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三疑
    吾粲因为出身低微,幼年时见到不少人情冷暖,因此他养成了对许多事想深一层的习惯。

    他继续对县长说出了他的看法,他道,

    “全都尉以往虽也有非战时调兵之举,但那是为了防备山越而进行的兵力调整布防,本意是防患于未然。”

    “如今丹阳郡内山越已除,虽有零星匪患,但不会再对县城造成危险。

    既无山越之患威胁,全都尉此举,又如何可诠释为防患于未然乎?”

    “此为一疑。”

    “再者若是为了防备匪患,全都尉所督护五县中,歙、黝二县地处山林之侧,向来匪患更为猖獗。

    因此全都尉应当加重歙、黝城防才对,又岂会抽调此二县兵力,去往陵阳三县乎?”

    “此为二疑。”

    ““二张逆案”引得君侯震怒,牵连江东士族众多,君侯更在先前的命令中言明,各地不得明宣兵仗。

    在此敏感的时机,丹阳郡并无内忧外患而全都尉却擅调兵马,其不怕此举引起君侯猜忌,从而惹火烧身乎?”

    “此为三疑。”

    说完自己心中的三疑之后,吾粲面露沉重的脸色,接着对县长说道,

    “县君受君侯信任统驭歙县,既有安抚地方之责,亦有监察地方之务,全都尉调兵之举有三疑,县君不可不上报之。”

    歙县县长在听了吾粲说的三疑之后,他的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若深究之,全柔此举的确很有可疑之处。

    歙县县长想着若是全柔真的用心不良的话,那丹阳郡就会面临一场大的动乱。

    而这件事事后孙翊追究下来,就像吾粲说的那般,他也免不了一个监察地方不利的罪名。

    要是他现在提前将可疑之处上报,就算后面证实全柔并没有心怀不轨,他最多就是引得全柔不满而已。

    可要是真的全柔心怀不轨的话,他的这个消息,就能让吴府君提前防范,是大功一件呀。

    想到此处,歙县县长对吾粲说道,“非孔休之言,吾几乎自误矣。”

    “全都尉此举的确可疑,吾现已决定要立即上报吴府君,不知孔休可否为吾走这一趟。”

    吾粲听后一拜道,“我为歙县县丞,县君有命,我岂敢不从之。”

    歙县县长大喜,他即刻手书了一封书信交予吾粲,让其启程去丹阳县将这件事通知给吴景。

    吾粲在接过书信之后,从县府中带上随从,在当日就从歙县出发往丹阳县而去。

    丹阳郡郡治为丹阳县,吴景为丹阳太守,他就驻扎在这个县中。

    吴景是吴郡钱塘县人,他是太夫人吴素之弟,是孙翊的舅父。

    吴景很早就跟随孙坚征伐,立下许多战功。

    在孙策平定江东之后,为了抑制徐琨的势力加上吴景曾任丹阳郡太守,在丹阳郡中深得人心,所以就将吴景任命为丹阳太守。

    因为“二张逆案”,整个江东都弥漫着一股不安的气息,丹阳是江东六郡的中枢大郡,为这个郡的太守,更让吴景感到一刻不敢放松。

    年近四旬的的吴景,正在郡守府中批阅着公文。

    在山越在毗陵被孙翊重创之后,丹阳郡内的治安其实已经好了很多了,这也让吴景轻松了不少。

    只是丹阳郡是江东六郡中,地方豪族势力最强的一个郡。

    平日里这些地方豪族,与官军的冲突时有发生。

    性格仁义的吴景对这类纠纷,往往采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态度,这能让丹阳郡的局势得到快速的稳定。

    但吴景这样做带来的弊端同样很明显,那就是丹阳郡地方豪族的的气焰越发嚣张。

    而且地方豪族与吴景为代表的的丹阳官方之间的矛盾,也越来越深。

    这一点太夫人吴素专门写信提醒过吴景,吴素对吴景说道,“汝身受国恩镇守丹阳,责任重大。吾听闻你自履任以来多仁义少严刑,此点实不可取。

    昔吾吴氏先祖曾任颍川太守,恩威并行,政教大行,传为一时佳话。

    颍川地处中原,儒教深厚尚且需要恩威并行方可安定。

    今丹阳地处江南,民多骁悍好勇,汝又岂可只行教化而少法纪乎?”

    “吾甚为你忧之,望弟改之。”

    当时吴景在收到这封信时,因为吴素的告诫,他在短暂的时间内的确改了不少。

    但一个人的本性又岂是那么容易改变的,没过多久,他就把吴素的告诫抛之脑后,继续施行他原本的那一套仁政策略来。

    今日吴景在郡守府中批阅完公文后,开始专心写起给孙翊的回信。

    孙翊日前从皖城出发准备回吴,半途遇到陆逊投效。

    孙翊让陆逊代其去纳恽清为妾,在此事完成后,恽清被送到吴县,而陆逊则回到了孙翊身边。

    陆逊在回到孙翊身边后,向孙翊提议吴侯车驾暂不回吴县,应转向巡视江东各郡稳定人心。

    孙翊对陆逊的这个建议颇为赞许,因此便中途转道往庐陵郡而去。

    陆逊为孙翊规划的路线是丹阳、庐陵、豫章、会稽、最后回到吴郡。

    这样虽然饶了一个大圈,但每个郡都可以巡视到,凭借孙翊如今的威望,足以震慑住地方上许多不轨之徒。

    在孙翊巡视完丹阳郡之后,因为丹阳郡的重要性,虽然他现在身在庐陵郡,但时常会来信询问吴景丹阳郡情形如何。

    加上吴景今天收到的孙翊的信,在这段时间来已经是第三封了。

    吴景虽然心中觉得孙翊有些过于谨慎,但他每次还是很小心翼翼的回信。

    现在他就伏在书案上,正在苦心冥想着怎么回孙翊的信。

    孙翊每次来信的内容其实都差不多,都是关心丹阳的局势。

    但身为臣子的吴景,回信不能有雷同,必须要在信中既夸到孙翊,又要同时表明如今丹阳的局势。

    这可是一件费脑筋的活。

    正在吴景用毛笔捅着脑袋,正期待着能捅出什么新词时,其子吴奋进来禀报,说是歙县县丞吾粲奉县长之命有要事求见。

    吴景一听这事,立马将毛笔扔到一边。

    歙县穷山恶水最容易发生动乱,今歙县县丞吾粲前来,难不成歙县又被攻打了?

    还有完没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