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孙朱之交
    朱桓单骑从南岸离开之后,驾驶着快马回到了柴桑城。

    在他回到柴桑城门口之后,看到一位年轻人正在城门口远远相望,似乎在等待着某人。

    这位年轻人不是孙皎还能是谁。

    在一个时辰前,朱桓手下的斥候兵回到了柴桑城。

    因为这些斥候兵是孙皎的亲卫调派出去的,因此在他们回到柴桑城后,直接寻到了孙皎。

    他们向孙皎禀报了,刘表的大军已经到来的消息。

    孙皎在听闻这个消息之后,心中没有多少惧怕,反正多了不少安定。

    他早就知道荆州会有大军来攻柴桑,所以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但之前荆州大军就像隐藏起来了一般,一直没有出现,这反而让孙皎不安,觉得荆州在酝酿着什么诡计。

    看不见的敌人才是最让人忌惮的。

    现在荆州大军已经出现在柴桑城数十里外的长江南岸,这让孙皎了却了一桩心病。

    敌已至,剩下的唯有死战而已,再无退路。

    孙皎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将斥候兵带到了陆逊面前,让斥候兵将这个消息亲自禀报给了陆逊。

    陆逊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脸上浮现了沉重之色。

    这是他第一次领兵,初次领兵就遇上了大兵压境,这让少年老成的陆逊心中,也浮现了些许的紧张。

    在听完斥候兵的禀报之后,陆逊问道,“可知敌军人数大约几何?”

    斥候兵在听到陆逊的问话之后,顿时支吾起来。

    当时他见到那绵延不绝的战船,整个人都吓死了,哪里还会去观察荆州方面来了多少兵马。

    就算当时心中不惧怕,那荆州来军战船相连并且掩藏在迷雾之中,根本无法观察出人数。

    看到斥候兵支吾不敢言的样子,陆逊心中叹息一声。

    他料到这斥候兵在看到荆州的兵马渡江后,应该是被吓破心神了。

    所以才马上逃回了柴桑城,没有留下来细细观察敌军的人数。

    虽然陆逊看出了这点,但却没有怪责这名斥候兵,只是挥手让其退下。

    大军压境,寻常人害怕因此慌了心神,这是很正常的事。

    况且陆逊也熟悉战船构造,知道有战船的遮挡下,敌军的人数是不太好观察的。

    虽然这名斥候兵探查到的消息有未尽之处,但也算不上失职,至少这名斥候兵没有谎报敌军人数。

    陆逊只是感到有些失望而已。

    在大敌来临之时,能多得到一些情报,都很可能能够影响接下来的战局走向。

    在斥候兵退下之时,孙皎拦住了这名斥候兵。

    他问这名斥候兵道,“休穆何在?”

    孙皎是知道朱桓每日定会率领这些斥候兵在南岸巡视的,如今这些斥候兵回来了,朱桓却不见踪影,这让他不禁皱起了眉头。

    方才因为刚得到荆州大军到达的消息,令他心神不定才遗忘了这事。

    现在他的心神已经渐渐稳定下来,他才想起他的好友朱桓,竟然没跟这些斥候兵回来。

    这名斥候兵正为陆逊没有因他,没有探查清敌军人数一事治罪于他,而刚松了一口气。

    现在在他即将退去之时,却又被孙皎拦住问起了朱桓的去向,斥候兵心中又惊慌起来。

    虽然是朱桓命他们回来的,但身为士卒抛弃长官而离去,这在军中一向是被人不齿的。

    而且听说朱桓还是孙皎的好友,若是朱桓因此出了差错,那么孙皎大怒之下难免不会杀了他们泄愤。

    但这件事是瞒不住的。

    这名斥候兵只能硬着头皮,将朱桓命他们先回柴桑一事说出。

    孙皎听后脸上浮现怒色,他问道,“你是说,现今南岸只有休穆一人留在那?”

    斥候兵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看着斥候兵承认了这事,孙皎大怒。

    他一脚将斥候兵踹倒在地,而后气的拔剑欲杀了这名斥候兵。

    他口中恨恨地说道,“抛弃长官独自回城,是为不义,吾身边怎么会有你这等亲卫。”

    在手中长剑即将砍向斥候兵脖颈的时候,孙皎看着那斥候兵惊慌不已的样子,终究还是停下了手。

    奉命而归,在军法来说,也是无罪的。

    孙皎毕竟不是暴虐之徒,他饶了那名斥候兵一命。

    孙皎让其退下之后,便要作态点齐兵马前去援救朱桓,但他的这番举动却被陆逊所阻。

    陆逊阻拦孙皎的理由还是那四个字,

    大局为重。

    孙皎若率兵前去救援朱桓,很可能会同刘表的大军迎面碰上。

    人数差距甚大,己方又没险要可以依靠,全军覆没都是有可能的。

    陆逊的大局为重四个字,让孙皎冷静了下来。

    他是孙氏宗亲,这四个字对他的约束力,比任何人都强。

    虽然息了率兵救援朱桓的意图,但孙皎还是决定在柴桑城门外等着。

    他对陆逊告退之后,就来到了城门口,看能不能等回朱桓。

    等了近一个时辰之后,柴桑城门口的孙皎,远远看见了有一骑正在往柴桑城而来。

    孙皎脸上浮现了期待之色。

    待那骑继续接近后,孙皎脸上的期待之色变为了欣喜之色。

    那骑不是朱桓还能是谁。

    而朱桓在看到在城门口等待他的,是好友兼上司之后,脸上也浮现了喜色。

    在快到城门口之时,他跳下马来,来到孙皎身前,对着孙皎一拜道,“桓拜见校尉。”

    孙皎因为欣喜一把抓住朱桓的胳膊,口中责怪地说道,“休穆之归何迟也。”

    朱桓听见孙皎那三分责备七分关怀的话语,脸上浮现了不好意思的神色。

    现在的朱桓哪还有方才在刘备那里,那副张扬跳脱的模样。

    朱桓对孙皎一拜后,就对孙皎言道,“校尉,这次吾虽然晚归,但却探听到了重要的情报。”

    随后朱桓就将自己探听后的情报,一五一十地对孙皎说了。

    孙皎听后大喜,他既是喜朱桓探听到了如此重要的情报,又是喜朱桓立下了大功。

    相比于其他斥候兵的“落荒而逃”,朱桓为探查重要情报,而独自一人滞留危险的南岸,这种行为足以称功了。

    孙皎高兴之下,就将朱桓带入城,带到了陆逊面前,让其亲自将探查到的情报,告知陆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