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六十二章 难分胜负
    抵挡也只是抵挡,在众人的惊呼和不可思议当中,段浪还是被魏重天震飞了出来,魏重天一脸狼狈,臂膀上,脸颊上都留下了一些小伤口,那一身衣服跟王唯一般也已经破破烂烂起来。

    “拜火教竟然还有此等高手,真是意外,但你们今天必死!”魏重天被段浪给惹恼了,此时杀招毕现,根本不准备留下任何活口。

    远处的孙玉林内心挣扎不安起来,正欲他出手之时,却见一道淡色的红雾挡在了魏重天的一掌之下。

    强劲的掌风之下,那鲜艳的红雾也变得单薄了许多,魏府也在这一次的碰撞之下震动了起来。

    魏重天面色凛冽一脸的狰狞模样,他仰头四处张望起来,那模样就像是一个疯子。

    “拜火教,既然来了又何必一直鬼鬼祟祟地藏着,出来过几招又如何?”

    院外的人们只感觉到身前起了一阵风,便模模糊糊看到一个人影走到了段浪之前,他伸手扶起段浪,低声说了几句什么才看向了魏重天。

    “高鹏?”来人正是拜火教主持高鹏,他对着魏重天微微笑了起来,一人和蔼可亲,一人疯狂狰狞,却是形成了两个极端的对比。

    “今日你儿下葬,何必再添更多死亡呢,莫非你觉得还不够?要多少人陪葬才能让你满意呢?”

    “不需要更多,一个苏默,一个你,只要你二人陪他一起死。”

    魏重天的声音阴寒而毒辣,他的行事更是如此,前一秒二人还在相对而立,可说话间他已经到了高鹏身前。

    只见那个身材矮胖,始终一副笑眯眯模样的家伙并不慌张,他反手一挥,那道立在旁边的红雾像是活过来一般瞬间缠绕在他身上。

    魏重天面对那红雾似乎颇为忌惮,说话仍然癫狂,可下手却小心谨慎了许多。

    “所谓的拜火教也不过如此,若不是有这红菱,早些年你就已经死在我手里了,你以为这东西还能保你多久?”

    高鹏的声音从那红雾之后传来,“红菱在,你就奈何不了我。”

    魏重天大笑起来,“若是红菱不在呢?如今我已经进入后期,单论灵力你已经远远不是我的对手。”

    话音一落,苏默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魏重天突然展开了疯狂的进攻,高鹏有那神秘的红菱在却也能将对方所有的攻击防备下来。

    可随着魏重天一招又一招强悍地打到高鹏身前的红雾之上,苏默注意到那红雾已经变得越来越淡了。

    苏默心里对那红菱有了大概的了解,应该是某种法宝,或者是修炼的法门,需要凭借着灵力来维持,魏重天不断进攻便是在消耗高鹏的灵力,他想要通过这种办法来彻底击溃高鹏。

    “为什么不反击呢?”苏默心中差异,一味地防守,那么红菱总有支撑不住的时候,到时候应该如何呢?

    苏默心中不免对高鹏担心起来,长久之下,高鹏没了那红菱的仰仗,在魏无忌面前是必死无疑,他正欲聚起信仰之火,准备反击。

    “听闻魏兄突破,王子文前来领教!”

    听的一声高呼,院内再度出现一道白影。

    却是王子文加入了二人的战斗当中,魏重天虽然突破,可一时面对两位登天境却也是落了下风。

    饶是如此,此时魏家大院周围的人全部被那战斗的余威所扰,已经有不少人开始口吐鲜血,再听重物坠地之声,不止一人已经昏迷了过去。

    这种情况还在持续着,也不知过了多久,大概有一个时辰,或许两个时辰,三人终于停了下来。

    但苏默清楚,三人的正式交锋只持续了一刻钟,仅一刻钟而已,魏家前院尽数毁去,旁观者半数受伤,这只是受到了战斗的余威影响,鬼知道深处战斗漩涡当中,那威力究竟有多么巨大。

    没有人想象得到,也没有人敢想。

    苏默从来都是那个例外。他抚了抚胸口,紧接着缓缓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之后竟是在众人震惊的眼光当中一步一缓地朝着刚刚历经了战斗的三位登天境走去。

    让人意外的事情已经足够多了,人群似乎已经麻木了。

    “孙兄,到了现在你还要在一旁看着吗?”分明是苏默走来,魏重天反而先开口了,他说话的对象是一直站在旁边的孙玉林。

    孙玉林讪讪一笑,“魏兄,我们四人都是登天境,也只有进入这般境界之后才会明白我等之间的战斗一时分不出胜负,若没有拼个你死我活的必要,又何必在今天彻底地撕破脸皮呢?”

    苏默忍不住笑了起来,“魏重天,你担心自己一人没法赢下王先生和高主持,便想要拉孙玉林下场吗?别人也不是傻子,又怎会为了你而尽心尽力呢。”

    苏默一语点破,结果孙玉林并没有如他所愿。

    此时魏家大院最中心的战场当中,四位登天境的强者已经是多年的老对手,其中却突兀地出现了一个苏默,这种景象都让人暗自心惊起来。

    “哼。”

    魏重天收起了自己的攻势,孙玉林不出手,他断然没有果断跟两位登天境抗衡的心思,即使突破,他也没有狂妄到那种地步。

    魏重天冷哼一声,心有不甘,“今日之事我不会善罢甘休,苏默和韩家我都要。今日乃我儿下葬之日,此事暂且作罢,七日之后我将亲自登门向韩家讨一个公道。”

    在场的一众韩家人面色惨烈,韩长庚微微打颤,韩显义沉默地思考着什么,那个丢掉脸皮向魏夫人下跪求荣的韩显礼却是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或许这也是我的机会。”苏默喃喃道。

    经此一事,局面变得混乱了许多,葬礼是没法再很体面地办下去了,王家拜火教韩家先行离开,其他宾客们再向魏重天表达了自己的悲痛之后也一并离开了。

    仅仅过了两个时辰,原本壮观无比的魏家大院已经变成了一个残破的院子,只剩下了悲愤无比同时也心情激荡的魏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