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一百五十二章 血红的早晨
    帐内的诸位将校,听到黄射的命令后皆起身,对着黄射拜道,“唯。”

    黄射又对刘备说道,“明日攻城之时,还需多仰仗刘君手下虎将之力。”

    攻城时以刘备为先锋,这是在出征前刘表就定下的策略。

    黄射如今只是在忠心执行刘表的命令,刘备虽然心中不愿,但也是无法,轻声接下了这个任务。

    不过黄射终究不像刘表那般薄情,黄射表示明日会调拨二千士卒给刘备,令其汇合本部兵马共五千之众,作为先锋对柴桑发起进攻。

    在决定好明日攻打柴桑的一切事宜之后,黄射便宣布散会,而后帐中的一众将校就离开了主帐。

    在诸将校皆走后,关羽、张飞、赵云三将来到刘备身前,关羽欲言又止,刘备看出了他想说什么,脸色平淡的对其说道,

    “中郎将迟早会后悔的。”

    赵云则说道,“若是在中郎将的速攻之下,柴桑城真被其拿下了呢?”

    “不可能。”

    刘备断然否定道。

    在他看来,孙皎敢孤身一人留在江岸刺探敌情,又能想出这等疑兵之计,这足以说明孙皎是个有勇有谋的人。

    这样的人守护的城池,又岂是那么好夺下来的。

    刘备看了一眼那被火光照耀的熠熠生光的主将位子,眼神中闪过些志在必得之色。

    黄射,总有求他的时候。

    第二日一大早,在黄射的命令之下,荆州军开始动员起来。

    鸡鸣之后,五千精锐的士卒在刘备的率领之下,气势如虹的朝着柴桑城压去。

    荆州军的动静早已被探子探知,然后快速的汇报给了柴桑城中的陆逊。

    陆逊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还有一时间的诧异。

    按他的设想,荆州军是不会这么快发动攻击的,但这种情况他也早有设想到。

    因此他让朱桓按照原计划那般,冒充成孙皎的身份,上城去指挥士卒守城。

    城中有六千守兵,但陆逊没有让这六千守兵全部上城守卫。

    他命三千士卒守卫城墙,而让另外的三千士兵隐于城墙之内。

    不到万不得已,陆逊是不会让这三千士卒现于人前的。

    刘备率领的先锋部队,很快就到达了柴桑城下。

    因为荆州军的大营正对柴桑城北门,故而刘备亲率二千士卒前来攻打北门。

    同样的,在柴桑城的北门之处,陆逊布置的守城兵马最多。

    在抵达柴桑城下之后,刘备就命士卒扛着攻城器械压向柴桑城西门,进行强攻之举。

    刘备这次率领来的士卒都是精锐之众,加上人多势众,又有大量的攻城器械为辅。

    所以在攻城一开始,的确给柴桑城上的孙军造成了不小的压力。

    但在攻城战中,守城一方是据有莫大的优势的。

    孙军有高大的城墙作为依托,居高临下抛射箭矢,落石,金汤击敌。

    而荆州军乃是由下击敌。

    他们手中也有弓箭,但因为高度障碍,荆州军射出的箭矢往往还没射上城头,就已经失去大部分的动力,而开始缓慢下坠。

    就算有部分箭矢射到墙头上,因为柴桑守兵有着女墙进行防护,那些箭矢对他们也造不成太多威胁。

    只是会有一些流矢,误中一些倒霉蛋而已。

    而荆州军中的大型工程器械如冲车,云梯等。

    冲车因为构造巨大,行动迟缓,柴桑城前有数丈的护城河作为屏障。

    荆州军准备的冲车在到达护城河前之时,全部停滞在那里,无法再前进一步。

    至于搬动云梯的荆州军,在将云梯运到护城河前之时,他们将云梯放下暂时充作简易的踏板之用。

    他们想凭借云梯踏过护城河。

    但护城河宽大,许多荆州士卒才刚刚踏过一半路程,就被柴桑城上射下的利箭给命中,从而跌落河中成为了一具死尸。

    这还算身手矫健的士卒。

    大部分士卒还未踏上横卧的云梯,就被柴桑城下射下的箭矢射中而毙命,横尸城下。

    刘备率领攻打北门的两千精兵,士气高昂,喊杀声震天。

    但从方才发起冲锋至如今不过一个时辰,两千士卒中踏过护城河的才不过百余,而死伤在城上利箭之下的士卒,却足有数百之众。

    本来清澈见底的护城河,渐渐被荆州军留下的血液染红。

    护城河前平坦的官道上因为尸体的堆积,变得崎岖难行起来。

    许多继续往前的荆州军往往会被同袍的尸首绊倒,绊倒之后他们爬起身来,原本干净的身上沾染了污秽的鲜血。

    他们看到了往日熟悉的同袍死状恐怖的倒在了地上,他们甚至是踏在了他们的身上朝着柴桑城冲锋。

    脚下踩在肉上的特有的柔软的感觉,让他们心中感到悲凉,感到发颤。

    但他们却没有时间悲凉,惧怕。

    因为军中的执法者就在身后,若有后退者,就算能躲避城上射来的箭矢,也会被身后的执法者斩首。

    所以这时,他们唯有前进一途而已。

    很快的,这些发起新一轮冲锋的荆州军,也倒在了地上。

    他们成为了下一轮冲锋的荆州军的踏板,就如他们先前踏过那些同袍的身体一般,此刻他们也在被践踏。

    一些倒在地上的荆州军并未死去。

    他们挣扎着想爬起来,但随之他们被继续冲锋而来的同袍踩踏在地,直至被踩的气息全无。

    在这初冬的清晨,柴桑城下薄雾还未散去,但天地间的颜色已经不是白蒙蒙,而是渐渐被染成了一片血红。

    在这柴桑城下,清脆的鸟鸣声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双方士卒的喊杀声,惨叫声,以及各自军法执行队的呵斥声。

    这便是这时代最残酷的,攻城之战。

    刘备位于大军身后,看着往前冲的士卒一批批倒下。

    纵算是他经历过多场战斗,也被面前的这副场景影响的皱起了眉头。

    在黄射的命令下,荆州军就是要用血肉之躯死攻下柴桑城。

    慈不掌兵的道理,刘备懂。

    若是用人命堆能堆蹋柴桑城,他也会毫不犹豫的这么做。

    但遥望着城头上那个临危不乱的,指挥着士卒进行攻击的孙皎。

    遥望着城墙上那人数不多,却个个精悍训练有素的孙军,刘备觉得黄射的这个命令是那么愚蠢。

    再这样打下去,恐怕柴桑城中的孙军还未崩溃,荆州军就会因为过大的战损比,已经先崩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