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一百一十六章 五世尽灭
    恽清尽管答应张温为他求情,但这只是私下的承诺,并不能影响大局。

    捉拿张温的兵马已经聚集门外,恽清没有这个权力可以让徐琨放弃捉拿张温。

    于是她看着张温被徐琨押走,在捉拿到张温之后,兵围恽府已经没有了意义,徐琨和程普二人就分别撤兵了。

    徐琨当日就押着张温,踏上了返回吴县的路程。

    在徐琨与程普二人撤兵之后,恽清几乎站立不稳。

    她终究是女子,一路抱着张温这个八岁的孩童,加上一路上的心神紧张,令其不仅是精神劳累,就是身体也颇为疲惫。

    身后的婢女及时搀扶住了恽清,婢女语气担忧地说道,“女郎,你没事吧。”

    恽清淡淡一笑,复又站稳了身子,她说道,“只是有些乏了而已。”

    婢女心中不忍,她与恽清从小一起长大,名为主仆,但却有姐妹之情。

    她心中有些责怪家主为了自己的面子,却让恽清带着张温出来。

    这根本完全没有考虑到,恽清因为此事会受到多大的非议。

    婢女担忧的眼神为恽清所洞悉,恽清笑着说道,“身为恽氏之女,能够为恽氏化解一场灾祸,是我应该做的,无须太过介怀。”

    婢女听后嘟起了嘴巴,女郎什么都好,就是这性子太过温婉,少了几分争心。

    恽氏的女儿又不是只有恽清一个,她身为长女刚刚只要把这事推脱开就好了呀,何必要趟这趟浑水。

    只是事已至此,婢女也只能心中发发牢骚而已,她对恽清说道,“女郎,我们回府歇息吧。”

    恽清点点头,在婢女的陪伴下回到了府中。

    在踏入大门前,恽清转头看了一下张温被押走的方向。

    她为了家族考虑,力劝恽泰交出张温,甚至自己亲手抱着张温出门这事,到现在她也不觉得自己有错,她是恽氏长女,这是她应该做的。

    而她方才答应张温会为他劝一下孙翊,这也并不是妄言。

    等她一会回到府中后,会以个人身份私下修书一封,向孙翊为张温求情。

    这会是孙翊成亲以来,她第一次主动找他。

    恽清并不是不知道这时她为张温求情,可能会引起孙翊的不满,只是她始终过不去心中那一关。

    张温的那一声声姐姐,仿佛是叫在她的心扉上一般,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仅仅是为了心中的那点“妇人之仁”。

    可能在孙翊收到这封信后,会觉得她很傻吧。

    恽清想起了当年那个少年对她说的一句话,

    那个少年故作老成,负手以经年名士的语气对她说道,

    “常乐,你有时候很聪明,有时候又很傻耶。”

    少年的语气中满是怒其不争,现在想想,恽清的心中涌过一股暖意。

    她心中想道,“不傻,当初怎么会为了你,放弃成为你的妻子呢?”

    在徐琨押着张温回到吴县的当日,在皖城的孙翊也收到了徐氏亲笔写给他的,关于吴县那件大案的奏报。

    除了徐氏的奏报之外,众臣纷纷皆有关于这件事的奏报,在一日间先后而达,摆在了孙翊的案头。

    而徐氏与众臣递送给孙翊的奏报中,全都是对这件大案抱着不怀疑的态度,他们奏请孙翊早日回吴,处理这件大事。

    徐氏虽有权力收押那些涉案士族,但这些士族的进一步处置,何时杀,该不该杀,是流放亦或是抄家灭族,这种决定权只有孙翊一个人拥有。

    这种权力哪怕是孙翊跟徐氏说你可以用,徐氏也不敢用。

    因为这是生杀之权,君主权威最有力的保障,古往今来,逾越用了这种权力的臣子,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

    孙翊在阅览了徐氏和群臣的奏报之后,忍不住掩面痛哭,那时孙权也在侧,孙翊忍着哭声对孙权说道,

    “竟不意大兄竟是为这些贼子所害乎!”

