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十三章 僵持
    此人正是苏默一直在找的王子文。

    王子文抹了抹额头的汗水,转头看向一旁的老者,“高兄,怎么样?”

    被唤作高兄的人摇摇头,一脸凝重地说道:“时间未到,现在就用三木冰凌花没有任何效果。”

    “好,你来辅助我。”

    比起修行,炼药更是不容打扰,只消一个不小心其中哪一个步骤出现了差错,珍贵的药材全部浪费,所以王子文集中了全部的注意力,不容有失。

    在二人身后不远处的架子上,无数的药草正摆放在上边,正中间的一株小草此刻正闪烁着点点寒光,它通体雪白,周身萦绕着圈圈淡色的雾,雾气隐约向着周围弥漫开来。

    突然,一只手悄悄地往货架上伸了过来,前方的两位老人注意力全部都在炼丹炉上,根本没有注意到身后发生的事情。

    “还好赶上了。”

    苏默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东西,顿时松了一口气。

    三木冰凌花,生在高山之上,叶三瓣,如同冰凌,故此命名为三木冰凌花,握在手里的时候会有轻微的寒意。

    方才发现王峰在带着自己绕弯子,苏默第一时间便丢下王峰,隐遁身形。

    也多亏了他也是熟知炼药,熟识各种药材,远远地便闻到了药材味道,这才找到这处。

    苏默将三木冰凌花小心地放到怀里,将那钱袋掏出放下,正欲转身离开,却是听到一声怒喝,“既然来了,那就先坐坐吧。”

    苏默暗道不好,他瞬间将自己的速度提了上来,准备往门外闯出去,可眼前人影一晃,已经被一个挺着大肚子的男人挡住了去路。

    “登天境!”苏默眯着眼,感觉到身后传来的气势和灵力,他回头看去,看到那个怒不可遏的老人时苏默顿时一惊,“两个化神境?”

    王家不是只有一个化神境吗?这跟自己得来的消息不符。

    苏默举起双手,示意自己没有任何的威胁。他看了看二人,那怒不可遏的人自然便是王子文,自于另外一人是谁,苏默就完全不知了。

    “交出三木冰凌花,我饶你不死!”王子文的威压在炼药室中瞬间弥漫开来。

    苏默只感觉到一阵眩晕,但他还是暗中调动灵力强行忍着。

    “三木冰凌花?王家恃强凌弱从我手中抢走药材,打伤我的仆人,眼下又以登天境的实力来威迫于我,当真好手段啊!”

    “嗯?”王子文眉头一皱,似乎有些疑惑。

    苏默不多解释,他将自己带来的那一袋银子朝王子文扔了过去,王子文接住一看,的确是王家的东西。

    “我想我们之间有些误会,这三木冰凌花对我而言有着很重要的意义,可否请小兄弟相让于我,王某感激不尽。”王子文向苏默拱手。

    “若是我不让呢?”王子文态度和缓,分明是知道此事自己理亏,但苏默有他的打算。

    “若是小兄弟不肯相让,那便怪不得老夫了。”王子文气势大盛。

    苏默听到身后的另一人劝道,“别生气别生气,有话好好说还不成吗?”

    苏默顾不得那么多,面对登天境自己一招都接不住,他转身面向身后的胖子,右手当中光芒大盛,那胖子脸色一变,虽然已经举掌相抗,可还是被信仰之火逼退,苏默夺路而逃往屋外冲去。

    可一到门外,看着眼前黑压压的一片,苏默无奈地叹口气,他正欲利用信仰之火杀出一条路来,便听到身后有人高呼起来,“小友且慢,且听我几句。”

    来人正是那胖子,“小友,我乃拜火教主持高鹏,方才见你手中光芒一盛,似乎是我教圣火?”这时王子文也跟在他身后走了出来,

    “今日刚好有闲情逸致,所以到拜火教走了一趟。”苏默乐的承认这件事,若有人知道自己手中有信仰之火,便不敢强加阻拦,对于自己接下来的行动会方便许多。

    得到苏默的答案之后,高鹏反而转身向王子文鞠了一躬,“王兄,信仰之火是我教流传千年的圣火,据说它生生不息永燃于圣殿之内,只有圣子才可以触碰圣火而不致燃烧。”

    “你的意思是他是拜火教圣子?”王子文大惊,看到高鹏点头,王子文上前一步朝着苏默拱手道,“方才多有得罪,还请圣子见谅。”

    一众的王家人见此情景早已经震惊起来,让家主如此恭敬,这小子竟然如此不简单,一众人跟着王子文向苏默拱手鞠躬。

    高鹏上前一步同样向着苏默拱手,“三木冰凌花之事我想的确有些误会,王兄之女身患重症,至今已沉睡三年而不醒,我二人偶得一偏方,那三木冰凌花便是其中药引,王兄因小女做了错事,还请圣子不要怪罪。”

    “既然有此原因,我自然不会怪罪于他。”苏默道,他没想到事情会如此发展,便顺着高鹏的意思。

    所谓的拜火教圣子,连苏默这位拜火教的创立者都不知道,竟然如此神乎其神地传了下来。

    “圣子,人命关天之事,是否可以将三木冰凌草相让出来?”高鹏的态度极为诚恳,那王子文也又一次鞠躬,这却让苏默有些无奈起来。

    苏默把信仰之火收了起来,他从人群当中走到王子文面前。

    “我也没有恶意,既然一切都是误会,那么就此结束,不过你女儿的病可否让我亲自前去看望一番,实不相瞒我也是一名炼药师,若你女儿当真向你说的那样,这三木冰凌花让给你也无妨。”

    “多谢。”

    王子文一张老脸上尽是感激之情,这副神情,还是众人第一次在王子文身上看到呢。

    对方已经放低了姿态,苏默又不是那种蛮不讲理之人,秦虎受伤,自己也打伤王家一众下人,此事算是扯平,此时也不好再因此事而发作。

    高鹏赶走了身后王家的一众下人,看着眼前跟在王子文身后的苏默,眼神却是变得异样起来,那是一股灼热感,一种期待紧张同时还有着某种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