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我来看你是不是要反了
    吾粲从丹阳县离开后,快马加鞭南下。

    他从丹阳县一路南下时,在进入泾县范围内之前还好,各县的军事防备算是一般级别。

    可是自他进入泾县范围后,很明显的察觉到了气氛的不同。

    在泾县到陵阳县的一路上,每条重要的官道上都设有关卡,在一些重要的渡口,更是有着成群结队的士卒在警戒着。

    直至进入陵阳县后,这种防备严密的军事管制更加普遍。

    这已经让吾粲心中对全柔要谋反的这件事,从一开始的猜疑变成了现在的确信。

    因为无论是官道关卡,抑或是重要渡口,全柔手下的兵卒在严加盘查的,全都是北方来人。

    北方是是吴景的管辖范围,全柔反叛之后,吴景平叛也定会率军由北而下。

    在这样的前提下,全柔却严密盘查北方来人,对北方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不是为了反叛是为了什么。

    虽然全柔让手下兵卒严加盘查北方来人,但如今他还没举起叛旗,他要叛乱的事只有他的心腹知道。

    吾粲是奉吴景之命南下求见全柔的,吴景如今还是丹阳郡的第一长官,这些盘查的士卒倒是没有怎么为难他。

    只是在确认了吾粲的身份之后,一方面让人将这件事快速通报给了全柔,一方面派出兵卒随同吾粲一同南下。

    名为保护,实为监视。

    对于这些,吾粲安然自若,并没有提出一点反对的意见。

    在到了陵阳县后,吾粲即刻要求求见全柔。

    听到吾粲以吴景使者的身份,着急求见自己,全柔思虑一番后,让人将吾粲带到城外的军营中。

    全柔虽心有反心,但他现在名义上还是孙翊之臣。

    若是不见吾粲,可能会平白引起一些人的猜疑,这样反而不美。

    全柔在军营中的一大台处,接见了吾粲。

    大台底下都是铠甲整练,身形彪壮的虎士。

    而大台之上则是分别在两侧,站立着的军营中的大小将校。

    台上的军中将校与台下的士兵跟随着全柔,参加过多次讨灭山越的战役,对全柔忠心耿耿不说,身上还都有着若有若无的血腥气。

    全柔则端坐在大台正中,看着吾粲一步步向他走来。

    全柔是特意摆出这副阵势的。

    他听过吾粲的名声,是个文才非凡的士子。

    他也猜到在这关头,吴景突然派出吾粲求见他,也许是吴景已经察觉到了一些不对。

    全柔觉得像吾粲这样的士子,未见过战争,素日里只与笔墨为伍,在他摆出这副阵势之下,没准能惊吓到他。

    如果能做到这点,在惊吓之下,吴景派吾粲来探听虚实的目的,自然就不攻自破了。

    这也能让他多一些准备的时间。

    可是全柔见吾粲一步步走来,脸上并没有浮现惧色,别说惧色了,就是一些意外之色都没体现,一直保持着镇定的神色。

    全柔心中感到了不舒服。

    吾粲走到台上,向全柔一拜后说道,“吾奉吴府君之命,前来拜谒都尉。”

    全柔点点头,问了一句吾粲意味不明的话,他问道,“孔休观吾军中虎士如何。”

    吾粲笑着答道,“看似精壮,其实一般。”

    一听吾粲这话,全柔的心中就更不舒服了。

    他还想凭借着这些他引以自傲的虎士反叛孙翊,现在吾粲直言他的虎士一般,这让全柔感到气愤。

    全柔冷言又问道,“这些虎士跟随我多年,讨山越,平匪患,立下功勋无数。

    孔休言彼等一般,恐会伤及军中将卒之心。

    还望孔休给出个解释,不然吾今日就治你一个扰乱军心之罪。”

    吾粲虽然是吴景的使者,但若是全柔给吾粲安上扰乱军心的罪名,全柔是有权治罪吾粲的。

    吾粲对全柔言语中的威胁,似乎是没察觉到,他镇定得笑着给出了一个解释。

    “世人论及各军优劣,多以战绩比较。都尉之兵卒虽然精壮,但所立战绩多为克平山越。

    论及克平山越之战绩,天下间又有何人可与君侯之中军相较乎?

    五万对十万,兵力悬殊,却能一战而除山越内患。

    这其中除了君侯军略无双之外,中军之威猛亦不能轻视。

    且先前君侯车驾履及本县,吾有幸在城头得见其军势。

    旌旗蔽日,铠甲接踵,踏地成雷,滴汗成雨,此等军势吾平生只见过一次。”

    吾粲说着说着,脸上便油然的露出向往之色。

    “论战绩,都尉之兵不如君侯中军。论军势,都尉之卒不壮于君侯亲军。

    在此相较之下,吾自然认为都尉的士兵,“看似精壮,其实一般”了。”

    说完后,吾粲还朝着全柔拜了一拜。

    但此时全柔的脸,都已经黑了。

    他竟然觉得吾粲说的很有道理。

    他本意是想通过威吓扰乱吾粲的思绪,让其探听不到任何虚实。

    但吾粲现在通过一番很有道理的解释,不但撇清了扰乱军心的罪名,还在解释中大加宣扬了一番孙翊的实力。

    全柔自身的目的没有达到,反而还被吾粲扰乱了一番军心。

    台上的大多数将校都是全柔的心腹,他们是知道全柔即将造反的。

    现在吾粲通过两相比较的方式,让这些将校回忆起了的孙翊的武功,这让他们的脸色也全都不好看起来。

    有些记忆他们并没有忘记,只是下意识的隐藏了起来。

    但现在经过吾粲的提醒,这些刻意隐藏的记忆,又全都清晰的浮现在众人脑海中。

    全柔见状轻咳了一声,他现在已经没有了为难吾粲的想法,他对吾粲问道,“孔休此番奉府君之命前来,乃是所为何事乎?”

    全柔知道吾粲是前来探听虚实的,但凡探听虚实者,肯定会带着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以免引起被探听者的怀疑。

    全柔现在只希望吾粲说出那个冠冕堂皇的理由,然后他随便应付一下,就把吾粲送走。

    这样他就可以继续安心,实施他的反叛大计了。

    岂料吾粲在听到全柔此问之后,脸色转肃,他用一双澄净的眼睛看向全柔,直言道,

    “吾此番来,是看都尉是否欲反也!”

    吾粲的这句话铿锵有力,足以保证台上的所有人都听到。

    在听到吾粲这句话后,台上的所有人脸色都大变。

    见到吾粲直接点明了自己心中的秘密,全柔惊怒交加。

    他推翻身前的桌案,抽出腰间长刀直逼到吾粲身前,全柔将刀架在吾粲的脖子上,

    口中惊怒地说道,“你,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