    孙权得知孙策之死的真相之后,他也红了眼眶。

    但他还是强忍住哭的冲动,先忙着安慰孙翊道,“幸大兄在天上保佑,更幸君侯聪睿设立校事府,否则此间真相恐要掩埋一世乎!”

    说完这句后,孙权来到孙翊身前跪下,恳请孙翊道,

    “君侯也莫要太过悲伤了,君侯乃江东生灵所寄,若是因悲伤而致贵体有伤,这该如何是好。

    如今大兄遇害真相已经知晓,涉案人等也已经捉拿,臣恳请君侯严惩这些贼子,以慰先君在天之灵!”

    孙权朝着孙翊三拜,声泪俱下,而孙翊坐在主座上,脸上悲伤之色满布。

    在场的臣子们,都被这孙氏兄弟之间的深厚感情所感动。

    特别是孙翊,贵为江东至尊,一向少有悲伤之态的他,如今因为孙策之死而如此动容,这让臣子们对孙翊之有情有义感到钦佩。

    臣子中吕范在知道这件事后,一方面为孙策有个好弟弟感到开心,另一方面他心中极为气愤,论与孙策的感情,他不下于周瑜。

    他出身拜道,“这些江东士族先君在位时就多有不服,经常对先君之政令阳奉阴违,先君仁义,往往大事惩处,小事不究。

    但没想到他们竟然胆敢谋刺先君,如此十恶不赦之徒,实在是天人共愤。”

    “望君侯早下决断,处决彼等,明正典刑!”

    吕范充满杀意的话语一出,在场的所有大臣纷纷附言。

    孙翊这时才刚刚从悲伤中缓解过来,他此刻的脸色已经从悲伤转为愤怒。

    他右手用力一扫,书案的那些奏报就被他扫落到了地上,

    他通红着眼睛说道,“传孤令,凡有涉案者,家中不论男女老少,尽皆诛之。

    涉案之家家中金钱、佃仆、田地一律充公。”

    “张暠五马分尸,其妻子,子嗣,斩于市,曝尸十日。”

    “除此之外,以孤之命传告四方,在此期间,若有敢明宣兵杖者,孤将亲往讨之。”

    “到时,孤会让彼等五世尽灭!”

    这等谋逆大罪本来最严重的处罚是夷三族,当初孙翊对李术就是夷三族的处罚。

    但现在情况不同,这件谋逆大案中牵涉的人太多。

    三族是父族,母族,妻族,若真的还按夷三族处置的话,江东的整个官僚体系瞬间就会崩溃,甚至会出现各县县长监斩自己的闹剧。

    因为目前支撑江东官僚体系的淮泗集团,就有许多与江东本地士族互相联姻的。

    一旦夷三族,许多淮泗集团官员都会被牵连进来,那样孙翊就是在自掘坟墓。

    政治斗争最忌开地图炮,必须要坚持拉一派打一派的原则。

    孙翊的真正目的不是杀戮,他是在清理那些心怀鬼胎的江东世家,他是在为他接下来的改革提前清除阻力。

    虽然仅仅是诛一族,但这威慑力并不比夷三族差多少。

    说到最后,孙翊因为气愤,已经站起身来,一双英眼怒气腾腾的看着下方的群臣。

    吕范身为在场臣子地位最高者,立马应唯,他马上坐到一旁,拿出纸笔将孙翊刚才的命令记录下来。

    写完后吕范将文书拿给孙翊看,孙翊看完后,对着吕范说道,“即日发往各地,不得有误。”

    吕范领命而退,吕范退后,孙翊让群臣尽皆退下,他想一个人静静。

    在众人都离开后,孙翊坐下,他脸上的悲伤与愤怒之色渐渐消散,脸上恢复了一片沉寂。

    孙翊用手轻轻擦去脸上的泪珠,眼神淡漠的看着散落在地上的一个个人名。

    全天下还有谁比他更清楚这份名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