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一百五十五章 隐患
    在快回到大营时,刘备想起关羽方才的话语,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他收拢起笑容,语重心长的对关羽告诫道,“吾知你素来有傲气,对一般的人物心里多有鄙夷,你有当世无双的武勇,有这番傲气也是寻常。”

    “只是为兄担心你这番傲气,将来会给你招致大祸。”

    “自古以来,英雄气短多为小人所误,而你的这番傲气很容易会引起小人的忌恨,这一点云长不可不防呀。”

    关羽方才在话语中,直称黄射之名,并蔑视的称呼其为小儿。

    虽然这是他与刘备私下之语,但也可足见关羽内心十分看不起黄射。

    黄射出身世家名门江夏黄氏,官位又是显贵的中郎将,更是这次出征大军的主将,

    关羽职位不比黄射,出身不比黄射,以下属的身份对最高长官言必称小儿,这充分体现了关羽心中的傲气。

    刘备是个观察入微的人。

    更别说他与关羽相交十数载,对其的秉性十分清楚,正是因为清楚,刘备才对此十分忧心。

    刘备深知人心之诡谲多变,他很担忧关羽将来会因为他的这番桀骜的秉性,惹来杀身之祸。

    刘备的语气沉重,关羽听后却不以为意。

    坐于马上的关羽手持偃月刀,他将手中偃月刀往前虚砍,引起了一阵刺耳的破空声,在偃月刀寒光的照耀下,关羽左手抚须自傲道,

    “兄长多虑了,小人纵使有再多暗箭,但吾有偃月刀在手,又何惧那些魑魅魍魉之辈?”

    “吾心中就是不服那黄射小儿,一黄口之辈,全凭家门扶持才得以窃据大位。

    若是其有些许能力倒也罢了,可惜只是个庸碌不堪之辈。”

    “任这样的庸才居于你我兄弟之上,我既是替兄长不值,也是替自己不值。”

    “他不配。”

    关羽的话语铿锵有力,他的话中毫不掩饰的透露出了对黄射的鄙视。

    刘备面色转肃,他有点严厉的训斥道,

    “你是有大才能之人,心中对黄射这个外人多有不逊也就算了,但平日里你对子方也颇多凌辱,这又是何故?”

    “子方是吾内弟? 纵使他有再多不是? 你也不该如此对他。”

    关羽见刘备提及糜芳,他浓厚的长眉一竖? 恨恨地说道?

    “糜芳其人仗着兄长内弟的身份,在军中多有不法之事。

    我寻常只是训斥其几句? 正是看在兄长的面子上,不然的话? 我早就以军法处置之了。”

    关羽的话让刘备一阵气结? 他对关羽说道,“子方为人吾怎会不知,但其兄长乃子仲。”

    “子仲素履忠贞,文武昭烈? 当年在徐州之时更是倾尽亿万家财助吾成事。

    若无子仲当日之资助扶持? 当年吾入主徐州又岂会那般容易。”

    “而且多年来其追随于我,一直尽心竭力,不避斧钺,其之忠贞海内闻名。”

    “吾一直厚待于其,正是为了立其为标榜? 以示世人我与其君臣大义之美名。

    如今你与子方多有龌龊,若是子仲因此不满? 内生二心,我多年来的筹划岂不化为虚有?”

    “见人见事? 不能只见一人一事,要筹划深远? 这一点你怎就不明白呢?”

    刘备现在的话语就带着点训斥的意味了。

    关羽正要辩驳? 刘备却继续说道?

    “你素来亲善寒门,疏远士大夫,你对子方之不满也多出此点。

    这点也是你之性格大忌,有所偏废就会有所厚薄,厚薄不同,隐患即生!”

    刘备虽然多以宽厚之态示人,但关羽与其感情不同常人,刘备是真的将关羽当做弟弟看待的。

    因此他这番训斥,也多是出自真心为关羽好。

    关羽对谁都一副傲然的态度,唯独对刘备尊敬有加,面对刘备的训斥,他心中虽有其他意见,但面子上还是老实的接受了。

    这时正好在前方探路的张飞回来了,他严厉驱赶着手下的士卒列好阵型,防止敌军偷袭,这一幕正好被刘备看在眼里。

    在张飞来到身前后,刘备开口就对其训斥道,“益德!”

    “吾告诫过你多少次了,不要对属下太过严厉,他们纵使身份卑微,但若是心怀怨愤,也会给你招来大祸,你怎么总是不听呢?”

    张飞因为年纪最小,在刘备心中是他的三弟,所以刘备对其的训斥也最是严厉。

    刘备声色俱厉的训斥让刚回来的张飞,一下子不知所以的愣住了。

    张飞看了看一旁脸色不对的关羽,他好像明白了自己是有点被殃及池鱼了。

    精壮的八尺壮汉张飞,方才在驱赶士卒时还一副威风凛凛的样子,

    现在在刘备的训斥面前,黝黑的脸上闪过有点害怕的神色,他缩了缩脖子,不敢顶撞刘备,只是弱弱应道,

    “知道了,兄长。”

    刘备看着张飞那一副诚恳认错的样子,又看了看那正不停抚须的关羽,心中发出了一声叹息。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也不知道他今日的训斥是否能让这两位亲信转变些许。

    但他是真的担心呀。

    关羽重寒门轻士大夫,而张飞则相反,重士大夫轻寒门,这在刘备看来,全都是取祸之道。

    刘备本来还想再好好教育一下关羽、张飞二人,但他看到大营已经近在咫尺,便暂时息了这种心思。

    他脸上很自然的收拢起厉色,转而替换上了一种自责之色。

    在刘备回营之前,他已经先派人回营向黄射转达战情,他没有命报告的人有所隐瞒,而是让其据实已告。

    他就是要让黄射,无所遗漏的了解所有事。

    黄射本在大营之中焦急的等着刘备在柴桑城下的军情,在听到刘备派人回来禀报军情之后,他急忙命人将其传召进来。

    黄射是很相信刘备的能力的,他以为刘备不过半日就有消息传来,乃是好消息。

    缺少军旅经验的他认为,在敌我兵力悬殊的情况下,刘备怎么也不至于会战败吧。

    谁知在将传令兵召进来后,黄射得到的却是一个令其难以置信的消息。

    这个消息在帐内传开后,帐内顿时响起了一阵哗然声。

    坐于次座的张硕还以为遇上了弹劾刘备的绝佳时机,他立刻拱手对着黄射说道,

    “刘玄德攻城不利,丧我军锐气,仆恳请中郎将以军法治之,以正纲纪!”

    张硕以为自己的这番话会引起不少人的附和,但岂料在其说完之后,帐内的哗然声一下子安静下来。

    帐内许多人对其投来了意味不明的目光,

    就连坐于主座的黄射也是如此。

    那种目光,充满着质疑。

    这让张硕一下子不知所措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