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两万大军,尽在我手
    张硕不知道为什么情势,没有按照他所想的那般发展。

    黄射暂时收回质疑的目光,他仔细询问起今日刘备攻城的情况来。

    这位传令兵并非刘备所部,而是黄射早上拨给刘备的两千江夏军的一员。

    他真正的主人乃是黄射,所以他一五一十的将今日所看到的攻城情形,禀报给了黄射。

    在这位传令兵的禀报之下,帐内所有人包括黄射,都对今日刘备攻打柴桑城的情形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

    在攻城刚开始的时候,刘备即命精锐的士卒攻向柴桑城,而这精锐的士卒之中大多是刘备的本部兵马,这一点足见刘备并未怀揣私心。

    按常理来说,攻城战开始之时,攻城一方应先以辅兵冲城,这是为了试探城上的武备力量是否强大。

    用辅兵冲城的话,纵使守城一方武备力量强大,损失的也是那些战斗力不高的辅兵而已,无伤大雅。

    而刘备以精锐士兵率先冲城,这足见他对拿下柴桑城一事十分上心,也足见他对黄射委任的先锋之职尽心尽力了。

    听到此,黄射心中对刘备本来的一些犹疑已经消失不见。

    按这位传令兵所说,刘备不止令本部精锐士兵率先冲城,

    他还派出关羽、张飞、赵云三员大将亲率兵马,分布三处城门攻打柴桑城。

    关、张、赵三将都不避矢石冲锋在前,几欲履及城头。

    但因为柴桑城上箭势太猛,终究是功归一篑。

    从传令兵讲述的攻城情形中,无论从哪方面来看,刘备在今日的攻城之战中,兵将齐用,共逼柴桑,这完全不像是有半点藏私的样子。

    在这样的情形之下,令刘备最后拜退而归的原因想来只有一个,那就是柴桑城上的武备力量充足,若是硬攻,实在不易攻下柴桑城。

    此时在帐内的各位将校,都是跟随黄祖日久的人,攻打守备力量充足的城池有多难,以他们的经验他们是知晓的。

    纵算是没有多少经验的黄射? 在面对刘备拜退的这样的事实的面前? 也已经认识到了“攻城多难”这四个字的真正含义。

    在黄射认识到这一点之后,不但令其心中怀疑刘备的些许想法烟消云散?

    更让其回忆起了昨夜刘备建议“缓攻”的那番言论? 在这样的境地之下,那番言论在黄射心中的信服度直线上升。

    正在帐内众人心中愁思百布的时候? 有人传报,说是左将军已经回营。

    黄射听到这个消息? 立马起身? 带着一众将校出了大帐,亲自迎接刘备归营。

    黄射刚一出帐门,就看到远处从柴桑城下退回的士卒正在陆续入营。

    远远看去,那数千士卒身上都带着或多或少的伤痕? 脸上更是交杂着已经干涸的血液。

    而他们的脸上全都是晦暗的神色? 一个个垂头丧气的。

    这让黄射几欲有些站立不稳。

    自幼熟读经书的他以前并未经历过战阵的凶恶,这种场面还是他第一次见到。

    伤痕累累证明今日攻城之势之激烈,脸色晦暗证明今日的攻城之战令这数千士卒士气大伤。

    黄射就算再没战阵之经验,也知道士气大伤这四个字对于一支军队来说,意味着什么。

    更可怕的是? 等这数千士卒全数归营后,自然的攻城失利的消息就会传开。

    而这数千士卒身上的伤情? 也会引起营内其余的士卒的惊慌。

    这无疑又会对整个大营中的荆州兵,造成一种士气上的严重打击。

    但造成今日这种局面? 能怪刘公吗?

    又能怪自己吗?

    黄射朝身后的张硕看了一眼,眼神中已经蕴含着愤怒。

    而张硕却对黄射的这愤怒的眼神会错意? 他以为是黄射看到士卒败退回营的场景? 惹得黄射心中对刘备动怒了。

    这让张硕的心思又活泛起来。

    这时刘备带着关羽、张飞、赵云三将来到黄射身前? 对着黄射微拜道,

    “备攻城不利,折损士卒甚多,伤及我军士气,恳请中郎将治罪!”

    刘备在说这番话的时候,脸上适时的流露出了自责的神色。

    看到刘备这番神色,黄射扶起刘备,本想宽慰几句,岂不料张硕却在一旁说道,

    “左将军纵使地位尊崇,但军法森严,不可荒废,望中郎将惩之以严军法!”

    张硕这话一出,刘备的一众亲信下属脸上率先浮现怒气,脾气暴躁的张飞直欲要发作起来,却被一旁的赵云紧紧拉住。

    不仅刘备的属下如此,就是从属江夏的一众将校脸上,也都浮现不满的神色。

    在这时,在黄射还未做出决定之时,刘备身后的一位素衫男子嗤笑道,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春秋之事,今日见矣。”

    这位素衫男子口中的讥讽之意味溢于言表。

    出声嗤笑的是简雍简宪和。

    其为人简傲跌宕,放荡自由,就是在其主人刘备面前也多有不守礼法之举,所以他现在敢直接出言讥讽张硕。

    简雍表面上讥讽的是张硕,但实际上讥讽的却是黄射。

    话里深意是若是黄射真的听信张硕的话,那么黄射就和春秋时的昏君晋惠公一般无二了。

    黄射熟读经书,当然知道在《左传》中的这个典故了。

    这让他的脸色一下子极度难看起来。

    他转头对着张硕训斥道,“刘公何等身份,岂是你这一小小校尉可以非议的。”

    黄射又说道,“柴桑城就在那里,若是你觉得刘公攻城不利,吾也予你五千兵马,你能为吾拿下柴桑城乎?”

    黄射的一训斥一反问弄得张硕不知所措,连连告罪。

    黄射心中的怒气还未消,方才他就对张硕已经心怀怨气,

    现在张硕又差点让他名声受污,这让以成为一个大名士为毕生愿望的黄射,怎么能忍受的了。

    他以张硕桀骜不驯,以下犯下之由,命人将张硕拉下去打五十军杖,

    并且剥夺了张硕在大营中的一切职务,将其贬为别部司马,让他前去长江南岸看守战船与鱼虾为伴去了。

    在处理了张硕之后,黄射对刘备一拜道,

    “吾先前受谗言所惑,致有今日之败,如今我军士气大伤,柴桑又巍然不动,刘公智略深远,还望刘公教我。”

    刘备闻言急忙推辞道,“败军之将,不敢称智。”

    黄射只以为刘备这番推辞的态度,乃是自己先前对其先前不信任令其心有不满。

    为了扬名天下,也为了收服刘备之心,黄射斩钉截铁的说道,

    “若刘公能助吾攻下柴桑,今日起军中一众军政大事,吾皆可委于刘公!”

    黄射的这番态度更让刘备“惶恐”,他一如既往的推辞。

    但黄射这次的态度很坚决,在他再三的恳请坚持之下,刘备在众人面前只得勉为其难的接受了黄射的好意。

    黄射见刘备不再推辞,大喜。

    这一刻,他更加感受到玄德公,那名闻天下的仁厚心胸果然不是空穴来风。

    有这个想法的不止黄射,就是其余的一众江夏籍将校也是如此觉得。

    盛名之下无虚士呀。

    唯有刘备身后的关羽、张飞、赵云等人想起了昨夜刘备对他们说的一句话,

    “总有一天,他会来求我的。”

    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而脸上一副临危受命神态得刘备,心中却浮现了难以言表的欣喜。

    今日起,

    两万大军,尽在我手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