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四路围剿
    建安五年十月初,江东丹阳西部都尉全柔,因不满江东之主孙翊在“二张逆案”中屠戮大量江东士族,故而愤而举兵叛乱。

    全柔以“孙翊不仁,大夫多难”为口号,占据陵阳、泾县、宣城三县叛乱。

    叛乱不过半月,全柔就已聚集万余兵马。

    丹阳郡太守吴景出兵讨伐全柔,却被全柔设伏兵击败,兵马死伤甚众,一时无法再度对全柔发起进攻。

    孙翊时值正在庐陵郡内巡视,在西昌城的郡府中的孙翊,得到了这个消息。

    在刚得到这个消息时,孙翊震怒非常,他于堂中怒斥全柔“忘恩负义,狼心狗肺。”

    因为丹阳太守吴景守郡不力,孙翊当即下令贬吴景为丹阳都尉,并罚俸三年。

    而后孙翊令吴景暂以丹阳都尉的身份统领丹阳郡兵,继续在宛陵率兵阻挡全柔的攻势。

    在处置完吴景之后,孙翊命江东兵马四路出击,欲要一举荡平全柔叛乱之势。

    四路兵马分别为:

    第一路为丹阳都尉吴景,其率丹阳郡兵在宛陵城阻挡全柔北进的攻势。

    第二路为中领军徐琨,孙翊下令徐琨由吴县领军两万,由吴县出发一路西进至泾县,将泾县包围起来。

    以期阻断全柔所占陵阳三县之间的,相互支援之势。

    第三路为吴侯书记陆逊,孙翊命陆逊为行靖军校尉,统兵三千由庐陵郡北上至柴桑。

    孙翊令陆逊统兵到达柴桑之后,与原本镇守柴桑的孙皎合兵一处,共同切断全柔西逃的路线。

    第四路为孙翊自己,他亲率八千大军由西昌城出发,一路北上,由其亲自负责攻打全柔的根据地陵阳县。

    陆逊的这四路合击之计被孙翊采纳后,孙翊立即发出手令,让这四路中的其中三路将领全部依计行事,不得怠慢。

    吴侯手令一出,整个江东的局势再次变得波诡云谲起来。

    数万大军因为吴侯的手令齐齐行动,一起朝着丹阳郡内的全柔扑去。

    在地图上看,这四路大军宛如四支寒光凛凛的利箭,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呈合围之势,一同射向陵阳县中的全柔。

    孙翊调动四路大军合围全柔的态势,很明显的表明了孙翊的态度。

    他对全柔的叛乱很生气,他要用这四路大军,用他绝对的实力优势,将全柔活活的钉死在陵阳城中。

    而孙翊调动四路大军平叛全柔的消息,一时间也传遍了整个东南大地。

    传遍整个东南大地的,还有孙翊那亲征专注于平叛全柔的态度。

    在如今江东平叛的主旋律之中,在庐陵郡中还发生了一个插曲。

    孙翊为了快点北上平定全柔之乱,责令庐陵郡太守虞翻三日内筹备好粮草,并征集上万民夫随军出征担任杂役。

    但虞翻却对孙翊言道,“三日太急,望稍缓。”

    虞翻以庐陵郡初设,贫困无力为由想孙翊稍微宽限一些时日,但虞翻的这番举动却引得孙翊大怒。

    孙翊因全柔之乱,对江东士族信任度大减。

    他认为虞翻与全柔同为江东士族,加上虞氏与全氏之间素有交情。

    虞翻这次故意以庐陵贫困为由,请他宽限筹集粮草的时日,

    实际上乃是为了拖延时间,想借此为全柔叛乱争得一些优势。

    孙翊愤怒之下,对虞翻言道,“卿欲助贼邪!”

    孙翊本想以军法处置虞翻延误军机之罪,但顾忌到虞翻在天下间的名声,故而只是对虞翻处以三十军棍之刑,以儆效尤。

    在打完虞翻军棍之后,孙翊又斥责了虞翻一番,再次责令其快速备齐粮草辎重。

    虞翻心中有怨,但慑于孙翊威势,只能下令强征郡中大户粮草及丁口,以满足孙翊出征之用。

    在虞翻按他的要求准备好辎重粮草之后,孙翊立即出兵北上,朝着陵阳县进发。

    临走前孙翊对虞翻威胁地说道,“汝之头暂寄汝身也。”

    这一句话,令虞翻深自惶恐不安。

    而这一切的一切,包括孙翊调集大军平叛全柔和孙翊责难虞翻这两件事,在荆州的细作的汇报之下,正顺着河流快速得传到了襄阳城中。

    在孙翊走后几日,虞翻心中的惶恐还未平定。

    在左右的劝谏下,他感到孙翊残暴不仁,恐其平定全柔之乱后,会转头将自己杀了,故而虞翻写了一封信给刘表。

    信中言道:

    翻以千载徵幸,得备郡民,远隔江川,敬恪未显,瞻望公德,实乃天定。

    狐死首丘,人情恋本,翻以儒学闻名,公以经学始仕,儒学经学本为一家,况翻与及明公乎?

    每念及于此,翻独矫首西顾,未尝不寤眛劳叹,辗转反侧也。

    今因隙穴之际,得陈宿昔之志,非义启之,岂能致此!

    不胜翘企,万里托命,谨遣亲人拖叛奉笺,望公无疑之。

    翻仕任两任吴主,先主策不信于翻,将翻固在会稽偏远之地不得入吴县。

    今任吴主翊残暴,虽任翻为庐陵府君,但内心多有猜疑之,深令翻不安。

    今全都尉举义,吴主深恨之,因深恨而其亲征,却又怨翻心怀二意,拖延军资,惧翻有助贼之心。

    翻几被吴主所戮,虽侥幸争得一命,非吴主宽仁,乃是其忌翻之名声也。

    翻观其姿态言语,待其平定北乱,吾尚安有命在乎?

    今翻归命,非翻不义,乃吴主不仁也。

    望明公速垂救济,诚宜疾密,若明公见救以往,则功可必成,如见救不时,翻将与柔等同祸。

    今举大事,自非无爵号无以劝之,乞请将军、侯印各五十纽,郎将印百钮,校尉、都尉印各二百纽。

    得以假授诸隗帅,奖励其志,并乞请幢麾数十,以为表帜,使郡兵吏民,目瞻见之,知去就之分已决,承引所救画定。

    庐陵之民,实多愚劲,帅之赴役,未即应人,倡之为变,闻声响忭。

    今虽降首,盘节未解,山栖草藏,乱心犹存,而今吴主图兴大众,举国悉动,郡界空荡,屯坞虚损,唯有诸刺奸耳。

    若因是际而骚动此民,一旦便可得会,然要恃外援,表里机互,不尔以往,无所成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