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放弃加固城防
    在孙皎将朱桓带到了陆逊身前之后,朱桓对着陆逊一拜后禀报道,

    “陆督,吾方才曾近距离观察敌军。

    据我估算之后,敌军这次人数并非之前猜测的一万,他们的总兵力大约在两万左右。”

    “并且我看到了敌军的前锋旗帜,打着的是左将军刘的旗帜,而在后不远的敌军中军,打的是明远中郎将黄的旗帜。”

    陆逊听了朱桓的话后,脸上浮现了喜色。

    因为朱桓给他带来了两个重要的情报。

    第一个就是敌军的大约人数,第二个就是敌军的主将副将是谁。

    这两个情报对任何战役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情报。

    只是陆逊在欣喜之后还有些疑惑,他问朱桓道,“休穆是如何得知敌军大约人数的。”

    吴郡陆氏、朱氏都是江东望族,陆逊虽与吴郡朱氏来往不密,但朱桓是朱氏年青一代中最富盛名者,陆逊是认识他的。

    陆逊是江东人士,他自然知道战船容易隐蔽人数。

    所以他很好奇朱桓是如何敢自信的对他说,他估算出了敌军的大约人数的。

    听到陆逊的疑问,朱桓将自己估算人数的方法对着陆逊说了。

    并且为了让陆逊信服,他还特地举了他少年时做得那件事为例证。

    陆逊在听了朱桓的方法之后,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他对着朱桓说道,“今日,吾江东又出一英才矣。”

    然后他又出言肯定了朱桓的方法,“休穆此法,虽不中,亦不远矣。”

    斥候探查敌军人数,从来不会有准确的数字,往往都是禀报个大概。

    至于准确性有几成,有些时候就是看运气。

    形成这样的情况的原因有多种。

    其中一种是斥候多是用肉眼观察,但往往斥候都不多,至多每队数十人。

    数十人在观察上万敌军的人数之时,如果因为天气,地利亦或是其他因素的影响,那观察回来的人数数据,水分可就大了。

    第二种就是斥候用肉眼观察敌军人数之时,很容易受到敌方将领设计蒙蔽。

    就例如陆逊之前初到柴桑之时,采取的广布旗帜皂鼓之法,用意就是为了欺骗荆州这次派来的主将的。

    朱桓的这个方法以前从来没有人用过。

    但正因为如此,敌方将领之前就根本不会想到有这种办法,从而采取措施进行反制欺骗。

    这就保证了朱桓探测到的敌军人数,有一定的客观性。

    而且朱桓这个办法也不是完全依靠肉眼观察,而是有了一定的基准事物作为判断,这也大大增加了朱桓提供的这个情报的合理性。

    而朱桓带来的第二个情报,则更让陆逊振奋起来。

    旗帜是一种宣告,更是一种名义。

    自春秋以来,旗号的标明也是表示了敌军中的主要将领是谁。

    这次来攻打柴桑的荆州大军之中,其中前锋大将打的旗帜是左将军刘,这就让陆逊知道了刘表派的前锋大将是刘备。

    刘备在天下间的名声太大了,他的官位几乎任何关注时事的人都知道。

    而荆州军的中军大军打的是明远中郎将黄的旗帜,这是代表刘表这次派出攻打柴桑的主将,是江夏太守黄祖之子黄射。

    身为江东的老对头,江夏所有将领的官位,身份,都一直是江东所有将领必须了解的情报。

    这个情报也证实了周瑜之前的判断。

    虽然刘表从南郡中也派出了刘备作为先锋,但攻打柴桑的主力部队刘表还是选择从江夏派出。

    这一点很重要,直接影响了孙翊的下一步行动。

    周瑜在向孙翊提出南北齐攻荆州之计后,因为柴桑方面是这计略中很重要的一环,

    为了保持整个宏观战局的联动,孙翊将周瑜的南北齐攻荆州之计,曾派人遣密信告知了陆逊。

    现在孙翊已经率军抵达陵阳城外,但一直未迟迟北上江夏,就是在等攻打柴桑的大军出现。

    周瑜的判断有理有据,但孙翊是江东势力的主人,他接下来要布置的又是一个很大的战局。

    在这个战局之中,稍有一步不慎就会引发大错,所以孙翊必须要等到一个确切的消息。

    这个确切的消息就是——刘表是不是真的会从江夏,调集大军攻打柴桑。

    现在这个消息,已经经由朱桓之手证实了。

    陆逊在得到这个情报之后,当即命人将这个消息快马传报给在陵阳城外的孙翊。

    孙皎和朱桓见陆逊派出人将这个消息传送给孙翊,他们并未起疑。

    荆州大军来临,身为柴桑守卫战的主将,陆逊将这个重要的情报,报送给孙翊是很正常的事。

    在陆逊命人将这个消息传报给孙翊后,孙皎见陆逊的脸上浮现着喜色,他忍不住提醒陆逊道,

    “陆督,现今敌人大军已至,虽然休穆探听到了敌人的人数及将领是谁,让我军不至于太过于被动。”

    “但依休穆情报中所言,荆州敌军这次总兵力在两万上下,人数大大多于我军。

    又刘表这次派出的前锋大将,是左将军刘公。

    吾听闻刘公军中有三员虎将,分别为关羽、张飞、赵云,这三人传言皆有万夫不当之勇,骁悍异常。”

    “敌军兵力众多,军中又有大将坐镇,而我军人数数倍低于敌军,虽有坚城掩护,但敌方也有虎将奋勇。

    陆督不应掉以轻心,应趁敌军现在刚至南岸,立足未稳之际,继续加紧修缮城防,以备来日敌军之猛烈攻势。”

    孙皎的一番话说得一旁的朱桓频频点头,他也认同孙皎的这番言论。

    不料陆逊在听了孙皎的话后,却对孙皎说道,

    “不,无须继续加紧加固城防,劳烦公子即刻前去传令,令现今城上加固城防的工匠都退下来。”

    孙皎在听到陆逊的这个命令之后,大惊失色。

    这陆伯言在敌军来之前,一副稳重无比的样子。

    怎么在敌军即将攻打柴桑之际,敢如此托大?

    不催促工匠加紧加固城防就算了,还想让工匠全部退下来,这怎么能行。

    孙皎赶紧劝谏陆逊道,“现今敌军已至,最迟明日就会发起攻势,时间紧迫,城防乃我军生死之要,怎可在此时放弃加固!”

    看着孙皎一副急切的样子,陆逊笑了出来,他对着孙皎言道,“公子有所不知,逊乃是心中已有定策矣。”

    孙皎不解,再度发挥其好奇宝宝的性格。

    到了这一刻,陆逊为了稳定人心,对孙皎说出了他的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