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嫁衣、白绫
    陆逊是没有直接说孙翊要纳恽清做妾,但孙翊正妻乃是徐氏这是众所周知的事。

    已有正妻还要恽清入门,不是去做妾又是去做什么。

    虽然孙翊贵为吴侯,乃是江东之主,但恽氏门第之高,实乃江东翘楚。

    若是孙翊未成亲,求娶恽清为妻,那自然是一件美事。

    但如今孙翊是想让恽清做他的妾,是想让恽氏的嫡长女无三书六聘,媒妁之言而入孙府做小。

    这让一直看重家族声望的恽泰,怎么能接受这件事。

    各地诸侯多有纳名门望族做妾者,但那多为旁支或者是庶女,身份又怎么能和为嫡长女的恽清相比较。

    恽泰气愤至极。

    而且恽泰虽然迂腐,但他不傻。

    在如今的这时局中孙翊纳恽清做妾,肯定不会像是陆逊说的那般只是因为单纯的仰慕。

    虽然恽泰想不通内中情由,但他本能的感觉到事有蹊跷。

    因为气愤,因为担忧,恽泰直接就开口拒绝了陆逊。

    陆逊并不诧异恽泰会有这样的反应,他放下酒杯起身劝恽泰道,“伯父请三思。”

    若是方才恽泰心中对恽清嫁给程咨还有一分同意的话,此刻他心中对孙翊纳恽清为妾这事,那就是半分同意也无。

    恽泰也站起身来,他指着陆逊说道,“想来你已经投效了吴侯,吴侯英明神武确是明主,你投效于他也是一桩美事。

    但人各有志,吾断不会让吾嫡女嫁给吴侯为妾。”

    “此事万不可商量。”

    陆逊为孙翊求纳恽清为妾,这足以证明陆逊已经投效了孙翊。

    江东士族中投效孙翊的也有一些人。

    虽然之前陆逊流露出过对孙氏的不合作,但恽泰如今对陆逊投效孙翊并不算太吃惊。

    陆逊是个有责任感的人。

    陆逊自小背负的太多了,年仅十数岁就要将陆氏的门庭操持起来,让陆氏一族没有因为陆康之死而就此没落。

    这些恽泰一直看在眼里。

    因为陆逊是陆氏族长,所以他的一切举动都要建立在,家族可以生存的基础上。

    如今陆逊选择投效孙翊,恽泰想来大多还是为了陆氏的生存考虑,这一点恽泰表示理解。

    不过虽然理解陆逊,但不代表恽泰会认可陆逊的做法,这一点从刚才他那一句人各有志就能说明了。

    而且理解陆逊也不代表恽泰会让恽清,给孙翊做妾。

    恽泰态度之决绝让程普侧眉,陆逊也叹息了一声。

    程普没有动怒,江东士族都这个样子,视名声为生命,他早就见怪不怪了。

    他起身对恽泰说道,“子和当真不再考虑一下?”

    恽泰拂袖冷然,他说道,“当真。”

    程普笑了起来,又是一个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人。

    要不是考虑到恽清可能会成为孙翊的妾,程普早就已经掀桌子了。

    不过君侯想做的事,做臣下的一定要帮他做到。

    程普挥挥手,他让亲卫将方才陆逊准备的两件物件,放在客厅中的案上。

    然后他对着恽泰言道,“这是君侯让吾等准备的,吾再给你一个时辰考虑,希望你能明白什么是识时务。

    好自为之。”

    程普在孙翊面前是德高望重的军中宿将,是尽心辅弼孙翊的三世老臣,他一向温厚。

    但在别人那里,论资历,论地位,纵使别人军职比他高,但在军中的分量,他依然是最重的。

    三代老臣之首的程普说出以上的话语,充满了底气。

    在说完好自为之这句话后,程普领着陆逊一同离了客厅。

    在回到恽府门外之后,程普对着身旁的亲卫命令道,

    “速去调兵。”

    得到命令之后的亲卫,即刻领命而退。

    陆逊在一旁担忧的看着恽府的牌匾,程普顺着陆逊的目光也看向那块金碧辉煌的牌匾。

    他对着陆逊说道,

    “同为名门族长,恽子和比之伯言,实在差上太多。”

    “他以为名士节操便是清高,但吾认为名士节操之本在于责任二字。”

    “为家之责任,为民之责任,为天下之责任。”

    “伯言能够投效君侯,吾替君侯感到开心,也替伯言感到开心,

    但你心中不需有所芥蒂。

    若是那恽子和还是执迷不悟的话,过会吾会向你证明,你的选择是明智的。”

    说完后,程普对陆逊露出了一个笑容,陆逊看着程普的笑容,若有所思。

    恽府的客厅之内,在程普与陆逊二人走了之后,恽泰还一副怒气未消的样子。

    坐在他身旁的常氏,连忙抚着恽泰的胸宽慰起他来。

    在常氏的宽慰之下,恽泰的怒气也没那么严重了,他的脸色渐渐恢复了平静。

    看到恽泰神态变缓,常氏小心翼翼地开口说道,“吾以为将常乐给君侯做妾,并非全是不妥。

    君侯与常乐早有情谊,常乐入门之后虽是妾室,但应当不会受到冷落。

    而且如今孙氏势大,夫君刚刚那么严词回绝了程县尊,怕是有点不妥。”

