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九章 取信仰之火
    虽然只有五六人围了过来,却是让苏默一阵心惊,可表面上却仍然要表现得不屑一顾。

    他大笑起来,“小小拜火教还不值得我出手,不过奉劝一句,我不想跟你们为难,还请诸位让开。”

    “痴人说梦!”

    苏默无奈摇头,“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罢,他却是没有从柱子上下来,而是伸手放到了信仰之火旁边。

    苏默只是凝元境而已,难道傻了真会听他们的停下或者是跟他们打,待他取了信仰之火直接溜走,想他们也没有办法阻拦。

    苏默心下暗道,紧接着他便高声喝道:“再有人敢乱动,你教圣火便别准备要了,若是我带不走,你们也别想留下完整的圣火了。”

    这一副凶狠的模样,却自然而然,全然没有一点装模作样的一丝在里边。

    “竟然敢对圣火打主意,你是在找死。”说话的人怒不可遏,已经吹胡子瞪眼,随时准备向苏默动手。

    有人无端闯入大殿这等私密位置,拜火教的脸面已经丢的够多了,如今在看他对圣火不利,拜火教长老们当然不敢松懈。

    这时一人从门外冲了进来,他高呼道:“大家小心,这小子有点古怪。”

    来人正是门外的那个中年人。

    中年人到为首老者面前耳语几句,只见老者皱起眉头,脸上也越老越凝重,只怕此人是……

    周围的长老心有不甘及疑虑却还是停了下来,“你确定他使的那一招是隔空点穴?“

    中年人重重点头,“段长老,绝对是隔空点穴。持续的时间不足一刻钟,应该是这小子实力不够,可就算单凭隔空点穴就已是非凡人物,咱们必须多家考虑呐!”

    “这小子什么来头呢?”老者不免疑惑,眉毛已经拧作一团,失传已久的隔空点穴出现,拜火教不敢大意。

    看着那二人窃窃私语,苏默面对拜火教教众却自如得很,反正有信仰之火作为要挟,拜火教自然不敢妄自行动,这是苏默的筹码,他知道信仰之火对于拜火教的重要性。

    没了圣火,拜火教便无法称之为圣火。

    “小子,跟我拜火教为敌,你知道会给自己惹来什么麻烦吗?”段长老跟男人的讲话结束,却是继续向苏默要挟,他是要试试苏默的底。

    “麻烦?如果没有更厉害的人出来,那这信仰之火我可就带走了。”

    “带走?真是大言不惭。”

    别说在拜火教众人眼前安然无恙地离开,单单是要带走信仰之火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老者根本不相信苏默可以做到。

    “你可知这信仰之火生来便留存于世,除了拜火教万年传下来的引火令,旁人根本碰不得信仰之火,接触到这火的人会迅速燃烧必死无疑,根本没有生还的可能。”

    段长老说得自然是真话,所有人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他们忽略了一个事实,一个流传了许多年的事实,他们却也忽略了一个如传闻般的事实。

    苏默眼前就是那熊熊燃烧着的信仰之火。只需要伸手便可触到,但拜火教并不阻止,长老们看着苏默,却像看着一个死人般满脸的不屑,连同段长老在内,根本没有人相信苏默可以拿走信仰之火。

    苏默只是朝众人一笑,他干脆利落地伸出手,那原本燃烧的信仰之火在众人的注视下缓缓地凝聚,最后变成一团小火苗飞入苏默的手掌心。

    “什么?这怎么可能!”

    “我的天哪,我看到了什么!”

    大殿之内传来阵阵惊叹声,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信仰之火竟然真的到了眼前年轻人的手中,而他却没有受到反噬。

    这还没有结束,一根柱子之上的信仰之火收集完成。

    苏默并没有作罢,他将手中的小火苗举起,紧接着大殿之中便兀自开始刮起了风,此时长老们再也没法保持冷静大家都紧紧盯着眼前这一幕。

    只见随着苏默伸手,那团小火苗不断跃动起来,光芒越来越亮,与此同时相邻的其他柱子上信仰之火也是光芒大盛,一时之间大殿宛若白昼。

    年轻一代的弟子自是没见过如此光景,那几位年长之人确是暗暗心惊。

    苏默在脑海中回响着那串咒语,同时唇角微动,嘴上已经念了出来。

    取信仰之火本不必这么麻烦,毕竟本就是苏默自己的东西,奈何他的修为不够,只能靠着咒语来完成收集。

    至此长老们纷纷瞻望过去,他们都知道那熟悉的咒语字节意味着什么。

    虽然不知道咒语的威力怎样,却知道了眼前的年轻人与拜火教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只见其他柱子上的信仰之火突然脱离的柱子,连同苏默手中的火苗也飞舞起来,诸多火苗在空中盘旋着,形成一副亮丽而绝美的画面。

    苏默的脸庞也被照的发亮。

    下方的长老已经有人跪到了地上,为首的段长老更是一脸震惊,根本不相信事情真的发生了。

    随着火苗的舞动,终于许多的小火苗回合到了一起,最后重新归于苏默的右手掌心。

    事情完成了,苏默也不打算跟这些人纠缠,他望着下方说道:“告辞。”

    整个拜火教都愣住了,他们甚至还沉浸在刚才各种景象中,竟然是没有人去阻拦他,这是圣火教这些年来仅有的一次,不做抵抗,放走了人。

    “难道真的是圣子?”段长老突然说了这样的一句话,周围诸位长老一听,,大家意见不一,却没有人再敢小瞧苏默。

    段长老目光深邃,望着苏默逃离的方向,此时大殿内信仰之火皆失,陷入完全的黑暗当中,没有人能注意到段长老的神情。

    他踏着沉重的步伐朝着殿门外走去,末了回头朝众人道:“这件事不可张扬”便拂袖而去。

    只留下大殿内面面相觑的众人不知如何是好,有人低声地说着话,有人沉思着。

    跟拜火教不同的是,苏默淡定自若,他看着自己手心的小火苗,嘴角不自觉地翘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