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恽泰之怒
    陆逊被程普看的不知所以,但他是感受到尴尬的了。

    为了缓解有点尴尬的气氛,陆逊将程普带到一旁。

    随后他轻咳了一声说道,“君侯纳恽氏之女之事宜早不宜迟,现在即将落日,程公不如与我共同上门拜访恽泰。

    越早一些解决这件事,就越有利于帮助君侯稳定人心。”

    恽氏虽是高门望族,但孙翊是纳恽清为妾,纳妾与娶妻是两回事。

    娶妻礼节十分繁琐慎重,有些甚至要提早半年开始准备。

    但纳妾的话,哪怕是恽清出自高门,也一般只要其父母同意就好。

    纳妾没有什么礼法要求,这也是妾地位不如妻的一个重要体现。

    在汉代,地位越高,礼节越繁琐,这是肯定的。

    而陆逊叫程普一起去恽府,也是有着用意的。

    程普听后点点头,他处事阅历丰富,自然知道这件事,对孙翊以及当下江东时局的助益有多大。

    他对陆逊说道,“伯言言之有理,君侯是我看着长大的,既是他纳妾,我与伯言同去,也算理所应当。”

    程普是孙翊的臣子,但他也是孙翊的长辈。

    这点是江东公认的,被孙翊叫做公的臣子可就两个。

    陆逊与程普商议妥定之后,下了城墙本就要去恽府。

    但在出发之前,陆逊先去城中准备了两样东西,在准备好这两样东西之后,陆逊才跟着程普一起往恽府而去。

    在程普看到陆逊准备的那两样东西之后,眼神都变了。

    程普的这个眼神陆逊读懂了,但陆逊也是有苦说不出呀。

    一切都是君侯的命令,吾出自名门,可想不出这主意。

    当天边失去了最后一抹光辉时,陆逊与程普两人率着兵卒来到了恽府大门之外。

    到了之后,程普就让恽府的门房入内通报恽泰。

    在约莫过了一刻钟后,恽府的大门大开,恽氏家主恽泰亲自出来,迎接程普和陆逊二人。

    恽泰此人除了有些迂腐之外,还是很好客的。

    虽然先前因为张温之事,他心中颇有怨言。

    但一码归一码,陆逊与程普这次是按礼节上门拜访,与之前的上门捉拿罪犯不同。

    而且这二人的身份,足以让恽泰亲自出门迎接。

    恽泰出门之后,看到了并排而立的两人,他脸上浮现了有些意外的神情。

    他本以为程普是“裹挟”着陆逊前来,但目前看这两人的神情,以及他们的站姿的话,似乎情况不是如此。

    就像这两人约好了,一起来的一般。

    伯言什么时候开始与这北人交好了?

    虽有些意外,但来者是客,恽泰脸上还是保持着温和的笑容。

    他先来到程普身前对其一拜,口呼县尊。

    在程普回了一礼后,恽泰又转向看向陆逊,在陆逊这里,他的笑容变得更为自然。

    恽泰笑着说道,“以往吾数次邀请伯言上门会面,伯言却总是推辞。

    但没想到今日伯言竟不告而来,伯言这般真是有些失礼了呀。”

    恽泰的话语中虽有责备之词,但从他的语气听得出来,他是在开玩笑。

    恽泰对程普与陆逊二人之间不同的态度,反应了他对程普与陆逊二人的亲疏之分。

    陆逊闻言微微一笑,对着恽泰行了一礼后说道,“此前家务繁杂,逊实在是脱不开身。

    今日冒昧上门拜访,是有要事相商。”

    对于陆逊的拜访恽泰是很欢喜的,听到陆逊此言后,他顺势邀请程普与陆逊二人入府饮酒。

    言道,“既是有要事,那当然是要进府相谈了。”

    陆逊看了一下程普,程普自无不可,于是这二人就跟着恽泰进入了府中。

    只是程普还是出于小心,带了自己的亲卫与其一同入内。

    对程普的这一点,恽泰当做没看到,并无出言阻止。

    就像他疏远程普一般,程普对他也是抱着防范之心的。

    这也是以往淮泗北人与江南士人之间相处的常态。

    恽泰领着程普与陆逊二人进入恽府,走过几道回廊,将其二人带到了客厅之中。

    因为恽氏和陆氏算是世交,所以恽泰让下人入内通报了其妻子常氏,让其出来一同会客。

    天色已暗,恽府的灯笼已经挂起。

    灯笼的亮度虽然不足以,将恽府照的如白日那般敞亮,但也足以让人在近距离内看清事物。

    在恽泰安排程普与陆逊二人入座之后,常氏也已经梳妆完毕,来到了客厅之中。

    常氏陆逊自然是认识的,陆逊率先对常氏行了晚辈之礼,而后恽泰就将常氏对程普略微介绍了下。

    对此,程普只是微微点头。

    他是毗陵县尊,又有显贵军职在身,对于常氏无须行礼。

    这时恽府的下人也已经将酒菜端了上来,在每人食案上都放上了美酒佳肴之后,陆逊先举杯对着恽泰说道,“侄儿此来,乃是为伯父长女提一门亲事。”

    陆逊是恽泰晚辈,本来是没有资格为恽清做媒的。

    但他又是陆氏族长,若是以此身份的话,倒也说的过去。

    恽泰听了之后先是有些诧异,随后笑了起来,“伯言所说的要事就是这件事呀,伯言真是有心了。”

    恽泰这时是以为陆逊为族人求娶恽清,陆氏门风一向不错,门第也与恽氏匹配。

    所以恽泰在听了陆逊是前来做媒后,心中已经同意了三分。

    但随即恽泰就意识到了不对,若是陆逊为族人做媒,何必与程普一起前来。

    难道是陆逊为程普之子程咨做媒?

    想到这点,恽泰看着那面无表情的程普,虽然程普现居高位,但其非士族出身,不是良配呀。

    恽泰的笑容不再,他心中的同意已经从三分降为一分。

    碍于陆逊的情分,恽泰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问道,“伯言乃是为何人,求娶我家清儿呢?”

    不是娶呀。

    陆逊顿了顿,开口道,“吴侯听闻伯父长女恽清蕙质兰心,容貌出众,故特派吾前来,欲纳其入后庭。”

    陆逊的言语很是婉转,他特意避开了妾这个字眼。

    用了一种不太刺激到恽泰的说辞,表达了他的来意。

    岂料在陆逊说出了这句话之后,恽泰的脸色突然巨变,脸上浮现了恼怒之色,

    他断然拒绝道,“不可。”

    1603456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