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三十四章 求饶
    地面被苏默踩下了一道长长的龟裂。

    只一眼看去,便可以得出结论,黄山实力远在苏默之上。

    “你不是我的对手,还是求饶吧。”

    “求饶?那不可能。”苏默冷笑,在他的身上就没有求饶这两个字眼,从来都是别人向他求饶,哪里有他如此狼狈的情况。

    苏默主动出手了。

    “他疯了吗,明明不是对手,可还是主动出击,这不是找死吗?”有人惊呼。

    魏无忌满脸的兴奋和期待,反观韩嫣蓉却是紧张起来。

    黄山看着苏默脸上的坚毅,也不敢马虎。

    又是以此对碰,苏默倒飞了出去,黄山也退后了几步远。

    从地上爬起来之后,苏默擦掉嘴角的血迹,他笑了起来,“原来是化神境圆满啊,怪不得会给我这么大的压力呢。”

    “你不过只是凝元境圆满,何必如此逞强,放眼整个盛丰城,以你这个年纪达到凝元境圆满的人也屈指可数,你又何必呢,假以时日,你的实力必定在我之上。”

    “你觉得,等到魏重天出关我还能留住自己的小命吗?”

    苏默的问题难住了黄山,他愣在了当场。

    那日苏默跟魏重天秘密的对话之后,魏重天便打道回府,紧接着便吩咐下去自己要进行闭关修行,任何人不得打扰。

    这件事让整个魏家议论纷纷,所有人都在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没有人知道。

    “那天你跟他说了什么?”黄山疑问起来。

    “我只是教了他修行方法而已,看他进入瓶颈,连登天境中期都进不去,实在是过意不去于是指点了他几句。”

    苏默说得轻巧,可手上却不停留,他暗自调动掌心信仰之火,同时也再次向着黄山疾驰而去。

    二人再度以让人眼花缭乱之姿打斗在一起。

    场内水平不够的人却是什么都看不清,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以韩嫣蓉的修为堪堪能够看到二人的动作。

    苏默主攻,黄山主防,几番交手下来,反而却是苏默身上已经添了许多新伤,可苏默仍然不管不顾地进攻着。

    魏无忌权势滔天,本人却至今没有进入凝元境,他只能看到眼前眼花缭乱的影子,除此之外发生什么并不清楚。

    他只能好奇地干瞪眼,然后让韩嫣蓉向他转述发生了什么。

    地面的碎裂越来越多,一时间尘土飞扬起来,二人彻底地被细沙包裹起来。

    “苏默吐了一大口血,他又进攻了,黄山仍然站着不动,可也凝重了起来,看样子苏默也给了他不小的麻烦。”

    “苏默被打退了,又一次地撞击到了地面。”

    “换做黄山主动出击了。”韩嫣蓉语气一变。

    魏无忌大笑起来,“好啊,弄死这个家伙!”

    打斗几乎持续了一个时辰,可从来都是苏默进攻,黄山只是防范,眼下黄山却是主动进攻了。

    连防守都突破不了的苏默,可以撑得住这一轮进攻吗?

    答案是未知的。

    苏默刚倒飞出去倒在地上,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可他眼神一变,瞬间从地上战立起来,紧接着向左方闪避。

    原本苏默站立的地方立马遭到了一掌,强劲的掌风在地面上打出了一个大坑。

    这还不算完,黄山仍然持续地进攻着,苏默只能躲,他在场内狼狈地逃窜起来。

    韩嫣蓉注视着这一切,心里不由捏了一把冷汗,她为苏默担心起来。

    虽然没有答应苏默的条件,因为她觉得苏默在开玩笑。可是除此之外呢,韩嫣蓉还有什么可以仰仗的东西吗?

    靠着韩家,还是依靠自己一手建立起来的组织,他们都阻挡不了魏重天。

    假如苏默死在这里,那么韩嫣蓉便不得不嫁入魏家,永远地寄人篱下。

    韩嫣蓉已经忍不住想要动手了,即使自己起不到任何作用,但好歹可以分散黄山压力,给苏默争取更多时间。

    正欲出手之时,突听到人群一阵惊呼。

    韩嫣蓉连忙看去,只见苏默疲惫地站在那里,他高举着自己的右手,掌心之中正燃烧着一团火焰。

    黄山被苏默和火焰逼退,步步后退,他神色凝重并不敢轻举妄动。

    “怎么回事?掌心怎么会有一团火呢?”

    “原来是藏有秘密武器,这样子我赌苏默可以赢。”

    “不一定,黄山只是暂时退却,这场战斗从始至终都是他占据优势,再看看吧。”有人持观望的态度。

    韩嫣蓉看着苏默掌心的火,不由想到了当日质问苏默苏家的事情跟他有没有关系,他一口否决了。

    可今日一见,那掌心神秘的火,再联系苏家燃烧了一整夜的大火,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

    韩嫣蓉确定那就是苏默的所作所为了。

    她也松了一口气。那苏正庆也是化神境的实力,最后仍然死在苏默手里,想必便是靠着那一团神秘火焰。

    有了它,苏默或许真的能赢。

    “原来是你?”

    黄山恍然大悟地说道。

    “我还在猜城南苏家的事情到底是哪位神秘人做的,原来是你啊,靠着这一团火?想必这是某种稀奇强大的道具吧?”

    “想试一试吗?”苏默继续向前。

    黄山却是突然停下了,他不再后退,开口道:“求之不得。”

    这种情形让众人都是一惊,但最震撼的莫过于场内的苏默。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事情是怎么回事。

    苏家一事之后,自己的修为大损,同时信仰之火也受到了影响,当日再王家时信仰之火甚至没法召唤出来。

    最近伤势痊愈之后信仰之火可以重新使用了,但因为那一天的滥用导致了信仰之火的威力大减。

    这也是因为苏默不顾自己的实力强行使用的后果。

    本想用信仰之火喝退黄山,没成想没能成功。

    黄山不退反进,苏默当然也不可能躲,二人再度相撞,凭借着信仰之火苏默勉强没有落入下风。

    可体内的内伤却是越来越严重了。

    众人的注视之下,二人激战一番之后再度分开,苏默手中的火焰已经熄灭了,又像是燃烧到了黄山的手上。

    黄山面色微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