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一百五十三章 你的对手不是他,是我
    手下的士卒一批批死伤在柴桑城下,这让刘备动了退兵之心。

    但他还是寄希望于其他三处城门的攻势。

    虽然攻打柴桑其他三处城门的兵力比他这处少,但那三处城门处统领兵马的乃是关羽三人。

    这三人刘备了解的很,都是不世出的名将。

    虽然柴桑城防坚厚,但柴桑城中没有与这三人所匹敌的武将,有这三将统兵,或许能在那三处城门处取得奇功也不一定。

    古往今来,战功最重者乃先登破城。

    而此举非有大勇力之人不可为之。

    刘备在心怀希望之下,派了人去打听其他三处城门的攻城情况,但不久后派出去的人回来禀报的消息,让刘备失望不已。

    关羽、张飞、赵云虽然勇力无双,但是毕竟是血肉之躯。

    在柴桑城中抵抗强烈的情况下,这三人手下的兵卒根本就一时半会无法近了城墙下。

    若没有手下士卒的辅助,纵算关羽、张飞、赵云三将无论如何奋击勇力,也对高大的柴桑城墙一时无可奈何。

    在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刘备叹了口气,他知道现在是非退兵不可了。

    刘备发出军令,军令一出,荆州军大阵就已经鸣金起来,这是撤退的信号了。

    还在攻城的荆州兵听到那凄厉响亮的鸣金声,那平时听来不算好听的声音,此刻在他们耳中却犹如天籁一般悦耳。

    正在往前冲锋的荆州兵立马止住了攻势,而后在军中各级将官的指挥下,徐徐从柴桑城下的护城河前退了下来。

    来时士气高昂,攻击迅猛的荆州兵,此刻连同袍的尸体也来不及收拢,就急不可耐的在向后退却着。

    同样的军令,刘备也命人传给了正在其他三门处攻打柴桑的关羽、张飞、赵云三人。

    这三人在得到刘备的将令之后,也纷纷鸣金收兵,从柴桑城下徐徐退走,来到北门处与刘备合兵一处。

    数千荆州兵与其清晨来时攻击柴桑相比,就好像一股波涛汹涌海浪朝着大海中的一块礁石狠狠撞来,

    携带着一往无前之势的海浪却被那块坚不可摧的礁石,硬生生的阻止住了攻势,

    最后只能用尽能量,顺应海水的大势,无奈的向海中退去。

    柴桑四处城门处荆州兵的退兵? 引起了柴桑城上孙军的一片欢呼。

    无论这数千荆州兵来时攻击如何猛烈? 气势多么慑人,但在他们的拼死守卫下? 荆州兵的攻城之势已经被成功击退了。

    四处城门上响起了孙军此起彼伏的欢呼声? 欢呼声传到城下正在退兵的荆州兵耳中,让他们脸上的晦暗之色又多了几分。

    攻势犹如波涛巨浪? 但在退去之时,再大的海浪也只能留下一地泡沫而已。

    关羽三将率领着其他三处城门的荆州兵来到柴桑北门之下? 与刘备汇合在了一起。

    因为北门是柴桑的主要防卫之处? 所以守卫这处城门的孙军最多,欢呼声也最为强烈。

    刘备骑于马上,用手遮住眼帘,定睛遥遥朝着城墙上看去? 他的目光正在捕捉着一个人。

    孙皎!

    耳边的孙军的欢呼声不停? 这些都毫无保留的肆无忌惮的侵入了刘备的耳中,但刘备并没有因此脸色发生了任何变化。

    他什么样的失败没经历过,小小的一次攻城失利并不被放在心上。

    他在意的是让其造成这次失利的那个人。

    虽然柴桑城本就城坚池深,城中兵马也有数千之数,但一座城池真正难攻的不是这些? 而是守城的主将。

    城墙比柴桑高厚的城池不知凡几,守城士兵比柴桑城中多的城池也不知凡几? 但这些并不能保证城防万无一失。

    攻城战中攻方数日而下城池的刘备见过,攻方兵力弱于守方但却轻易攻下城池的攻城战? 刘备也见过。

    水无常势,兵无常形? 两军交战? 能主导一场战役最大的因素? 乃是各自的主将。

    从刘备今日亲自率军攻打柴桑城的情况来看,虽然柴桑城的守备力量不强,但其爆发的守城能力无疑是很强的。

    不然不至于让关羽、张飞、赵云三将连柴桑城的一块夯土都没摸到。

    善守者,滴水不漏,故不易攻。

    现今守卫柴桑城的主将孙皎,就是这样的一位善守者。

    守城看重的不是花里胡哨的计谋,而是那面面俱到的谨慎。

    简而言之,便是无漏。

    但就是这简简单单的两个字,令多少守城将领败在了这上头,从而失了性命与城池。

    不过孙皎年纪虽轻,但已经将这两个字做得不错了。

    怪不得那个人,会派他来守卫柴桑城。

    刘备的目光在几番寻找之后,终于定格在了那个身穿华美铠甲的年轻人身上。

    那个年轻人正在城墙上的孙军之中,和那些孙军一同欢呼着。

    他抽刀对天,刘备的目力不差,他看到了那个年轻人脸上,浮现着飞扬的快意。

    这一幕,令刘备想起了昨日在长江南岸的那副场景。

    虽然地点,情势不同,但这位年轻人现在表现出的那种飞扬跳脱的神态,在刘备看来,都是毫不掩饰的在表明着他的一种态度。

    挑衅,他在挑衅他刘玄德。

    鬼使神差下,柴桑城头上的朱桓似乎冥冥中感觉到有人在注视着自己。

    他顺着这感觉朝着一个方向看去,很快的,他的目光就与城墙下,数千荆州兵之中的刘备的灼灼目光所对上。

    与昨日不同,现今朱桓已经知道了这与他对望的人的身份。

    汉左将军,刘皇叔刘玄德!

    这个人在天下间的名气,比起孙翊来只高不低。

    但朱桓却不怵他,朱桓想起了昨日在长江南岸他与刘备初遇那一幕,朱桓脸上傲色一闪。

    他将手中长刀,朝着城下刘备的方向掷去。

    朱桓与刘备的距离不近,尽管朱桓凭高而掷,但那呼啸而出的长刀在半路就已经失去了动力,跌落在地。

    正如昨日一般,朱桓知道射那一箭射不中刘备,但他还是要射出那一箭,作为威慑之用。

    今日他也知道这一刀扔掷而出,不可能击中刘备。

    但他还是这么做了,他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告诉刘备。

    纵使我现今手中无刃,

    君又奈我何?

    一样的挑衅意味,一样的倨傲举动,这让一直在关注朱桓的刘备,笑了出来。

    而在城墙上,朱桓身侧的楼房中,隐在楼房内的陆逊也注意到了这一幕。

    陆逊看着目光交汇二人的两人,彼此二人这时可能都将对方视作自己的对手,但,

    在这无旁人的楼房之内,一向以谦逊姿态示人的陆逊,脸上也很难得的浮现了一抹傲然之色。

    刘君,你的对手不是他,是我谋俊陆伯言呀!

    傲然之色在陆逊脸上很快就消失不见,他的脸上又浮现了常年挂着的温和谦逊之色。

    这时他正背手而立,而在他背在身后的右手之中,

    他正在用指尖摩擦着一块白色的玉石棋子。

    随后,隐在众人视线之外的陆逊似乎想到了什么,他手中搓弄棋子得速度正在逐渐加快,

    直到最后,陆逊握拳将那枚棋子重重的收入了掌中。

    陆逊脸上露出了些许笑容。

    执军如弈棋,方可破敌如破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