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替汉 > 第一百零九章 凤凰
    谷利在拿到张允亲笔书写的认罪书之后,他没有马上下令抓人,

    张允的这份亲笔认罪书牵连太广,他没有这个权利可以抓那么多人。

    如今在吴县,有资格下这种命令的,只有一个人——孙翊之妻徐氏。

    因此在得到张允的这份认罪书之后,谷利立马来寻了徐氏。

    在吴侯府中的政厅之中,徐灵伊正在埋头批阅着公文。

    孙翊临走之前委任其监国,这一点别说别人没想到,就是徐灵伊自己也未曾预料到。

    但是孙翊命令已下,徐灵伊身为他的妻子只能好好承担起这个责任,为孙翊看顾好他的大后方。

    在孙翊走后,徐灵伊为了批阅公文经常熬到深夜,徐灵伊在批阅公文时,经常试着揣度孙翊的意思。

    若是夫君在,这件事会怎么处置?

    孙翊平时批阅公文时,徐灵伊都会在一旁陪侍,孙翊也并不忌讳让徐灵伊为其整理公文。

    只是徐灵伊也很有分寸,她虽时常会帮孙翊整理公文,但对于任何政事,她从来不会多嘴。

    她只负责妙美如花,在孙翊疲惫之时为其按摩松松筋骨。

    不过正是有着这样的经历在,徐灵伊揣摩起孙翊平日之中的决断,虽说不会准确无比,但是也有几分相似。

    徐灵伊本身就是个极其聪慧的人。

    不过孙翊虽是让徐灵伊监国,但她的资历和经验不够,孙翊也不会放心让她独立处理政务。

    因此从江东各地汇总来吴县的政务,大多还是张昭与张纮负责处理的。

    只是一些这两人不好决断的事,才会上报给徐灵伊。

    在重臣相辅,及自身小心秉政的态度下,徐灵伊在处理政务方面,并没有出现什么大的差错。

    今夜又是徐灵伊熬夜批阅公文的一晚。

    汇报给她的政务并不多,但是她还管着吴侯府的内务。

    徐灵伊为了两不耽误,她想到了一个两者兼顾的办法,白天的时候她处理府中内务,晚上的时候她则加班处理政务。

    这时有人来报,说是校事都尉谷利有要事求见。

    徐灵伊在听到汇报后,有点昏睡的精神一振。

    在孙翊走后,谷利就像个隐形人,只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中转悠。

    要不是徐灵伊偶尔会有事询问谷利,她都快忘记吴县还有这号人物了。

    今夜这么晚了,谷利还来求见,徐灵伊想着定是有急事。

    徐灵伊令人将谷利传召了进来。

    在谷利进来前她重新整理了下妆容,以便让自己能够庄严点。

    谷利在吴侯府守卫的带领下,弯着腰走进了政厅。

    他亦步亦趋满脸小心地来到徐灵伊座前,在这过程中他甚至都不敢抬头看徐灵伊。

    在向徐灵伊请安之后,他低着头就将怀中的认罪书取出,然后让人递给了徐灵伊。

    家奴对谁都可以嚣张,在主人面前一定要乖顺。

    徐灵伊在看到谷利从怀中取出一叠文书时,她心中咯噔一下,

    完了,今晚又要加班了。

    徐灵伊的婢女从侍卫手中接过谷利递上的认罪书,然后交给了徐灵伊。

    徐灵伊拿到认罪书后,展开细细的看了起来。

    随着她目光的移动,她的脸色也从庄重变为惊疑,到最后这惊疑之色,已经变为了浓郁的震惊之色。

    因为震惊,她的身体都止不住轻微颤抖起来,头上的玉石朱钗也因此摇晃。

    徐灵伊将手中张允的认罪书压在案上,对着谷利问道,“此事当真?”

    谷利连忙恭敬地回答道,“张允亲笔,千真万确!”

    听到谷利如此说,徐灵伊的心沉到了谷底。

    她感觉自己双手压着的这份认罪书,就像烫手的烙铁一般,正在将她心中的冷静一点点吞噬掉。

    按这份张允的认罪书来说,孙策之死并不是意外,而是许多江东士族联合张暠,精心谋划的一场杀局。

    这份认罪书内的内容无论任何人看了,都难以保持冷静。

    因为此事的严重性,超过了以往江东的任何一件事。

    只要这份认罪书的内容宣扬出去,江东此刻的平静就会瞬间被打破。

    吴县会变为一座喷薄着熊熊烈火的火山,将所有参与这件事的人,烧的灰都不剩。

    徐灵伊下意识就要传令,让人召集群臣议事。

    但很快的,她止住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认罪书上虽然供述的都是江东士族的名字,但是徐灵伊难以保证,这件事中没有另外派系的人参与。

    在没有控制住局势之前,这件事绝对不可宣扬开。

    召集群臣不现实,更别说让人加急去通传孙翊了。

    那样一来一回时间耗费太久,期间变数太多。

    徐灵伊此刻的大脑在快速转动着,她在想着若是孙翊在,孙翊会怎么处理。

    孙翊肯定会立即下令,抓捕这些参与这件事的人。

    以孙翊如今在江东的威望,他只要一封手令发出,在吴县中,无论多大的动乱,都会被其弹压下来。

    但重点是,徐灵伊不是孙翊。

    她虽受命监国,但这是凭借着孙翊妻子的身份。

    论威望,论对群臣的掌控力,她都不能与孙翊相提并论。

    徐灵伊心思机巧,突然她脑中灵光一闪,她想起了孙翊临走前留给她一个锦囊。

    “若吴县有变,心中不决,可启之。”

    这是孙翊将锦囊交给徐灵伊时,对她说的话。

    虽然心中不淡定,但徐灵伊不会让任何人看出她真实的心境。

    她让人先将谷利带到偏厅,在谷利离开后,徐灵伊从怀中掏出了,孙翊留给她的那个随身携带的锦囊。

    在拆开锦囊取出其中的纸张后,徐灵伊将其展开看了起来。

    看完后的徐灵伊玉手翻握,将掌心的纸张盖在了黑暗中。

    随后,她的眼神转为坚定。

    在不久后,徐灵伊重新召来了谷利。

    在谷利进来后,徐灵伊当即立断下命令道,“你即刻持吾得手令,去城外中军大营让中领军调兵入城。”

    “在中领军兵马入城之后,城防巡逻全部替换为中军。”

    “而后依你为主导,按照这份认罪书上的名单,一户一户将他们索拿回来。”

    徐灵伊说完后,命人将其写好的调兵文书交给了谷利。

    同时她还给了谷利一枚令牌,这是可以自由出入城门的证明。

    谷利在接下调兵文书及令牌之后,朝徐灵伊问道,“若是有人抗命,该当如何?”

    徐灵伊听后起身负手而立,对着谷利淡定地说道,

    “抗命?那就让他们没命!”

    身着红衣,头戴霞冠的徐灵伊眼神清冷地俯视着谷利,像一只高贵冷艳的凤凰一般,

    威严极了。