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一百四十四章 朱桓
    柴桑一城立于长江沿岸,其之县城距离长江不远,仅有数十里之遥。

    在陆逊率军到达柴桑城的两日之后,宽阔无边的漫漫长江之上,渐渐出现了无数只高插旗帜,满载士兵的战舰。

    那些战舰有大有小,大的楼船有数十艘,小的艨艟,斗舰,快艇足有数百艘,它们从长江北岸朝柴桑城慢慢压来。

    南岸的孙皎派出的斥候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心中浮现了巨大的震惊。

    数百艘荆州的战船前后连绵不绝的牵连在一起,又身处在迷雾之中,

    从远处观之,就像缥缈无垠的长江上,升起了笼罩了整片长江的乌云,

    而这片乌云正在向着柴桑,以巨大的气势快速压来。

    这队斥候小队领头的是一名年轻小校,他名朱桓,字休穆,是吴郡朱氏当中年轻一辈的翘楚。

    今年朱桓之父,朱家当代族长本想运用关系举荐朱桓为余姚长,让其步入仕途。

    但朱桓认为余姚地处江东腹地,难遇战事,未有战事自然难以立功。

    功业之心强烈的朱桓,在听到与其交好的孙皎被孙翊任命为柴桑守将后,

    便推辞了家族为其安排的余姚长的职务,白身前来投奔孙皎,愿与孙皎一同前往柴桑。

    柴桑乃是江东重镇,濒临荆州,很重要也很危险,但朱桓却认为柴桑是他立功的好地方。

    孙皎对这个好友的投奔感到开心,加上朱桓有胆气,武力也不错,因此在朱桓投奔孙皎之后,孙皎就任命朱桓为军中司马。

    在孙皎得到荆州会派兵攻打庐江的消息之后,他将探查柴桑周围形势的重任交给了朱桓,让他领着一众斥候在柴桑四周探查。

    而朱桓在得到这个重任之后,并未推辞。

    并且在他安排任务时,将探查长江沿岸这个最危险的任务留给了自己。

    今日是朱桓探查长江沿岸的第十日,而在今日,朱桓终于等到了他想等到的。

    看到气势慑人的荆州的战船军团,正由远及近,不断的接近己方马下的长江南岸。

    这队斥候兵座下的马匹也感觉到了危险,正在不断的打着骢鼻,马蹄也开始不安的四处踏动起来。

    畜生尚且如此,更何况万物之灵长的人。

    马匹上的斥候兵看到这一幕后,脸上浮现了震惊的神色。

    而这种震惊,正在慢慢的转变为惊惧。

    斥候兵边安抚着座下的马匹,便用不安的眼神看向领头的朱桓。

    而这时年仅二十四的朱桓脸上却并没有浮现任何惊惧之色,相反的,他脸上沉浸着一种平静。

    本来在看到荆州战船出现之后,朱桓也就完成了任务,可以回去交差了。

    但此刻随着荆州战船的接近,朱桓一点退去的动向也没有。

    他的一双眼睛正紧紧盯着,那掩盖在大片迷雾之中的战船。

    朱桓功业心强,他既然接下了这个探查敌情的重任,自然不会只想着就仅仅汇报敌军来了这个军情。

    那是寻常斥候可以做到的事,朱桓却不想同寻常的斥候那般。

    朱桓用一双鹰眼盯着那藏在江上迷雾之中的战船,他的目的是要看清这次刘表到底派了多少人来。

    朱桓是江东人士,对战船这种战争利器他并不陌生,相反,他对战船的一些特性反而十分清楚。

    战船种类繁多,其中艨艟,斗舰,快艇等小一点的战船因为构造及空间,只能让士兵都均匀得站在船的甲板上。

    这样一方面可以保证船的稳定性,另一方面可以保证在战事发生之时,战船甲板上的士兵可以迅速投入战场。

    而这一点,可以让目力好的人,大约估摸出这些小型战船上的人数。

    但若是战船中的霸者楼船,因为体积巨大,且结构多为分层,十分容易隐藏士兵。

    就算是目力好的人也只能算出楼船上表面的人数,没办法得到接近实际的。

    但朱桓熟悉战船,他知道还有一点,可以大概看出楼船中的人数。

    那就是看这艘楼船吃水的深浅!

    楼船过于巨大,有时候容易重心不稳发生侧翻,早期的船只制造者因为技术原因没办法避免这点。

    但他们也想出了另一个办法,通过这个办法可以警示楼船上的人,这艘楼船是否处在危险状态。

    那就是他们在制造好楼船之后,会在楼船的底部至船身的一定部位之处,涂抹上不同的漆色进行分层。

    当楼船下水之后,因为载重的差异导致吃水不同,水位蔓延至那些船身上的分层也就不同。

    这些就通过那些不同的颜色,就能很好的观察出来。

    当楼船吃水太深会吃水太浅之时,就会发生侧翻的可能,通过这些颜色分层,楼船上的人就很好能分辩出这点。

    荆州与江东制造船只的工匠,虽然地域不同,但这一点却都是他们都会做的。

    对朱桓来说,他的视野没办法遍及楼船的内部,但他可以通过观看这些楼船的吃水深浅,大约判断出这艘楼船上的人数。

    朱桓出自吴郡朱氏,在早期江东军阀割据,对战船的管制不严。

    那时在朱家的港口之中,就有一艘楼船。

    少年时的朱桓曾经突发奇想,让族中的佃户、仆人、族人按不同的人数上楼船,他借此观察过不同人数下的,楼船的吃水深浅。

    少年时的一个玩闹之举,今日却成为了朱桓探查敌情的有利手段。

    虽然有着这么一个办法,但是因为荆州战船大多处于迷雾之中,所以朱桓一时间也没办法能看个大概。

    只有等荆州的战船群慢慢接近南岸,距离拉近之下,才能方便朱桓进行探查敌方人数。

    这时荆州的战船群已经越来越接近朱桓所在的长江南岸,大部分的荆州战船都已经在迷雾中露出本体来。

    但随着荆州的战船群接近,其的先锋部队也已经发现了岸上的朱桓一行人。

    身后的斥候忍不住对朱桓言道,“司马,敌人已至,我们速速回城禀报陆督吧。”

    朱桓却摇摇头,他还差一点就可以探查清敌人的大概人数了。

    不过朱桓知道他的这些属下已经心生惧意了,因此他让这些属下先回柴桑城禀报。

    其他斥候本就已经怕的不行,现在听到朱桓允准,他们对朱桓一拜后,就纷纷回转身体,回柴桑去了。

    现在整个南岸之上,只剩下朱桓一人。

    担任攻打柴桑先锋的乃是刘备,此刻在整只船队最前面的部队也是刘备手下的兵马。

    位于高大楼船之上的刘备,在距离南岸百步之处,就已经凭借着良好的视力看到了岸上的孙军斥候。

    只是一开始他没有在意。

    柴桑是江东的重镇,柴桑守将孙皎派出斥候,日常巡查四周是正常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