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别哔哔,听我的就好
    孙皎语气嚣张,怒视陆逊。

    陆逊也不甘示弱,用一双澄净的眼睛,与孙皎愤怒的目光直接对视,丝毫不弱下风。

    孙皎说的是不错,孙皎职位比其高,再加上孙皎是孙氏宗亲,

    按常理来说,陆逊是要受孙皎节制的。

    不过,

    陆逊看着孙皎抽刀砍墙的动作,他问孙皎道,“公子是否执意要分兵去往城外?”

    孙皎傲然撅首,回道,“那是自然!”

    陆逊听后心中叹息,他本来是不想走到现在这步得。

    孙皎的神态继续傲然着,这时陆逊从怀中掏出了一份帛书,看到这一幕,孙皎的目光浮现不解。

    这是何物?

    但下一刻,刚才还在傲然撅首的孙皎直接跪了。

    因为陆逊在从怀中取出这份帛书之后,口中对着城墙上的所有人说道,

    “吴侯密令在此,见此令如见君侯!”

    陆逊此话一出,孙皎赶紧扔下手中长刀,直接半跪在地。

    而城墙上的所有士卒在听到这句话后,也全都转身,朝着陆逊的方向半跪行礼。

    一时间,陆逊成为了这面城墙上的中心。

    所有人都在向他行尊敬的半跪之礼。

    但其实所有的人行礼的对象是,陆逊手中的那封帛书。

    因为那封帛书代表着江东至尊——孙翊。

    见所有人都行完礼后,陆逊双手展开帛书,大声朗诵起上面的内容来,

    “今孤派陆伯言率兵支援柴桑,陆伯言率兵至柴桑之日起,柴桑之督为伯言,叔朗为后继。”

    在陆逊朗读完孙翊密令中的内容之后,城墙上的所有人皆拱拜领命。

    孙翊的密令之中宣布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孙翊钦命陆逊为这次柴桑防备战的主将。

    而职位、身份比陆逊更高的孙皎,则是被孙翊任命为后继。

    何为后继,那就是主将让你打酱油,那你就乖乖的打酱油去,连副将都算不上。

    此刻半跪在地的孙皎在听到这个任命后,心中充满了不解,但没办法,孙翊密令中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从陆逊宣布孙翊密令的那一刻起,柴桑城中的六千大军的首脑只有一个,那就是陆逊。

    宣布完密令之后,陆逊让城墙上的人全都起身。

    而后陆逊将密令交予孙皎查验,孙皎这时有些心灰意冷,在查验过密令内容是孙翊亲笔所写之后,他就将密令交还给了陆逊。

    陆逊收起密令,这时他对孙皎问道,“靖武校尉,还欲分兵城外乎?”

    听到陆逊这么说,孙皎心中虽然不愿,但还是拱手对陆逊言道,“皎一切但听陆督调遣。”

    见孙皎服从自己的主将地位,陆逊放下心来。

    大敌即将来临,若是孙皎因为此事与其心有嫌隙,将来恐会致生大祸。

    这时孙皎用一双哀怨的眼神看着陆逊,孙皎的目光似乎在说——有这密令,你不早点拿出来。

    孙皎用哀怨的眼神看着自己,陆逊知道他心中在想什么,但他心中也是有着无奈呀。

    这封密令乃是临出发前,孙翊写好交予陆逊的。

    当时孙翊就对陆逊说道,“叔朗智不如君,恐其孟浪,故而写此令付伯言,若叔朗不逊,君可以此令制之。”

    孙翊久在军旅,深知军中统领为一的重要性。

    陆逊无军功而被他任命为行靖军校尉,这已经是过分拔擢,在军职上孙翊不能再给陆逊更高的了,不然就是捧杀陆逊了。

    而且就算将陆逊的军职拔擢到与孙皎等齐,但孙皎是宗亲,身份本就比陆逊高,在常理之下,守备柴桑的主将还会是孙皎。

    不过孙翊知道孙氏兄弟虽然都有将才,但有时性格会偏激和憨憨的。

    孙翊担忧孙皎会因为这样的性格引发祸事,故而特地写了这封密令,想让陆逊以下克上,帮他守备好柴桑。

    而陆逊在得到孙翊亲笔写的这密令之后,心中除了感激孙翊的信任之外,他一开始并不想立即出示这封密令来压制孙皎。

    因为孙皎是宗亲,而且在柴桑日久,比较了解柴桑的局势。

    陆逊一开始是想着与孙皎好好商量着共同行事的,这样既可以一起稳定柴桑大局,另一方面也不会因为自己以下克上,引得孙皎心生不满,从而旁生枝节。

    但没想到,孙皎今日会如此强硬,非要行分兵守城这一危险之举。

    无奈之下为了大局,陆逊只能出示孙翊的这个密令,来取得对柴桑兵马的掌控权。

    在成为柴桑城中的主将之后,陆逊当即做出了一些战争部署。

    陆逊命人准备大量的旌旗牙幢,并且在城墙上,城墙内布置了许多鼓角,同时还命百余山间劲卒趁夜间之时潜入山谷之中,以备后用。

    陆逊作这些战争前的部署并没有避着孙皎,孙皎还因为孙翊不信任自己正在暗自神伤。

    在他听到陆逊的这些部署之后,却感到陆逊的这些布置超出了他所认知的常理。

    在刚才陆逊三驳他的时候,他虽然嘴上不愿意承认,但他心中已经对陆逊慢慢改观。

    在他现在的心中,陆逊不再是他之前认为的那个不通军略的书生,因此他觉得陆逊的这番布置,肯定有着深意。

    孙皎从小耳濡目染,对战争一事有着极大的兴趣。

    现在他心中有着对陆逊这些部署的好奇,这让他心里痒痒的,想问陆逊个明白。

    虽然碍于面子孙皎迟疑了好久,但最后还是好奇心战胜了一切。

    他在陆逊回城内的路上,问出了他心中纠结了许久的问题。

    陆逊见四下无人,便也对孙皎解释起了其中的内情起来。

    从孙皎现在肯不耻下问的态度,陆逊也大致摸清了孙皎的性格。

    虽然孙皎有时容易偏激,但就如外间所传的那般,孙氏小八心胸是颇为阔达的。

    陆逊认为孙皎方才会想出那种不靠谱的分兵策略,不是因为孙皎天资愚笨,相反的对于将略一道,孙皎是有天赋的。

    只是他初掌兵,缺乏实际经验而已。

    因此陆逊也很乐意为孙皎解答疑惑。

    但让陆逊意料不到的是,孙皎问完一个问题之后,又会接着引出好多个疑问,然后缠着陆逊叽叽喳喳的问个不停。

    就算是陆逊这等脾性好的人,最后也被问的烦了,他直接对孙皎甩出了一句,

    “自今但依我节制,毋问我所由知也。”

    意思就是,别哔哔了,听我的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