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刘表开心极了
    今明公若派兵从攸县进兵庐陵,翻当从庐陵东境内以应之。

    若未径至庐陵,可住长沙、庐陵两郡交界之处,令此间民知荆州兵在彼,即大事可成也。

    此间民非苦饥寒而甘兵寇,实乐得西属也。

    但穷困之下举事,若不见明公之应,寻受其祸也。

    如使刘、黄二将军率军首尾相连,牵缀往兵,则善之善也。

    翻生在会稽,长于时事,见其大事,百举百捷,时不再来,敢奉腹心。

    翻私恐明公未深信,故遣亲人报信,明公可留之,以证仲翔之心。

    翻乞降春天之润,哀拯其急,不复猜疑,绝其委命。

    事若宣泄,翻全族不存,惟愿明使君远览前世,矜而愍之,留下所质,速赐回报。

    翻当候望举动,俟须向应。

    当此时,翻再望明公君侯垂日月之光,照远民之趣,永令归命者有所依赖。

    待虞翻写好这封信后,依其信中所言,将这封信交予其弟弟虞堂,让其亲自送到襄阳交给刘表。

    虞堂身为虞翻亲弟,自然是知道虞翻写的这封是诈降信。

    他也知道他这番前去,很可能就回不来了。

    但虞堂自小由虞翻带大,与虞翻感情深厚,为了虞翻,为了虞家,虞堂不惧生命之忧。

    在虞堂临走前,虞翻紧握住虞堂的手,落泪涕零,不知所言。

    虞堂对着虞翻三拜后,便取了信出了西昌城,往荆州而去了。

    在虞堂走后,虞翻独自悲语道,“今吾丧名,来日吾弟则丧命也!”

    语气之中尽是悲凉。

    虞堂在拿到虞翻亲笔写的信后,带着几名随从从西昌城出发,一路上跋山涉水,数日后终于来到了襄阳城中。

    荆州与江东虽相距甚远,但这两地之间水网密布,河流勾连,在有着河运的帮助下,两地之间的消息往来实则十分便捷。

    对于刘表安插在江东中的细作来说,他们在江东境内探明的一些情报,也总是能很及时的传递回荆州。

    早在孙翊刚从庐陵郡出征时,刘表就已经得到了孙翊调派四路大军,围剿全柔的消息。

    关于这四路大军的动向以及目的,刘表虽不能即时知晓,但知晓的时间,并不会和实际的时间差上太多。

    本来刘表还对孙翊调派的四路大军中的,陆逊一路感到忧心。

    因为那一路是往柴桑而去的。

    这让刘表一开始以为孙翊看穿了全柔投诚于他的事实,也预知了他会派兵攻打柴桑。

    但刘表后来又从探报中得知,陆逊今年尚未年满二十。

    他只是因为在“二张逆案”中代表吴郡陆氏向孙翊率先宣诚,才得到了孙翊的信重。

    虽然陆逊俨然有一些名声在流传,但在刘表看来,这陆逊只是个乳臭未干的娃娃而已。

    往日无任何功勋甚至统兵经验在身,并不足为虑。

    况且陆逊此番带去柴桑的仅有三千兵马,这在刘表调派的上万江夏大军面前,简直是不够看。

    再加上细作在探报中言道,孙翊派陆逊去柴桑,本意乃是为了阻止全柔战败后西逃,并不是为了防备西面的荆州。

    这些情势的判断,让刘表又放下心来。

    同时刘表在知道孙翊调集四路大军,围剿全柔之后,他担心全柔在这样的攻势之下无法久持,

    故而他又发令让黄祖赶紧出兵,原定的出兵一万,也被刘表增加了三千士卒。

    加上刘备带领的三千兵马,这次刘表派出攻打柴桑的兵马,已经达到了一万六之数。

    可见刘表对这次全柔叛乱一事的看重。

    今日在镇南将军府中,刘表得到禀报,说是孙翊的庐陵太守虞翻有派遣使者来求见。

    刘表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马上接见了虞堂。

    刘表能这么快接见虞堂,主要出于两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虞堂是虞翻的使者,刘表敬重虞翻的名声。

    另一个原因就是刘表不久前得到的,孙翊因虞翻筹措军资不利,几欲要杀了虞翻的消息了。

    在这个时候,虞翻派遣使者前来求见自己,这让刘表心中隐约升起了一个猜测。

    刘表是在镇南将军府中的偏厅中,接见虞堂的。

    虞堂在一来到偏厅中,见到那个高坐主座的优雅男子后,他当即眼中浮现热泪。

    他来到刘表身前一拜,口中用充满劫后余生的口气对刘表说道,

    “明使君请救救吾虞氏一族吧。”

    说完后,虞堂似乎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惊恐,慢慢的落下泪来。

    刘表见虞堂这副表情和口气,他对自己心中方才的猜测,又笃信了几分。

    只是这时刘表故作不解,他满脸疑惑的对虞堂问道,“季翔这是何故?

