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刘备之城府
    刘备率领着残余的荆州军从柴桑城下退走,徐徐后退前往长江南岸的荆州军大营。

    今日攻城一战,刘备率领着五千荆州军对柴桑城发起了猛攻。

    可是别说攻克下柴桑城了,在连番猛攻及有三大猛将的助攻下,这五千荆州军连柴桑城的一块夯土都还未触及到,就已经死伤不少。

    出营带着有五千精壮,可是在领军回营的路上,刘备命人点清兵马人数之后,

    他却发现,就这不过半日的时间,五千荆州军死伤就已经逾过千余。

    虽然死者不多,在这千余的人数之中,伤者占了绝大多数,但这无疑对荆州军的士气打击是巨大的。

    若不是这五千荆州军皆是江夏军中的精锐,加上有自身的名望在维持军心着,

    刘备相信,按照往常以这个伤损比,这五千荆州军早就哗散崩溃了。

    虽然刘备是出于及时止损的心态,作出了撤军的指令,但这无疑也是宣告着他这次亲自领军攻城,是失败了。

    正是知道这一点,在回营的路上,除了士卒脸色沮丧之外,就连关羽、张飞、赵云等三将脸上也挂着愁闷的神色。

    关羽拍马来到刘备身前,对其言道,“兄长,今日吾等攻城不利,还折损了如此多的士卒,恐回到营后,黄射小儿会以此怪责兄长呀。”

    关羽说这番话时,脸上挂着担忧的神色。

    黄射昨夜委刘备以先锋之重任,虽然不是想着让刘备一举夺下柴桑城,但也是抱着让刘备能为其立下战功,从而振奋军心的目的的。

    如今不过半日,刘备就败退回营。

    黄射想提振军心的目的是肯定达不到的了,甚至此举还会挫伤大营中荆州大军的锐气,黄射的确很有可能会因此怪责刘备。

    刘备驾马在关羽身前一个身位,他听到关羽担忧的话语后,只是笑了笑说道,“中郎将庸而不昏。

    今日吾率军攻打柴桑,攻城之势不可谓不猛? 中郎将在今日攻城的兵马中也有眼线? 这些他不会不知道。

    今日之退非吾不尽全力,中郎将不会因此怪责吾的。”

    刘备一脸淡然的态度没有让关羽放下心来? 关羽继续说道?

    “黄射小儿为人优柔寡断,素无主见? 他或不会因为今日我军失利而有所怪责,但弟弟担忧的是其受到身边小人蛊惑呀。”

    说到此时? 关羽脸上的担忧之色愈发浓郁。

    关羽口中的身边小人? 刘备知道说的是谁。

    便是那黄祖安排在黄射身边的,亲信将领张硕了。

    黄射因为刘备的名望对刘备尊敬有加,但其父亲黄祖却十分忌惮刘备的声望。

    他担忧刘备会借其声望及黄射对其的尊重,在这次出征的大军之中架空黄射。

    毕竟论权谋? 论心计? 黄祖认为他的这个儿子是万万比不上刘备的。

    所以黄祖特地将张硕,安插进了这次出征的大军中。

    除了想借助张硕的军旅经验提点黄射之外,还抱着让张硕替黄射提防刘备的作用。

    黄祖有种担忧,要是不在黄射身边安插一个人,等大军到了柴桑时? 这近两万大军还姓不姓黄就不知道了。

    张硕也知道黄祖命其跟在黄射身边的另一层深意,所以在从江夏出发的这一路上以来? 张硕对刘备的防备之心甚重。

    因此他与关羽等刘备的爱将产生的摩擦不少,只是都被刘备弹压下来了而已。

    在有这种不愉快的经历在前? 难怪关羽会十分担忧张硕蛊惑黄射了。

    刘备转身看向被自己引为臂膀的,亦下属亦兄弟的关羽? 关羽脸上的担忧之色被刘备尽收在眼底。

    这让刘备心中一暖。

    尽管他这半生以来? 多受失败颠沛流离之苦? 但可贵的是,关羽与张飞一直对其不离不弃,恪尽忠义。

    刘备温言对关羽说道,“云长莫要多虑。

    中郎将虽更偏信张硕,但其为人明事理。

    昨夜之时我已备言此时不应速攻,在那时他脸色已有摇摆之色,只是后来闻张硕之言故而派吾今日速攻柴桑。”

    “有昨夜我之献策在前,今日我军失利并不会令中郎将怪责吾等。

    相反的,他反而会认为吾有先见之明,这将让其会更加信重吾。

    而张硕在他那里定将失信,这对吾来说反而是好事,又何忧之有呢?”

    听了刘备的这番话后,关羽脸上的担忧之色才渐渐释怀开来。

    随着他像是明白了什么是的,眼神惊异的对刘备说道,“兄长难道早就知道,黄射会命你速攻柴桑吗?”

    刘备点点头,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中郎将的为人我很清楚,张硕对我的忌惮我也很清楚。

    有张硕在一旁掣肘,吾此次攻打柴桑,势必难以见济功业。”

    “但今日之后,那张硕还如何能掣肘于吾呢?”

    说到这,刘备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有了今日之败,中郎将定会知晓柴桑不易下,他心中苦闷惆怅之心将大起。

    而因为今日之败,张硕在其那里势必失信。”

    “中郎将本就毫无军旅经验,离了张硕,在对攻打柴桑一事一筹莫展的境况下,他能依仗的除了我还能有谁呢?”

    “放心,一切都在我的计算之中。”

    昨夜那番话是刘备早就准备好,并且在昨夜特地提出来的。

    他提的那番话,是符合实际情形的,所以昨夜在议事时,才会有不少军中将领点头附和他的话,这是刘备收拢人心的一个表现手段。

    但同时刘备知道张硕提防他的心思。

    在自己提出那番正确的言论之后,张硕就算心中认同,但他肯定也会提出反对,并且向黄射建议与自己截然不同的策略来。

    因为张硕是黄氏的家将,相比于攻打下柴桑,他更大的职责是确保黄射的领军地位。

    刘备也早就料到了今日攻打柴桑,很大可能会失利。

    但这对他来说,反而是他夺权的最佳时机。

    因为在今日的失败面前,他昨夜得那番建议就会显得更加正确无比。

    这让他能够最大程度的再收揽一次人心,同时也会狠狠打击张硕在黄射那里的地位。

    对刘备来说,今日他率军打的并不是柴桑,而是那一直给他使绊子的张硕!

    刘备与关羽相识相知十数年,情比兄弟之情更为坚贞,刘备并没有在关羽面前特地隐藏他的城府,反而如实告知。

    关羽听后不由得拜服,他说道,“若识人心,用人心之能,兄长真是当世翘楚。”

    刘备淡淡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