发展。

    苏默旁若无人的坐到了椅子上,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试了试水温之后才不紧不慢地喝了起来。

    众人心中虽有怨言,可也只能等着苏默,如今韩家上下的性命都握在他的手里。

    “苏默?”韩显义出声问了一声。

    “别着急,刚从王家回来一路匆忙,总是要喝口水的。”

    “那王先生怎么说?”韩显义恭恭敬敬的,即使是面对韩长庚老爷子都没有这般柔眉顺眼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