    会稽虞氏乃江东名门,难道有人要加害于其吗?”

    在虞堂进来之前,早已奉上名帖给刘表,故而刘表知晓了虞堂的姓名,表字,以及他与虞翻之间的关系。

    刘表的语气很温和,他脸上的宽厚之态简直就跟神灵的神态一样慈祥。

    这样的仁君姿态让虞堂脸上的惊悸之色退去了不少,他从怀中掏出了虞翻给刘表的信,而后双手奉上给了刘表。

    “这是家兄命吾交给明使君的亲笔书信,还望明使君观览之。”

    刘表接过书信之后,并不急着拆阅。

    他先让人将虞堂带下去梳洗,待虞堂走后,他才拆开这份虞翻给他的书信,细细看了起来。

    刘表看得速度不快,在他刚看到虞翻所写的第一句话时,他的脸上就浮现喜色。

    虞翻书信中的开头就将姿态摆的较低,这无疑是直接扰到了刘表的爽点。

    若是旁人有这番姿态,刘表执掌荆州数年,早就见怪不怪了。

    但如今有这番姿态的可是虞仲翔,天下名士,单单论名声,虞翻的名声可是与刘表不相伯仲的。

    被这样的一个大名士恭维和倾慕,这让刘表心中的那种爽感瞬间直度上升。

    而后刘表继续观看起,信中的其他内容起来。

    虞翻的文笔那是一流的,在他全力输出之下,这封投诚信可谓是诚意满满,真情实意甚浓。

    特别是在他信中写道他被孙策、孙翊两兄弟迫害之时,那种纸笔之中流露的悲伤之意,看的刘表直动容。

    再然后是虞翻直抒胸臆的投降之举

    再然后是虞翻最后的那句乞请

    整封信看完之后,刘表的心中浮现了巨大的喜意及激动。

    吾之名竟已如此广大,竟可诱的虞君相降忽?

    这是刘表此刻心中最大的感受。

    相比于全柔投诚,虞翻的投诚无论是带给刘表的心中满足感,还是所带来的利益都令刘表十分心动。

    全柔与虞翻的身份就不说了,根本没有可比性。

    在实际利益上,全柔最多只是率五县投降,但虞翻却是可以举郡相降。

    而且不同于全柔的是,刘表要想受降全柔,还要派兵攻打柴桑。

    但虞翻举郡投降,因为庐陵郡与长沙郡接壤,刘表只要命刘磐率军越过两郡交界,直接接管庐陵郡就好。

    这让刘表有种付出甚小,收获却甚大的感觉。

    再加上刘表想到,依虞翻的名声,依其在江东一地的影响力,若自己真能受降成功了他,

    他不仅可以不费一兵一卒拿下广阔的庐陵郡,这件事在江东一地带来的影响,肯定也是十分深远的。

    在这种影响之下,他是有很大的可能,能够瓦解孙氏在江东的统治的。

    这种种利益都令刘表十分心动。

    但刘表本性多疑,虽有全柔投诚之事在前,又有虞翻这封亲笔书信在后,但刘表对虞翻投降的事,还是心有些许疑虑的。

    这时,虞堂也已经梳洗完毕,重新来到了大厅之中。

    刘表虽然心中心动,但他脸上还是表露疑难之色对虞堂说道,

    “虞君受孙翊小儿迫害,孤心深有愍之,但兵者大事,不可轻动,孤还要与文武大臣商议过后才能决定。”

    听到刘表此语,虞堂心中焦急起来。

    荆州人才济济,万一有个智谋之士看穿了这封信的真假,那他兄长虞翻的苦心谋划与付出不都白费了吗?

    虞堂心中虽急,但他脸上的却表露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他对刘表说道,

    “明公为汉桓、文,处上将之位,据大州之富,应上安刘氏宗庙,下救汉朝生民。”

    “若明公今肯发兵救援我兄,来日此事宣扬而出,足可扬明公声威于四海之内。

    届时天下大小踊跃,海内名士怀恩,自以霸业可成也。”

    “今吾兄求助,明公得信不信,发兵不发,而欲问询众臣,

    如是,众臣贤愚不一,若有所议不可者,待来日我兄身死之后,世人非议必众。

    而世间非议皆明公受也。”

    “群下摇荡,众听疑惑,非所以永克勋业,扬名后世也。”

    虞堂的一番话说得刘表离坐起身。

    他手中紧紧捏着虞翻给他的信,想着虞翻信中那充满真情实意的话,又想着虞堂现在对其的说的话。

    最后刘表难得的,当机立断了一次。

    他对虞堂说道,“善,季翔勿忧,君兄孤必救矣。”

    刘表的这副表态,让虞堂心里笑了出来。

    他深深对刘表一拜,言道,“多谢明使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