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只畏主疑
    张飞的嗤笑之语引起了城墙上,孙皎一众将领的愤慨,这让他们的请战意愿更为强烈。

    唯有陆逊还保持着冷静。

    他对孙皎等一众将领言道,“此必有谲,且观之。”

    但陆逊的这种老成之言,却并没有安抚下孙皎等一众将领。

    孙皎脸色愤恨,他对着陆逊说道,

    “敌将张飞逼临城下挑战,若吾等不去应战,任其在城下耀武扬威,

    吾等声名受损是小,此必定会打击我军士气。”

    “固守城池,士气为重,若我军士气因此受损,敌军趁此机会大举攻之,柴桑危矣!”

    孙皎的这番话入情入理,引起了城墙上一众将领的附和。

    孙皎说的这点陆逊又岂能不知。

    只是他还是坚持己见,对着孙皎等一众将校语重心长的解释道,

    “江夏举军南下,众有数万,锐气始盛,且彼等依大道安营扎寨,扼守险要,难以卒攻。”

    “我军兵少,攻之纵下,犹难尽克,若有不利,损我大势,非小故也。”

    “今但且奖励将士,广施方略,镇之以静,以观其变。”

    “且柴桑城外山林广布,若此间是平原旷野,当恐有颠沛交驰之忧,今彼等缘山行军,势不得展,自当败于木石之间。”

    “诸君且当与我,共同徐制其弊耳。”

    陆逊说的这番话,孙皎等将官旁的没有听懂? 最重要的一层倒是听懂了。

    陆逊的意思是不要贸然出击? 要等待时机让江夏的大军自己落败。

    陆逊此话一出,让城墙上的一众将校哗然不已。

    诸位江东的孙氏将领听后? 脸上都浮现了浓浓的不解? 其中宋谦更是愤恨地说道,

    “自古以来两军交战? 皆有攻敌之举才能破敌,今陆督所言自待其弊何其荒谬!”

    “我从军十数年? 何曾见过未战而自败之军乎?”

    宋谦是江东武将中的元老之臣? 在孙策潜居寿春时就伴随其左右,在军中的资历深厚,别人惧陆逊的身份,他可不畏惧。

    他直接当面表达了? 对陆逊以上言论的质疑以及不屑。

    宋谦此话一出? 令城墙上的孙皎等将校脸色微变。

    他们因为宋谦的大胆而变色,但他们在脸色微变之后,脸上又都浮现了认同的神色。

    被宋谦如此当面质疑,陆逊的脸上并没有出现愠色。

    他初掌大军,往日又无功勋打底? 因此受到底下将校的质疑与不信任,是早可以预见的事。

    只是往日将校因为顾忌陆逊背后的孙翊? 将这种质疑与不信任放在心里。

    今日因为张飞挑战一事,这种埋在心中的的质疑与不信任直接爆发了出来。

    但知道是知道? 陆逊虽然心中不在意,他却不能不对宋谦这副藐视上官的作态做出惩处。

    宋谦对孙翊是忠心的? 宋谦只是对陆逊这个主将不信任与质疑? 对孙翊并无半点不敬的心思。

    但若是他今日对宋谦轻轻放过? 不止他在柴桑城中的声威会受到重创,甚至可能也会影响到孙翊的威望。

    因为他代表的是孙翊。

    陆逊深吸一口气,他呼唤来了一队士卒。

    孙皎等其余将官见状皆大惊,他们以为陆逊是要将宋谦重罚。

    按照军法,公然藐视军中主将,轻则仗刑,重则是可以斩首示众的。

    众将纷纷向陆逊拜首,为宋谦向陆逊求情。

    而宋谦在看到陆逊叫来的士卒将其包围之后,脸上并无浮现惧色,反而一副甘愿受罚的态度。

    众将的求情声不绝。

    其中多言宋谦乃元老勋臣,多有战功在身,杀之恐会震荡军心。

    也有的言此刻乃是战时,擅杀己方大将不详,让陆逊三思。

    陆逊默然不语,他本来心中就不想杀了宋谦,现在有这么多将领为宋谦求情,他也正好有了轻罚的借口。

    他对着宋谦开口说道,“你藐视上官,语出不逊,按军法本当枭首示众,但吾念及你有战功在身,故而今日饶汝一命。”

    “吾罚你受仗刑一百,并剥去一切军中职务,贬为守城小卒,以儆效尤!”

    还在为宋谦求情的众将听后大惊。

    本来他们在听到陆逊说饶宋谦一命时,心中还松了一口气。

    但陆逊竟然要将宋谦施以一百仗刑,并贬为一守城小卒,这让他们求情的声音又再度此起彼伏起来。

    剥夺军中一切职务的惩罚暂且不说,这施以仗刑一百的惩罚才是令他们担忧。

    寻常壮汉受五十军棍就已经丢了半条命,要是将宋谦打上一百军棍,那是有可能被活生生打死的!

    但陆逊这次没有因为众将的求情而转变主意,他用严厉的语气对着孙皎等一众将官说道,

    “若至尊在此,彼等焉敢求情乎?”

    陆逊这句话一出,城墙上瞬间安静起来。

    嘈杂的求情声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

    因为陆逊提及了那个人——江东至尊孙翊!

    孙翊的声威,一下子就将这些将官镇的老老实实的。

    陆逊话中的意思是,若是孙翊在此,宋谦犯了这等过错,你们敢求情吗?

    同时也是在言明,若是孙翊在此,宋谦仅仅会只是受仗刑吗?

    陆逊说完后,看了一眼城下那依然在徘徊的张飞,随后便拂袖而去,只留下了城上的一众将官面面相觑。

    而在陆逊说出对宋谦的惩罚之后,包围住宋谦的士卒,也早已将宋谦押下城受罚去了。

    只是宋谦在经过孙皎身前时,对其说了一番话。

    他说道,“今误国事者,必逊也。君身为至尊兄弟,岂可坐视不理乎!”

    孙皎在听了宋谦的这番话后,脸上浮现了犹疑之色,他本想叫住押走宋谦的士卒,但他动了动嘴唇,最终还是没有喊出那句话。

    孙皎的这番表现,令得城墙上的一众将官纷纷叹息不已。

    陆逊在离开城墙之后,回到了柴桑城中的县衙之中,在屏退旁人之后,他坐在书案前,写起了一封信。

    “柴桑要害,国之关要,虽为易守,亦为易失。”

    “失之非徒损一郡之地,江东腹地郡县皆可忧矣。今日守之,当需上下号令和谐。”

    “祖干天常,不守窟穴,而敢自送。臣虽不材,凭奉威灵,以顺讨逆,破之将近。”

    “江夏虽以射为将,但今吾观之,实操兵者为刘备者矣。

    寻备前后行军,多败少成,推此论之,不足为虑。

    臣初嫌之,水陆俱进,今其反舍船就步,临江结营,察其布置,必无他变。”

    “臣伏愿至尊高枕,不以为念也。”

    陆逊写完后,又仔细看了一遍信的内容,在觉得没有什么疏漏后,

    他叫来一位亲信,命其带着这封信立即前往陵阳城外,将这封信交到孙翊的手中。

    在亲信持信离去后,陆逊脸上浮现了一丝忧虑。

    属下的质疑他自有办法弹压。

    但若是今日之事传到孙翊的耳中,引起了孙翊对其的怀疑,那么这种后果对于陆逊来说,是绝对无法接受得。

    而陆逊也相信,在他写好这封信的同时,在这柴桑城内,肯定也有旁人写好了弹劾他的奏本!

    现在就看孙翊相信谁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