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一百五十章 龙困浅滩
    不过黄射对于刘备,比对他父亲还敬重。

    从江夏出发的这一路上以来,黄射也都是以师长之礼对待刘备。

    他虽然心中对刘备安营的速度有不满之处,但也没有命人去责斥刘备,反而派了亲信大将张硕,前去好言问询刘备安营情况。

    张硕是黄祖年轻时招纳的宾客,自黄祖从军之后就一直跟在其身边鞍前马后,深受黄祖的信爱。

    并且张硕从军时间久,军旅经验丰富。

    这次黄祖让黄射率军出征,特意将张硕留在了黄射身边,让其保护兼提点黄射。

    张硕奉命来到岸上,寻到了正在指挥士卒安营的刘备。

    张硕对其问道,“左将军,我家少将让吾前来询问君,为何现今时值傍晚,大营还未立好?”

    “可是左将军手下人数不够?若是如此,我家少将可表示再派出三千人马供左将军调配。”

    刘备听了张硕的话后,温和得说道,“并非是人力不够。”

    “我军乃是由江上岸,安营务必设水陆两营,陆营驻兵,水营泊船。

    因为要分设两营,所以耗费时间会多了点。”

    张硕听后觉得有理,点了点头。

    这时他看到刘备分出了不少士卒,在南岸的四周设岗哨巡视四方。

    他眉头皱了起来,对刘备说道,“既然要分设两营,左将军又何必要分出如此多的士卒查视四周呢?

    如今当以先立好营帐为要,左将军应该集中人力才是。”

    张硕乃是黄氏家将,只忠于黄祖一人,对于刘备的左将军官职并不看重。

    因此他对刘备的问询,虽然牢记黄射的吩咐语气要客气,

    但为了完成黄射的命令,他的话语中对刘备分兵巡视的所为,不免带上了三分质疑。

    这三分质疑,引起了这时在刘备身旁的张飞的不满。

    张飞跟随刘备日久,与刘备既有深厚的君臣之义,又有深厚的兄弟之情。

    他见张硕只是一小小的校尉,竟然敢对刘备的所为怀抱质疑,他顿时怒从心生。

    张飞脸色愤愤,正要出言训斥张硕,却被刘备暗自拦下。

    刘备对其摇了摇头,示意其不要轻举妄动。

    随后刘备还是一副平淡的神色,他对张硕答道,“柴桑守将孙皎乃吴侯堂兄,孙氏子皆骁悍之徒。

    兵法有云半渡而击,如今我军正处在半渡之时,且我军的大营尚未立好,未有营盘之固守护。

    若是孙皎仗其骁悍,率军突袭我军,其虽兵少,也会造成大患。”

    “故而吾才分出二千兵马巡视四周,为的就是防备这一点。

    不然纵算孙皎突袭不成,其此举也会对我军造成士气损伤。”

    刘备的语气依旧温和,可是张硕再次言道,

    “左将军所言有理,既然如此,不如就依我家少将之言,其从中军中派出士兵协助左将军安营扎寨,如此岂不是更好?”

    刘备摇摇头道,“中郎将所部乃是我军主力精锐,不可轻动。

    中郎将所部居于江上,虎视江岸可对敌军造成威胁。

    若中郎将调派兵马下船,兵少则不足用。

    兵多则耗时久不说,因为营盘尚未立好,容易造成岸上拥堵,这时敌军若率兵袭击,也是大祸,不可为之。”

    张硕听了刘备的这番解释后,才终于息了质疑之心。

    他对刘备一拜后,回到楼船上禀报黄射去了。

    在张硕离去以后,方才被刘备用眼色压抑住怒气的张飞,这时已经无需再有所顾忌。

    他恨恨地对刘备说道,“都说南方子多蛮,多是不识礼仪之辈,今日看来果然如此。

    这张蛮算是个甚么东西,竟敢语露质疑,以下犯上,冒犯主公将军之尊,真是气煞我也。”

    说完后张飞为表心中怒气,将手中的蛇矛抬起重重的击打了一下地面,击起了一片尘埃。

    张飞发泄完心中怒气之后,他又对刘备说道,“主公方才怎么不让我,教训一下那个蛮子。”

    张飞略带牢骚的话语,让刘备轻笑一声,他反问张飞道,“如何教训?”

    “打一顿,还是直接杀了?”

    张飞下意识就要回答,要打杀了那个蛮子。

    可是看到刘备那略带落寞的神色,他就静静的闭上了嘴。

    张飞虽然性格暴躁了点,但不是无知之辈,打狗还要看主人这个道理,他是懂得。

    见张飞安静下来,刘备指着江上那气势磅礴,连绵不绝的战船,对着张飞说道,

    “益德,你难道还不明白吗?

    站在这些荆州战船身前的不止有那江东,还有我们。”

    刘备话中的深意显露无疑,张飞听后脸色一变,他对刘备说道,“怎么会呢?”

    “这次刘使君派主公为先锋攻打柴桑,若是主公能为刘使君拿下柴桑,那就立下了大功。

    到时候主公再向刘使君借兵讨伐曹贼,也就名正言顺了。”

    “从刘使君任用主公的这番举措来看,刘使君还是信重主公的。”

    听到张飞说出信重两个字,刘备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

    刘备脸上露出些许嘲笑,他对着张飞说道,

    “他信我吗?”

    刘备转身正对荆州战船,语气飘忽的继续说道,

    “我不信。”

    说完这句话后,刘备对着张飞说出了语重心长的一句话,

    “寄人篱下者,要贵在自知!”

    刘备说完后叹了一口气,这声叹气让张飞心中五味杂陈起来。

    龙困浅滩,实在是世上最悲哀的一件事。

    到了夜幕即将降临之时,刘备才将岸上的水陆两寨立好。

    立好后,刘备让人前去通传停泊在江上的黄射,请其率大军缓缓进入营帐。

    近两万大军下船登陆,是一件很复杂繁琐的事。

    幸亏这次黄射带来的是江夏郡中的精锐,类似于这种两栖登陆的行军,他们每个人都熟悉无比。

    因此人数虽多,但终于赶在夜幕完全黑下时,大部分兵卒进入了营帐中。

    在搬迁入大营中后,黄射就急不可耐的召集了诸将进行议事。

    军营各处已经点起了火把,燃烧着熊熊火焰的火把,将大营照耀的宛如白昼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