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一百一十章 杀无赦
    谷利用徐氏给他的令牌一路通畅无阻,在半夜叫开城门来到了城外的中军大营。

    在自报来意及验明身份之后,谷利很快被守营的士卒带到了徐琨面前。

    徐琨本已睡觉,但在听到徐氏派谷利前来后,他即刻会见了谷利。

    在见到徐琨之后,谷利将徐氏的手令交予了徐琨查看,徐琨查看之后大惊失色。

    这得亏他认得徐氏的笔迹,不然他都以为是谷利假传军令,意欲谋反了。

    实在是这封手令中的内容,太过震撼。

    谷利见徐琨拿到手令之后还迟迟不动,急切地说道,“此诚大乱之秋也,中领军何故还不发兵!”

    徐琨面色踌躇,他迟疑地道,“虽然令中所言,让吾率军一万进城控制城防,收缴罪人。

    本来夫人下令吾自当马上遵从,但如此多的兵马调动,没有君侯虎符,吾恐将来君侯怪责呀。”

    徐琨虽被孙翊任为中领军,但他也不傻,他知道孙翊的深意。

    因此面对徐氏的手令时,他下意思地迟疑起来。

    谷利气急,这徐琨怎么在这关键时刻犯傻。

    谷利对徐琨说道,“君侯北巡,临走前属意夫人监国。

    如今城中有叛逆,中领军得夫人手令而迟疑不动,若万一有变,伤及夫人,这才是中领军之祸矣。”

    徐琨还是有些迟疑,他缓缓道,“可”

    徐琨的话被谷利打断,他严肃地道,“当今之时,夫人之令和君侯之令何异乎?”

    谷利说出这句话后,徐琨的态度立马来了个180度大转变,他立马起身,朝着帐外大呼道,“来人!来人!”

    徐琨话中的语气,比起谷利方才还急上三分。

    帐外守卫的亲兵立即冲进帐内,听徐琨急切地声音,他们还以为徐琨遇刺了呢。

    在亲兵冲进帐中后,徐琨已经穿戴起盔甲来。

    亲兵进来时,徐琨正穿到一半,但他顾不上继续,他立马将案上的令箭一股脑丢给亲兵,对他们喝道,“立马去召集一万大军,要快!”

    徐琨的这番反应,让刚冲进来的这些亲兵还有些懵。

    徐琨恼怒,他走到这些亲兵面前,一个个踹过去,喝道,“还不快点,再晚功劳就都是别人的啦。”

    亲兵们这才反应过来,一个个忙不迭的拿着令箭就跑去传令去了。

    在亲兵们走后,徐琨花了好一会儿才将盔甲穿好,穿好盔甲后,他戴上头盔,佩戴上长刀来到谷利身前。

    这时谷利的眼神已经有点呆滞,徐琨握着谷利的手说道,“来日君侯要是问起来,谷都尉可得记得为我作证,今夜我是有迟疑过的。”

    徐琨言语殷切,目光真诚。

    到了这一刻,谷利哪里还不知道,方才他是被徐琨“骗了”。

    终日打鹰的人,今日却被一只熊给办了。

    谷利眼神复杂地看向徐琨,他话语有些颤抖,“你,你很好。”

    想起方才锋芒毕露的徐氏和现今大智若愚的徐琨,谷利心中叹然,君侯的妻族果然非同一般。

    彪悍身材的徐琨露出个憨厚的笑容,像是在感谢谷利对他的夸奖。

    谷都尉,我也不想这样呀。

    实在是我那妹夫手段太过高明,当他的中领军不好当呀。

    谷利深夜叫开城门的消息,很快也传到了吴县众世家的耳朵里。

    这些世家在吴县扎根多年,是吴县的地头蛇,城门守卒中很多都是各家的子弟或者宾客履职。

    他们能在不久后就知道这个消息,也不稀奇。

    在得到这个消息后,大部分世家都没有过多怀疑。

    最多就是觉得今日一事太过重大,谷利可能连夜出城去汇报孙翊去了。

    他们毕竟不知道张允写了那认罪书,他们也不知道谷利是去了城外的军营。

    不过在这些自视甚高的世家清贵眼里,就算他们知道了张允写下了那份认罪书,大多人可能想的是选择外逃,不会想着大祸即将临头而奋起一击。

    因为他们不觉得那个监国的妙龄女子,有胆子敢当机立断派兵全把他们端了,

    只是一介女子而已。

    可是后来的变化超过他们全部人的预料。

    在几个时辰后,天光微微放明的时候,谷利再次用令牌叫开了城门。

    而这次谷利不是一人返城,与他一起的是面容肃穆的中领军徐琨,而在这两人身后的,是一批批整齐精练的精锐军卒。

    徐琨率领一万孙军,在城门打开后,直接冲了进来。

    在大军都进城之后,徐琨先命手下将校分兵夺取了吴县四方城门的守卫权,又分了一千兵马前去吴侯府守卫徐氏。

    在安排好这些后,他将余下的兵马分成数十部,让他们各自往要捉拿的府邸而去。

    这数十部精兵的目标大多都在城西,这反而方便了捉拿。

    一家家的高门大户被敲开,在门房稀松着睡眼揉搓着眼睛时,下一刻他们看到的令他们吓得魂飞魄散。

    他们看到了一队队手执火杖,宛如黑暗中的幽灵一般的孙军正停驻在门口,用一双不带丝毫感情的眼睛看着他们。

    有的门房见此情景吓得只能打开大门。

    大门一开,门外的孙军就直接冲进了府内,开始捉拿起府内的一干人等。

    有些门房则十分忠心,誓死不开大门,但这些门房无一不被射杀。

    然后孙军早有准备,拿着小型攻城器械,直接撞开了大门,而后如虎狼一般直接冲入了府内。

    在冲进府中后,不作抵抗者孙军只是捉拿关键人物,若有家族组织私兵顽抗,这些孙军都谨记徐琨军令——杀无赦。

    私兵的战斗力,怎么可能比的上这些百战之师呢?

    任何有想抵抗的世家,其的武装力量都尽皆死于孙军刀下,然后府中重要人物,都被戴上枷锁索拿回了校事府。

    一时间,拂晓之际本来安静异常的吴县瞬间喧哗起来,有哭闹声,有杀戮声,有辱骂声,有怒斥声。

    还有无数士卒在街道中跑来跑去的脚步声,这些声音一下子把这个江东政治中心,从睡梦中吵醒。

    许多平民百姓也受到惊吓,躲在房中瑟瑟发抖,但他们之中就算胆子最大的人,也不敢踏出房门一步,出去探查情况。

    因为在街道上巡逻的孙军,每巡逻一里,便大喊一句,“私自夜出者,杀无赦!”

    这些声音就像刀兵的声音那样令人恐惧,吓得这些平民百姓不敢外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