    常氏本是一片好心。

    但恽泰听后,心中的怒气又开始腾腾的往上涨着,常氏看到恽泰的脸色再度转冷,也就识相的闭嘴了。

    厅内的气氛一下子有些冷场。

    随后常氏看向程普临走前,放在案上的两件事物。

    那两件事物放在木盘之中,又用布盖着,看不到是什么东西。

    常氏想起程普说这是孙翊准备的,她心中有了好奇之心。

    她走过去想掀开布,看看那两件物品到底是什么东西。

    恽泰看到常氏的这番举动,也并未出言阻止。

    毕竟这是孙翊让人准备的东西,不看就那样放在一旁,是一种失礼之举。

    常氏来到放着这两件事物的案前。

    她掀开盖在上面的布,在看清布下面的是什么事物之后,她吓得倒退了几步,并且惊呼了出来。

    常氏的惊呼,让恽泰也转头往这边看来。

    在看到那两件物品为何之后,恽泰脸上浮现惊惧之色,手中的酒杯吓得跌落在地。

    那摆在木盘之中的两件事物,

    一件是大红的嫁衣,一件是苍白的白绫!

    那条白绫很长,此刻在烛光的照耀下,似乎发出了幽幽的光。

    这光让恽泰的心中惊惧更甚。

    孙翊的意思很明显,要么嫁,要么族。

    恽泰刚才敢不顾程普的威胁甩脸色,那是因为他以为程普只是臣子,他并不能代表孙翊的态度。

    但如今孙翊的态度明明白白的摆在这里,这让恽泰心中一下子被惊惧填满。

    常氏此刻脸上的神色也充满了慌乱,她强制压抑住害怕不安的心情,对着恽泰呼道,“事已至此,你还不许吗?”

    常氏充满惧意的呼叫,让恽泰从惊惧中醒转。

    他站起身来呆呆的看着那条白绫,看了许久后,他的目光又转向那嫁衣。

    最后他无力的跌坐在了座位上。

    他现在开始有点赞同陆逊的做法了。

    一个时辰的时间过得很快,在门外的程普瞅着时间快要到了,他命身后的士卒列起阵来。

    经过一个时辰的调兵,程普的身后已经聚集了数百精兵,并且人数还在不断增加着。

    要么不做,要么做绝。

    要真的要对恽氏动刀的话,那就不能让其有任何反扑的机会。

    程普此时心中,连恽氏的罪名都想好了。

    就在气氛剑拔弩张的时候,恽氏的大门打开,从中走出了恽泰及常氏。

    跟在他们身后的,是一位穿着大红嫁衣的女子。

    恽泰与常氏带着恽清来到府门外,他们看到了那正在列阵,并且不断集结中的士兵后,全都吓得冒出了一身冷汗。

    月光下,数百精卒身披精甲,眼露寒光,在这幽暗的巷子中,他们就像数百把即将出鞘的利刃一般。

    若是恽泰再晚一点做了决定,那么这数百把利刃就会狠狠砍向恽氏一族。

    恽泰心有余悸,他现在双腿都有些站立不稳,他本是一介书生,何曾见过这等场面。

    他颤抖着手,将恽清牵到了身前。

    一身嫁衣的恽清此刻在月光下,显得更为美艳动人。

    程普见到恽泰终究没有犯傻,脸上露出了笑容,他下马来,对着台阶上的恽清拜道,

    “臣,拜见恽夫人。”

    恽清虽是孙翊的妾,但对程普来说,从今夜起恽清也算他的半主了。

    程普一开口,其身后的数百精卒也齐齐喊道,“拜见恽夫人。”

    言出身动,数百精卒齐齐对恽清弯下了腰。

    数百人的喊声在这寂静的深夜,显得尤为嘹亮。

    这嘹亮的喊声由地而起,直上月宵。

    附近的民居全都亮起了灯火,这情景在陆逊看来,有点像那夜的吴县城西一般。

    但不同的是,吴县城西因丧事而骚动,而这毗陵城西则因为喜事而骚动。

    恽泰忍住心中的激动,将恽清带下台阶,带到了程普面前。

    方才他心中有多惊惧,在看到程普及数百士卒对恽清的尊敬之后,此刻心中就有多激动。

    恽泰因为心情激动,对程普说道,“德谋,你方才颇为失礼。”

    程普听后心中摇了摇头,果然人的本性难改,都到了这时候了,恽泰还纠结于方才厅上的事。

    不愧君侯说他迂腐。

    对于恽泰的话,程普笑着回应道,

    “吾本以刀兵起家,奈何以礼非之?”

    恽泰听后瞬间愕然。

    程普说的是他,还是孙氏呢?

    1603456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